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562章中计
  三人在厨房又说又笑的时候,澳门赌博网站:景博达将画像画出来了,小家伙也早就睡着了。

  “丁阿姨,你看看。”景博达压低声音将画夹递给了丁海杏。

  丁海杏拿过画夹,“哇喔……博达画的很不错吗?”虽然景博达的笔法上还有些稚嫩,但小家伙的灵动跃然纸上,看着可爱的不行。

  “博达哥哥你画的太好了,简直跟照片一样,真真的。”红缨看的好羡慕啊!“可不可以教我,我也想学。”

  “我妈画的才好呢?让我妈教你。”景博达笑着说道。

  “那好,我让洪姨教我。”红缨立马说道。

  红缨一说想学画画,洪雪荔自然答应教她,可惜红缨实在没有画画的天赋,说句不客气的,她连画一个鸡蛋都画不好。最后在这一途上作罢!

  稍微说了两句景博达和红缨就退了出去,不打扰小宝宝睡觉了。

  他们一出去,丁国良和应解放就围了上来,“来来,让我们看看你的画。”

  “舅舅们,看看。”景博达将画夹递给他们道。

  丁国良一拿着画夹定睛一看,解放探着脑袋看过去,一脸惊讶道,“博达你画的可真好,我现在相信了。”

  “妈,妈,您出来一下。”丁国良提高声音叫着正在厨房忙活着炖鱼的丁妈道。

  丁妈将鱼给炖上了,“来了,来了。”疾步走了过来。

  “妈,您看看博达给咱家沧溟画的画像。”丁国良将画夹面向她。

  “哎呀!博达你画的可真好,跟照片似的。”丁妈激动地拍手道。

  景博达被他们跟夸得不好意思,脸都红了,“哪有你们说的那么好。”

  “有的,有的。”丁国良忙不迭地点头道,“起码我们就画不了你这么好。”

  “对啊!对啊!”应解放附和道。

  “博达,我想跟你商量个事。”丁国良笑眯眯地看着景博达道。

  “什么事?丁小舅舅。”景博达好奇地问道。

  “把这幅画,给我,我想寄回杏花坡,让沧溟的姥爷和姑姥姥看看。”丁国良缓缓地说出自己的想法道。

  “我画弟弟,本来就是要给你们的。”景博达笑着说道。

  “这不是你辛辛苦苦画出来的吗?不经过你同意,我怎么好擅作主张。”丁国良笑了笑道。

  景博达瞬间感觉自己是个大人,被重视了。

  “我同意了,不过丁小舅舅,最好做一个画框,不然这纸一折,就不好了。”景博达提议道,他不想自己的画作被随便一折放在信封中寄回去。

  “做画框简单,我哥的木匠活还不手到擒来,还有现成的木匠工具。”应解放立马说道。

  景博达闻言笑着点头道,“丁大舅舅手艺没得说。”

  “来来,博达签上你的名字,日期,这是你画的嘛!”丁国良将画夹递给了他道。

  “好嘞!”景博达高兴地签上自己的大名,写下日期。

  事情既然解决了,景博达将画作留下,跟着红缨出去玩儿了。

  而这幅画很快就被丁国栋装订了起来,被战常胜以最快的速度寄到了杏花坡。

  &&

  丁国栋骑着自行车去了图书馆,沈易玲穿了一身便装,手里的提着柳编的野餐篮子出了图书馆。

  浅麻灰色的列宁装,式样为西装开领,双排扣、斜纹布料,双襟中下方均带一个暗斜口袋,腰中束一根同色系的腰带,将小蛮腰给勒的细细,胸部高耸着,真是前凸后翘,身材玲珑有致。黑色的卡其布做的裤子,修长有形,圆头的黑色盘带的小皮鞋。

  于肃穆的军装相比,干部装看上去也是朴素干练、英姿飒爽。

  脸上挂着的笑容比天上的阳光还要灿烂。

  “没想到,你来这么早。”沈易玲微微一笑道。

  “你怎么知道我来了。”丁国栋看着她问道,伸手接过她手里提的野餐篮子。

  “从窗户上看见的。”沈易玲眼睛中满是笑意。

  “不耽误你工作吗?星期天可是图书馆最忙碌的时间。”丁国栋不遗余力地说道,希望打消她的念头。

  沈易玲桃花眼眼波流转,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图书馆难道只有我一个管理员吗?”

  丁国栋彻底的被堵住了所有的路了。

  “现在可以走了吧!”沈易玲笑眯眯地看着他道。

  “走吧!”丁国栋将野餐篮子夹在车后座上,拿出麻绳又系结实了,才蹬着自行车朝学校外走去。

  沈易玲骑上自行车追了上去,两人并排着出了学校。

  战常胜骑车到校门时,正好看见丁国栋转向,轻蹙了下眉头,“那不是去厂子的方向。”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车子后面的箱子,很像是他编的野餐用的,最重点的是,他身边跟着一个女人,没错女同志。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选好了去哪儿了吗?”丁国栋骑着车子看着前方,问着身旁的人道。

  “跟我走好了。”沈易玲高兴地回道。

  秋高气爽,风和日丽,湛蓝的天空中,飘浮着几朵如棉絮似的白云,随着风缓缓的流动着。

  两人骑着自行车行驶在平整的黄土路上,道路两旁的树木快速的朝掠去。

  沈易玲高兴地放声高歌道,“嘿啦啦啦啦嘿啦啦啦,

  嘿啦啦啦啦嘿啦啦啦,

  天空出彩霞呀,

  地下开红花呀。

  ……”

  丁国栋闻言微微摇头,实在不理解,有那么高兴吗?

  沈易玲回头看着他挑衅地说道,“喂,你骑得还不如我这个女人快。”挥着手,娇笑道,“来啊!快追我啊!”

  食指勾勾,脸上挂着令人欠扁的笑意,“来追我啊!”

  丁国栋本不想跟她玩儿这么幼稚的游戏,脚底下却不自觉加快了速度,真是经不住她的挑衅,尤其是赤果果的看不起男人。

  就让你看看,什么叫男人。

  一举超越他,在她身前蛇形骑着,自行车甚至还掉屁股,嚣张得意。嘴里发出爽朗笑声,声音低沉悦耳很是暖和。

  沈易玲闻声心里是一片柔软,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大了,他的笑容是那么的温暖。

  丁国栋回头看着她脸上少有的温柔的笑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刷的一下脸上的笑容收拾的干干净净。

  我怎么这么简单的就中了她的计呢!心里一片懊恼。分神之际沈易玲轻松地超越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