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557章 斗智斗勇
  沈易玲却开心的笑了,双眼灿如繁星,笑容亲切,笑的丁国栋一脸莫名其妙,心里还毛毛的,丁国栋问道,“你笑什么?”

  “想知道?”沈易玲语笑嫣然地看着他道,丁国栋却微微摇头,真不知道她在笑什么?

  沈易玲却道,“我笑你不是那么无知,看起来像是个有头脑的人,不是脑袋空空的。”

  “这算什么话,是夸我还是骂我。”丁国栋闻言嘴角直抽抽道。

  “夸你的。”沈易玲单手托腮,嘴角绽放着如桃花般的笑容,看着被他放在书桌上的桃酥和午餐肉,“你要是不吃,那我扔了。”

  “别别,我吃,我吃点儿桃酥就好了。”丁国栋直接将午餐肉放在了桌子上,“这个我不喜欢吃。”紧接着又道,“麻烦你给我倒杯水。”

  “哦!”沈易玲直接跑到了前台,拿着自己常用的茶缸,到了半杯水,急匆匆地又跑回来递给了他道,“给你水。”

  丁国栋接过茶缸放在了书桌上,继续咬着桃酥。

  沈易玲发现丁国栋手里拿着包桃酥的牛皮纸,垫着桃酥。

  丁国栋顺着她的视线望过来,“我没洗手,所以撕了些包装纸,聊胜于无吧!”

  “你看着我干什么?”丁国栋不自在的挪了挪身体道,澳门赌博网站:她拿明媚的眼睛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任谁也吃不下东西。

  沈易玲瞅着他说道,“你吃东西很斯文。”连吃东西在她眼里都那么可爱。

  “入乡随俗。”丁国栋咽下嘴里的桃酥,端起茶缸灌了口水,别噎着了,“对了,昨晚的电话是你打的吧!”

  “还惦记这个事啊!”沈易玲闻言脸上绽出一抹笑容道,忽然板着脸好奇地问道,“我如果说不是,是不是今儿晚上的活儿白干了。”

  “没有那个意思?”丁国栋慌忙摆手道,手中茶缸里的水剧烈的翻动,都撒出来了。

  “即便昨儿电话不是你,我也会这么做,我们是同事不是吗!互相帮助是应该的。”丁国栋认真地说道。

  同事!我刚才感动的稀里哗啦的,你现在跟我说同事。

  沈易玲心里那个气,看来给的教训还不够,冷冷地说道,“吃完了吗?吃完了,你可以走了,图书馆也该关门了,熄灯号也该吹了。”

  丁国栋不知道为何她突然间就变脸了,赶紧将手里剩下的一点儿桃酥塞进了嘴里,将茶缸里已经放凉的差不多的水,咕咚、咕咚灌进肚子里。

  “我吃好了谢谢你的桃酥和水。”丁国栋从兜里摸出钱来道,“这是钱,你拿着。”

  “丁国栋!”沈易玲咬牙切齿地喊道。

  “怎么了,钱不够啊!我明儿在带给你。”丁国栋一脸认真地说道。

  “你没看见我在生气吗?”沈易玲指着自己的被气的发热地脸道道。

  “你为什么生气!”丁国栋清澈如水的双眸看着她不解地说道。

  真是气的沈易玲恨不得敲敲他的脑袋,拼命的对自己说不气,不气。

  “好啊!这钱不够,你明儿再拿来吧!”沈易玲压下自己的怒气,笑眯眯地说道,这样也就又能见面了,她就不相信敲不开他这榆木疙瘩脑袋。

  “这还不够啊!这儿太贵了。”丁国栋看着手里的一块钱道。

  沈易玲笑而不语,不可置否地看着她,脸上的笑容温暖如太阳。

  丁国栋吃了些东西,感觉总算活了过来,将钱放在了书桌上,起身道,“我走了。”抬脚潇洒地离开。

  “等一下!”沈易玲伸手叫着他道。

  “干什么?”丁国栋回头看着她问道。

  “帮我关灯啊!”沈易玲指着灯火通明的图书馆道,“帮我关门啊!”

  “哦!”丁国栋慢步走到墙边,拉上了灯绳,屋子里依次暗了下来,最后彻底黑了下来。

  两人透着窗外晕黄的路灯,一前一后,出了图书馆。

  丁国栋看着楼前的自行车旁的丁妈,立马扯着她闪进了黑暗中。

  沈易玲被拉的猝不及防,一下子撞进了丁国栋的怀里,没想到看着单薄的身体,胸膛硬的跟石头一样,差点没把鼻子给撞断了,鼻子一酸眼泪就下来。

  丁国栋赶紧推开了她,沈易玲恼怒道,“丁国栋你什么意思!好好的你拉我做什么。”

  “下面是我妈!”丁国栋压低声音道,要是看见他们俩走在一起,我的老天,以他老妈的性格,明儿就能压着他领证去。

  “什么?”沈易玲赶紧躲好了,紧张地说道,“现在怎么办?我根本就没有准备好,见未来婆婆。哎呀!”双颊绯红,赶紧捂住脸,脸颊热乎乎的,“哪怎么好意思?我还没准备好呢!”

  丁国栋只是担心被老妈训一顿,“我先出去,你一会儿再出去。没准备好,也只能这么做了。”话落就大踏步的夸出去。

  结果被沈易玲一把拉住,想走没那么容易。

  “你拉着我做什么?”丁国栋回头看着她道。

  “想分开走,也容易。”沈易玲笑眯眯地说道。

  “你想干什么?”丁国栋警惕地看着她道。

  “简单,后天星期天,我们去海边野餐。”沈易玲缓缓地说道,“如果不答应,那我现在就拉着你出去。”直接威胁上了。

  丁国栋眸光深沉地怒视着她,她朝他咧嘴一笑,“我说到做到。”满脸笑意地又道,“怎么想说我卑鄙无耻吗?”

  “难道不是吗?”丁国栋咬着后槽牙,吐出一句话道。

  “当然不是了,这是你谢谢,我给你打的电话。”沈易玲直接要求道,“这是谢礼。”

  “那刚才算什么?”丁国栋愤愤不平地说道。

  “你说的同事之间互相友爱互助嘛!”沈易玲语气轻松愉悦地说道,哎呀!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真是爽啊!

  丁国栋被堵的哑口无言,这简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我答应!”丁国栋从牙齿缝里挤出三个字道。

  沈易玲爽快地放开他,朝他摆摆手道,“再见,路上小心点儿,晚上有个好梦。”

  听她提到梦,他就想起那个恐怖的梦,打了个冷颤,尽快地远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