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545章这妈让你当的,太失败了
  “嗯!”丁海杏勾唇一笑道。

  战常胜起身离开,出去遇上将洗好的尿布搭出去回来的丁妈,澳门赌博网站:“妈,我去上班了,杏儿和孩子就拜托你了。”

  “放心吧!家里有我呢。”丁妈点头道。

  “杏儿想吃什么就给她做,争取早点儿下奶来,孩子就不会饿着了。”战常胜沉声说道。

  “知道。”丁妈忙应道。

  送走了战常胜,丁妈摇头失笑,这女婿也没谁了,事事都想着。

  却平添一抹心疼,没有妈的孩子可不得事事自己想着,有个爹吧!跟没爹一样。

  &&

  半下午丁国栋骑着车子就来了,透过窗户瞅着屋里有人影儿,自言自语道,“真是奇怪,这个时候家里应该没人啊?难道是小偷?”随即又摇摇头道,“不该啊?谁敢来这里军校偷东西。”

  “妈你怎么在家?”丁国栋透过窗子看着来回走动的丁妈一脸的惊讶地说道,“杏儿那边怎么办?”

  丁妈看见他于是去打开了房门,看着跑进来的丁国栋说道,“你妹妹出院了。”

  “出院了,咋恁快呢?医生同意了。”丁国栋提着篮子边走边说道。

  “妈,妈快找个盆,我下河抓了两条鲫鱼,给杏儿下奶。”丁国栋拿着撑着水的柳编篮子道。

  柳编的篮子抹了猪血,盛水不漏,不会像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在这里不成立。

  丁妈闻言转身去厨房拿了一个搪瓷盆出来,丁国栋将篮子里三条巴掌大,嘴上鲜嫩的鱼倒进了盆里。

  “养上一夜,明儿炖给杏儿吃。”丁国栋转身出了厨房去卫生间打着肥皂好好洗了洗自己的手,甩着湿漉漉的手就出来了,“这么出院没问题吧!”

  “医生查过房,询问过医生我们才出院的。”丁妈认真地解释道,“生孩子而已,又不是大病,生完了人家看大人小孩儿没问题自然就出院了。在家里照顾你妹妹更方便,医院里要什么没什么的?”忽然想起来问道,“你怎么回来这么早,这可不是下班的时间。”

  “我来送刊印好的书籍,所以就提前下班跑来了。”丁国栋嘿嘿一笑道。

  “那你正事要紧。”丁妈赶紧说道。

  “妈,我外甥乖吗?闹不闹?”丁国栋急急忙忙地问道。

  “乖着呢!不哭也不闹的。”丁妈提起外孙子那是满脸的笑的褶子。

  “我可以进去看看吗?”丁国栋双眼放光,搓着手,好像看看小肉团子。

  “走吧!”丁妈抬腿朝丁海杏地卧室走去,走了两步突然停了下来。

  “妈,好好的您停下来做什么?”丁国栋不解地问道。

  “妈先进去看看,你等会儿再进。”丁妈回头看着他道。

  虽然说兄妹但男女有别,万一杏儿在卧室有个啥状况不好。

  “好的!”丁国栋催促道,“妈,您快去看看。”说完背过身去。

  丁妈敲了敲门,听见里面喊,进来,才推门进去。

  “杏儿,你哥来了。”丁妈看着闺女说道。

  “这时候来?”丁海杏奇怪地问道。

  “来学校办事,先拐到家里一趟,你哥给你下河抓了三条斤八重的鲫鱼。”丁妈简单地解释了下道,“急着来看外甥呢?在外面等着呢!”

  “妈让哥进来吧!”本来躺着丁海杏闻言做了起来道,双手抹了抹自己的头发,让自己的头发看着不至于像鸟窝似的,“正巧他外甥醒了。”

  丁国栋闻言走了进去,“我外甥呢?”眼巴巴地找小奶娃,看着安静的躺在丁海杏身边的外甥,拉出书桌下的椅子,坐在了床边。

  “妈,我失宠了,进来都是先看孩子的。”丁海杏撅着嘴一脸吃味的表情。

  丁妈闻言哭笑不得道,“你可真是孩子的醋你也干吃,那是你儿子。”紧接着又道,“天天见你,对我外孙可是昨儿才见,当然稀罕了。”不客气地又道,“你那张脸看了二十多年不腻啊!”

  “呵呵……”丁国栋闻言又补刀道,“姥姥说的对!你妈可没咱俊。”看着新出炉的外甥,那是怎么看都好看。

  “哥,你也学坏了。”丁海杏嘟着嘴酸溜溜地说道。

  “哥从来没有学坏,哥从来都说实话。”丁国栋一本正经地说道,看着小家伙皱起了眉头,“呀!他还会皱眉呢?”

  话音刚落,小奶娃一撇嘴,“哇哇……”哭了起来。

  吓的丁国栋赶紧说道,“妈,妈,他咋了哭了,俺没摸他啊!”

  “肯定是画地图了,睡醒了之后还没换尿布。”丁海杏一拍额头道,接着不好意思地看向丁妈道,“嘻嘻……妈帮您外孙换下尿布呗!”

  “你这当妈的!我真是不知道该说你啥了?”丁妈推开他道,“起来,让开。”

  “来,小乖乖不哭了,不哭了,让姥姥看看是不是画地图了。”丁妈熟练的打开他的包被。

  “哎呀!儿子你这是画了一个大大的世界地图。”丁海杏笑眯眯地说道。

  丁妈无语地抬眼瞥了她一眼,先照顾外孙要紧,抽出脏尿布,换上新的,看着咧嘴笑的小宝贝道,“这下小屁屁,舒服了吧!”

  “还真灵,换了尿布就不哭了。”丁国栋一脸不可思议地说道。

  丁妈将外孙给包好,抬眼看着丁海杏唠叨道,“你这当妈的,孩子睡醒了先看他尿了没?换尿布什么的?还有这换尿布你得早点儿学会,等回来出了月子我走了,常胜上班了,我看你指望谁去?当妈的哪儿能不会这个呢。”

  丁海杏不自在地摸摸鼻子道,“我……我这不是他软绵绵的,我怕伤着他了。”

  “他没你想的那么脆弱,轻手轻脚就好了。”丁妈笑着说道。

  “妈,听您这意思是,妹夫会给孩子换尿布,我妹妹不会。”丁国栋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问道。

  “稀罕吧!”丁妈也是一脸无语地笑道。

  “杏儿这妈让你当的。”丁国栋厚道地说道,“看在你是我妹妹的份上,我就不说啥了?”

  你已经什么都说了!丁海杏心里吐槽道,抬眼看着他道,“哥,外甥也看过了,你是不是该干正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