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547章 小心眼儿
  丁国栋拖着纸箱子拖到了前台,打开纸箱子,将里面的书,一一搬到了前台的书桌上。

  “沈同志,沈同志,”丁国栋星眸中流露出温和地笑意道,而沈易玲依然如故的看着手里的人民日报。

  没听见?丁国栋食指轻叩着书桌道,“沈同志!”

  沈易玲懒洋洋地抬起头来一脸正色地说道,“你是在跟我说话?”

  “没必要装作不认识吧!”丁国栋满脸黑线地说道。

  沈易玲深沉地眸光将他上下打量了个遍,才恍然道,“哦!原来是你啊!抱歉我正忙着呢?”

  “忙着看报纸?”丁国栋看着装模作样地她道。

  “对啊!时刻学习党的政策、方针,正可是政治任务。”沈易玲严肃地说道。

  “是是!你说的对。”丁国栋忙不迭地点头道,他可不敢乱说话。

  沈易玲将报纸折起来放好,双手交握,放在书桌上一本正经地说道,“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丁国栋无语地看着她公事公办地样子,亦如她一般,拿腔拿调地说道,“沈同志,请查收一下这些书籍。”

  “原来是这个事情啊?你怎么不早说?”沈易玲故意找茬道。

  丁国栋态度依旧温和地说道,“我现在说了,麻烦您查收一下。”

  “那好吧!”沈易玲勉为其难地说道。

  沈易玲从抽屉里翻出书单,然后拿起一本书对照着书单开始找书名,“找到了。”翻开看看,“我看看有没有错字。”

  丁国栋轻抿了下嘴唇道,“那你慢慢看吧!”

  “你是在讽刺我吗?”沈易玲黑着脸,不悦地看着他道,“这么厚的书,怎么找错字,找到猴年马月了,还是讽刺我学问低。”

  “没有,没有。”丁国栋双手急忙摆摆道,“绝对没有讽刺的意味。”

  沈易玲也觉得自己被他给气傻了,这么多书一本本的对照着找,都要耗费不少时间,在打开里面翻翻,这不是自找苦吃嘛!

  加快了速度对照着书名,在书单上一一打钩。

  大约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查收了所有的书籍,在书单上签上自己的大名,才将它递给了丁国栋。

  丁国栋将书单折好了,放在上衣口袋里,“真是麻烦你了。”

  沈易玲不可置否地看了他一眼,丁国栋看着她又道,“昨天的事谢谢你了。”

  “没头没尾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沈易玲阴阳怪气地说道,心里却嘀咕:算你还有良心,想到是我打电话通知的。我还真以为这良心让狗给吃了。

  不过别想让我就这么简单的原谅你,居然把我的骄傲和自尊踩在脚底下,不整死你,我就不叫沈易玲。

  丁国栋语气前所未有的轻柔地说道,“昨儿谢谢你打电话通知我我妹妹要生了。”态度真诚而良好。

  “战教官的爱人生了吗?我怎么不知道。”沈易玲满脸震惊地看着他道。

  “不是你打的电话?”丁国栋狐疑地看着她道。

  “不是,我没有打电话。”沈易玲矢口否认道,眼神坚定地看着他。

  丁国栋挠挠头道,“奇怪了那谁给我打的电话。”

  “不知道!”沈易玲双手环胸地看着他道。

  “真的不是你!”丁国栋自言自语地说道,一脸奇怪地看着她,“难道说楼里的邻居。”胡乱猜测道。

  沈易玲冷若冰霜地赶人道,“你不走吗?”

  丁国栋还真不习惯这样的她,担心地问道,“你到底怎么了?”

  一句话气的沈易玲七窍生烟,居然还有脸问自己到底怎么了。

  “我不想在彼此的深入了解。”沈易玲冷冰冰地看着他道。

  “哦!是吗?这真是个好消息。”丁国栋高兴地笑道,“但是你没必要这样吧!”

  居然还笑?沈易玲单手托腮,看着他如陌生人般一样,声音微凉地说道,“这就是我的个性,既然没有彼此了解的必要了,连打声招呼我都会觉得厌烦!”挥着手如挥苍蝇般似的。

  笨嘴拙舌的丁国栋见状只好道,“那我不打扰你了。”语气中有着自己不曾察觉的失落。

  这个混蛋,就这么打了退堂鼓了,真是气死我了,双手叉腰心里硬起来,哼……这种花的土地上又不是只有你一个男人,人家都看不上自己了,我干嘛花心思,浪费时间,真是有够蠢的,伸手敲敲自己的脑袋。她才不会厚着脸皮追着他,是谁说的人追男隔层纱,我只是对他有一丢丢好感而已,他却不领情,这冥顽不明的榆木脑袋。

  我是什么样的人,才不会有为这点儿小事难过。不喜欢我算了,我不相信这世上会没有一个男人喜欢我。

  沈易玲看着他的手触到了门把手,伸手道,“等一下。”

  丁国栋飞快地回头看着她开心地说道,“你在叫我。”脸上挂着自己不曾察觉的笑容。

  就这么放他离开太便宜他了,沈易玲看着他淡然地说道,“是啊!我叫你。”

  丁国栋看着她语气轻快地问道,“叫我什么事?”

  “这些书,麻烦你把它们搬到最后面,然后整齐的码放在书架上。”沈易玲嘴角微翘扯出一个完美的弧度道。

  “哦!”丁国栋点头欣然应允道。

  “怎么不愿意?”沈易玲眨眨水灵灵的桃花眼,故意滴说道。

  “没有,没有。”丁国栋赶忙摆手道,“这些本来就该男人来做。”

  “既然如此,那就麻烦你了。”沈易玲笑眯眯地说道,看把我怎么磋磨你,哼……

  丁国栋将前台书桌上的书,全部放进了纸箱里,然后一用力扛在肩头上。

  沈易玲一脸惊愕地看着他,这个家伙,有力气了不起啊!

  丁国栋扛着纸箱朝里面走,结果过道有些窄,而纸箱子太大,根本无法通过。

  “桀桀……”沈易玲见状发出诡异地笑声,丁国栋将纸箱子放到了地上,回头看着笑得前仰后合的沈易玲。

  沈易玲凶巴巴地说道,“看什么?还不快干活。”冷哼一声又道,“这是老天爷看不过眼,在替我惩罚你。”

  丁国栋看着她,一脸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弯腰打开纸箱然后搬着一摞又一摞的书走到图书馆最后面,将它们整齐的码放在书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