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559章 数豆子消磨时间
  “解放来信了吗?这走了有半个多月了。”丁爸看着她问道。

  “来了两封了,杏儿他们对他是照顾有加,真是谢谢他们了。”丁明悦由衷地说道,“有他们看着,解放也不会学坏了。”

  “要谢得有诚意!”丁爸嘿嘿一笑道。

  “大哥想要什么诚意?”丁明悦轻笑点头道。

  “小妹不是刺绣好吗?给侄孙子绣点儿东西。”丁爸直接地说道。

  “我不是给孩子绣了肚兜了。”丁明悦笑着说道。

  “那哪儿够啊!一件连换洗的都没有。”丁爸埋怨地看着她道。

  “行行,我给你外孙绣。”丁明悦欣然应允道。

  “这才对吗?你这姑姥姥可不能白当。”丁爸笑道,突然叹息道,“可惜不能知道我外孙长啥样?是像妈妈多点儿,还是像爸爸多点儿。”

  丁明悦也一脸的遗憾,随即又笑道,“嫂子回来肯定会带着满月照片的,到那时不就知道了。”

  “我也知道,可是还要等一个月啊!这不是心急吗?”丁爸搓着手着急道,“要不是现在走不开,真想坐车去城里看看我外孙。”

  丁明悦叹声道,“本来秋收播种后就不会太忙了,有些像红薯呀!下了霜也能收,今年来了海上养殖,而海带喜欢气温低,真是比平时还忙。”

  “算了,不说这个了。”丁爸看着眼下只有他们兄妹俩了,如海洋般深邃的眼眸划过一抹精光道,“那个……明悦,我一直有个问题,想在死之前一定要问一问你。你会回答我吧!”一脸希冀地看着她。

  丁明悦斜睨着眼睛看着他道,“在我死之前,还是你死之前。好好的说什么丧气话!这日子好着呢,我要长命百岁。”

  “哎呀!我就那么一说,咱们两个不管是谁先死,还不都一样,谁能拉着谁。”丁爸笑了笑道。

  “大哥可别拉着我,我可比你小十多岁呢!”丁明悦一脸不依地说道,紧接着又笑道,“说吧!什么问题。今儿心情好就听听你想说什么?”

  丁爸小心翼翼地看着她道,“你可不许能生气啊!”

  丁明悦放下手中的筷子,看着他道,“如果说会让我生气的问题,你就别问了。”

  话既然都说到这里了,怎么可能不说呢!丁爸小眼神瞅着她道,“我很好奇,你从来都没想过要改嫁吗?”

  丁明悦一脸吃惊地看着他,丁爸继续道,“你都没有想过男人啊!”

  丁明悦瞠目结舌地看着他,“你……”

  “你我是兄妹,有什么不好说的。”丁爸眸光静静地看着她道。

  “好吧!你想要听什么样的回答。”丁明悦坐直了身体回望着他道。

  “我想听你的老实话呗!”丁爸看着她认真地说道。

  “你想听我说我每天晚上数豆子消磨时间,还是我是拿着针刺自己的大腿,才忍过来的。”丁明悦看着他阴阳怪气地说道。

  丁爸八卦兮兮地看着她道,“你有想过吧!”

  “啧啧……”丁明悦看着一眼道,“大哥,你真该去照照镜子,你现在的样子,就像是海滩上那碎嘴的婆娘似的。”继续说道,“作为一个男人,居然打听妹子的私事,你可真是出息了。”

  “你……”丁爸被妹妹那毒舌给噎了个半死。

  “哥,你今儿到底想说什么?直接点儿,别东拉西扯的,我还等着吃饭呢!”丁明悦拿起筷子说道。

  话说到这里,丁爸干脆直接道,“那个……你真的不改嫁吗?现在解放大了,上了高中,等回来上了大学,估计也不回咱杏花坡了,就你一个人你不孤单啊!”

  “大哥,澳门赌博网站:你要是鳏夫了,是不是立马就另娶他人啊!再娶个年轻漂亮的。”丁明悦微微眯起眼睛看着自家大哥打趣道。

  “啊!”丁爸张着大嘴看着她道,回过味儿来立马生气地说道,“小妹,你混说什么?我才不是那么无情无义之人。”

  “那你就让妹子当无情无义之人吗?”丁明悦睁大眼睛让他清楚的看清自己眼底的坚持。

  “那不一样,妹夫都走了多年了。”丁爸看着她继续说道。

  “对我来说没什么区别。”丁明悦食指蹭蹭鼻梁道,“大哥你不会背着我做了什么坏事吧!”

  “没有,没有。”丁爸赶紧摆手道,心里嘀咕:我就是想干坏事,也得经过你同意啊!

  “我只是心疼你,妹夫走了这么多年,这寂寞的日子你是怎么过的。”丁爸慌乱地解释道。

  丁明悦气呼呼地故意说道,“我是拿针刺自己的大腿过日子的,可以了吧?你满意了吗?”瞪着他生气道,“真是好好的阳光明媚的早晨,让你给破坏殆尽了。”

  “你这么凶干嘛?我只是关心你吗?我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丁爸缩着脖子,如受虐的小媳妇儿似的辩解道,“你说孩子一个个走了,工作顺利,结婚生子,也就逢年过节回来。这要是工作的地方远了,回来一趟也不容易,要几年才见一次面。我年龄比你大,肯定走的比你早,到时候你孤零零的一个人,我到了下面怎么像爹娘交代。”

  “我想起来就哆嗦、害怕,一想到我妹妹,一个人在冷冰冰的家里,凄风冷雨中,病的时候连个给你端杯热水的人都没有。一个人在小屋里卷曲着老死,想起来这心就难安啊!我在地底下也会合不上眼睛的。”丁爸说着说着鼻头发酸,眼角湿润了起来。

  丁明悦一脸看戏的表情看着大哥唱念做打,“哥,你的想象力可真丰富,半路夫妻能一条心。”

  “不是说满堂儿女,不如半路夫妻吗?”丁爸抬起胳膊擦擦眼角道,“老来伴儿,有个知冷知热的人陪着多好。”

  “我不是傻瓜,这有没有老伴儿我很清楚它的利与弊。”丁明悦轻松地说道,“我现在只不过选择不改嫁,也能得到的好处,换句话说,放弃改嫁后得到的坏处。”

  面对伶牙俐齿的妹妹,丁爸被怼的半句话都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