|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567章 你懂得
  “咚咚……”敲门声响起来。

  战常胜长臂一伸,澳门赌博网站:立马将房门打开,看着丁妈手里的碗,“这是杏儿的饭。”

  “嗯!”丁妈点头道,走进来将搪瓷大碗放在了书桌上到。

  “妈您招呼杏儿吃饭,我去看会书!”战常胜拿着自己的书本去了客厅。

  “杏儿,赶紧吃吧!”丁妈将碗端给她道,“我帮你照看孩子。”

  丁海杏接过碗,拿着勺子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一低头正好看见她脖子里刚刚被孩儿他爸,嘬出来的红梅。

  丁妈紧张地立马说道,“杏儿,你刚生完孩子夫妻之间最好不要同床共枕,让常胜去搬个床,你们分开睡。”

  这年轻人**的,又许久未曾,容易把持不住。

  既然无法改变就将你们分开。

  “妈说什么呢?”丁海杏羞红了满脸道,“我们没有,医生不是嘱咐过了,最好三个月以后。”

  “谁说没有。”丁妈直接上手,指着她的脖子道。

  丁海杏低垂着脸臭骂道,这个混蛋。

  被自家老妈给抓了个正着,真是好不尴尬。

  “只是轻吻了一下。”丁海杏举手道,“我保证,没有做您担心的事情。”

  “你给我小心点儿,男人都有可能随时化身为狼,这肚子里揣着十条、八条蟒蛇呢!”丁妈警告她道。

  丁海杏闻言摇头失笑道,“您怕我被拆解入腹吗!不会的,我俩有分寸。”

  “这事可说不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丁妈一本正经地说道。

  丁海杏赶紧保证道,“我们不会再出格的事情。”

  “行了,赶紧吃吧!”丁妈催促道。

  丁妈在这里嘱托了闺女,又蹬蹬跑到客厅看着女婿道,“这事男人占主导地位,得跟他说说。”

  丁妈坐在了战常胜对面,犹豫纠结了半天,该怎么说她知道,但是这是女婿,不是闺女。她得顾忌点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可是不说又不行。

  小夫妻**的,万一有点儿啥,受伤的可是闺女,所以硬着头皮也得说。

  战常胜耳朵微微一动,看着丈母娘那满脸纠结的样子,放下手里的笔道,“妈,有事您就说。”

  “我……”丁妈迟疑地说道。

  “妈,有什么就说,我会照着做的。”战常胜和颜悦色地说道。

  “那个……”丁妈一咬牙说道,“常胜,杏儿还在坐月子期间。”

  “嗯!”战常胜满脸疑惑地看着她道,明摆着的事情,奇怪她说这个干什么?

  丁妈期期艾艾地又道,“我知道你们俩结婚时间短,孩子来的又早……你懂我的意思吧?”

  战常胜听得一头雾水,想想丈母娘的纠结的表情,好好的又提显而易见的事情,刷的一下脸红了。

  “妈,我知道了。”战常胜起身道,“我出去走走。”囧囧地又道,“我不是个急性子。”话落是落荒而逃。

  丁妈感觉话都没说清楚,他怎么就听明白了,不过明白最好。

  反正直到杏儿出了月子,也没在闺女身上有那些印迹。

  战常胜站在楼前,摇头失笑,“真是这事闹的,怎么让妈给抓到的。”

  晚上的时候看见杏儿脖颈间的红梅,总算找到原因了。看来干坏事不能留下痕迹。

  ……

  &&

  “丁大队长,有您的包裹。”李亮骑着自行车,直接到了大队的所在地。

  半上午,农村家家户户都在田间地头,或者在海上飘着,很少在家里窝着的。

  大队门口外,丁爸听到立马急匆匆地从里面跑了出来,“李亮同志。”

  “丁大队长,你的包裹。”李亮从车子后面的绿色帆布的挂兜里,取出来大大的包裹道,“给你。”

  “这是什么啊?这么大的个儿。”丁爸手里拿着包裹惊讶道。

  “不知道。”李亮摇摇头道,随即又道,“不过摸着像是相框,具体的不知道。”

  “不管是什么?大队长您先签字吧!”李亮拿出单子道。

  丁爸熟门熟路的签上自己的大名,道谢后,回了大队放在办公桌上。

  “老伙计这是什么?”大队会计问道。

  “不知道。”丁爸摇头道,小心翼翼地拆开了包装牛皮纸。

  “谁寄来的?”大队会计又问道的。

  “我女婿和闺女寄来的。”丁爸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丁爸已经拆下了牛皮纸,“啊!还有一层,这包的什么啊?”又轻手慢慢地拆下来白纸,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大队会计笑道,“老伙计,你这外孙长得可真俊。”

  丁爸笑的满脸开花,手轻轻颤抖着抚摸着小月娃的肉嘟嘟的脸颊道,“这是我外孙,哈哈……”

  “这有学问的真是不一样,知道你这外公惦记外孙,直接画了张画像给你寄来,解解思念之苦。”大队会计感慨道,和大队长家真的不能比,大队长家真的起来了,让他们村里人真是拍马都追不上。

  羡慕归羡慕,这村里的日子也要好过了许多,终于能向大海伸手了,不在扣扣索索了。

  丁爸稀罕地看着宝贝外孙的画像,孩子们简直太了解他的心思了,这脸上的笑容就没有落下来过。

  直到丁明悦回来,丁爸还是一脸的傻笑,“他姑姑,看看我们的外孙长得好吧!看看胖嘟嘟地多可爱,大眼睛、高鼻梁、那小嘴儿……哎呀!怎么这么好看呢!比那年画上抱着鲤鱼的娃娃都好看。”指着画像道,“这眉宇间有常胜的样子,长大了也是跟他爸一样仪表堂堂、英俊潇洒、气宇轩昂、气宇不凡、玉树……、”

  丁明悦听得嘴角直抽抽,“哥,哥咱先吃饭,吃完饭再说。”从她下班回来,她大哥的嘴都没闲着,什么溢美之词,好似不要钱似的,说个不停。

  真是没想到啊!一小奶娃激发了他的学问,摇头失笑,估计肚子里那些四字成语给掏干了。

  “我外孙长得俊吧!”丁爸傻呵呵的问道。

  “俊!这问题我回答的都不下十遍了。”丁明悦看着傻哥哥道。

  “有吗?”丁爸一点儿也没觉得。

  “开把画像放下,别弄脏了。”丁明悦提醒他道。

  丁爸闻言赶紧将画像放的远远的,拿起筷子道,“吃饭,吃饭。”

  吃着饭,这眼神还时不时瞟向画像吗,这外公当也没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