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543章 傻爸爸
  “知道,常胜问过医生了,他还一条一条的都记下来了。”丁海杏从枕头下拿出来道,“你看厚厚的三四张纸。”递给她道,“咱得遵从医生叮嘱是吧!”

  这里有战常胜记下来的,也有丁海杏加上去的。

  丁妈一听医生说的,重视了起来,仔细的看了一遍,“跟咱坐月子也差不多,只不过做的饭丰富了点儿。”

  丁海杏悄悄地松了口气,她可没敢挑战千百年的底线,比如做月子期间不准洗澡,她就得遵守。

  不过有清洁咒,咱不怕不怕啦!她和儿子则干净、干净的啦!

  丁海杏侧身看着小宝贝,现在有心情好好看看他,“妈,我儿子丑吗?我咋觉的他丑呢!叫你丑蛋儿好不。”说着自己都笑了起来。

  丁妈看着她孩子气的样子,“你看着她干啥,他又不会跑了。我外孙才不丑呢!看他多乖啊!哪有这么说自己孩子的,咱不叫丑蛋。”

  “妈,贱名不是好养活。”丁海杏嘴角微翘地好笑地说道,“不叫丑蛋,咱家蛋蛋好了。”

  “好了,孩子不哭,你赶紧睡吧!”丁妈看着她道。

  “妈,我又不困。”丁海杏摇头,眼巴巴地瞅着小宝贝,“妈好神奇哦!这手只有这么一丢丢。”

  “什么那么神奇?”战常胜走进来道,坐在床的另一边也眼巴巴地瞅着小奶娃,“儿子,爸爸回来了。”刚才脑袋朝着丁海杏的方向,听到战常胜的声音转过头来,“哎呀!他听见我的声音看我,他看我咧!”

  得!又来了一个傻小子。

  丁海杏展颜一笑道,“这就是效果了,你不断的跟他说话,他记住你的声音了。”

  战常胜伸出手朝小奶娃的脸蛋儿摸了过去,丁海杏赶紧出声道,“你洗手了吗?”

  “洗了!进来就洗手了。”战常胜摸摸他的嫩滑的脸颊道,“你们在聊什么?”

  “我在说,这么小的手。”丁海杏摊开自己的手,翻看一下,“怎么会变的这么大。”

  “对哦!”战常胜面色温柔地说道,“从这么一点儿长这么大。”激动地说道,“他抓着我的手指了。”

  “真是个傻瓜。”丁妈看着他们的傻样道,“我也是从小变大的。”

  丁妈好笑地说道,“知道你是刚当妈,看着新鲜,希望我外孙哭闹的时候,你也这么有耐心,不会恨不得将他塞进老鼠洞里。”

  “干嘛?要塞进老鼠洞里,他哭闹就哭闹呗!锻炼肺活量。”丁海杏没心没肺地说道。

  “哭闹有我呢!我抱着,我抱着。”战常胜拍着自己的胸脯道。

  丁妈也是活了这么多年了,知道男人都喜欢儿子,可从未见过这么稀罕的,可见是真的喜欢孩子。

  “杏儿别瞅了,快躺好了,即使不睡也闭上眼睛,让眼睛休息、休息。”丁妈直接上手将她给摁在了床上,“你儿子跑不了。”

  “回来这么久了,让爸爸看看你画了多大一片地图。”战常胜打开孩子包被,“啧啧……这地图真够大的。”熟练地给孩子换了尿布,重新包好了,“儿子舒服了吧!小屁屁干爽了吧!”

  丁妈有些意外地看着战常胜,她以为女儿夸大其词,本来还担心大男人粗手粗脚,哪里会换尿布,没想到做的好。

  “呀!他冲我笑了。”战常胜看着儿子嘴一咧开,就傻乐道。

  丁海杏摇头失笑,满眼地看着他们父子俩,她最爱的两人。

  战常胜起身道,“尿布呢?我去洗尿布。”

  “放下,放下,我去洗,一个大男人怎么能洗尿布呢!”丁妈算是看明白了,对付常胜和自家姑娘那就直接上手就行了,将战常胜手的尿布夺过来,然后又把早上换下来的尿布找了出来,收拾好就出去了。

  丁海杏抿嘴偷笑,“我妈找到了对付我们的方法了。”睁开眼睛看着他道,“算了,出了月子我妈就走了,绝对让你这个当爸的有洗的时候。”

  战常胜摇头失笑,“我去给妈拿肥皂。”说着出了卧室,关上了门。

  战常胜走到卫间,看着丁妈在给尿布打肥皂,便没说什么?

  “常胜过来干什么?我都说尿布我洗了。”丁妈抬头看着他道,“这是女人的活计。”

  “我看妈找到肥皂了。”战常胜笑了笑道。

  “怎么你怕我是懒婆婆,只用清水洗洗,或者不洗就搭到外面去了。”丁妈好笑地看着他道。

  “不是!我知道妈是爱干净的。”战常胜先拍马屁道,话锋一转道,“不过有些人就那么做,孩子的屁股都被弄的红红的,甚至烂了。”

  “放心吧!那是我外孙,澳门赌博网站:我再懒也不会拿这个糊弄,到时候孩子受罪,你们更是心疼。”丁妈看着他说道,“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有过孩子呢!可真会照顾孩子。”

  战常胜看着在洗脸池里投洗尿布的丁妈道,“我照顾过得胜,我家二小子。那时候洗尿布没有肥皂,就用的皂角。所以我带孩子很有经验。”

  看着丁妈冲洗干净尿布,拧干了放在脸盆里,战常胜端着脸盆道,“妈我去晾到外面。”说着端着盆子就出去了。

  丁妈拿着绳上干净的毛巾擦擦自己的手走进了卧室,看着闭上眼睛的杏儿道,“杏儿你真不知道修了哪辈子的福了,摊上这么好的男人。”

  哪辈子的福气?丁海杏闻言满脸黑线,是他上辈子拯救世界遇到了我才对!她在心里臭屁的想。

  丁海杏睁开了眼睛,满脸疑惑地看着丁妈。

  丁妈坐在床边看着她道,“常胜不论是在家事上,还是在照顾孩子上都能给你带来实质性的帮助,多么难得啊!现在的男人即便会也不做,就更别提他们都不屑做了。油瓶子倒了都不扶主儿,你能指望他们帮你看孩子,帮你抱抱孩子,能让你吃口热饭就谢天谢地了。就别说常胜做的比女人都好,起码比你强,你说你还是当妈的,还不如人家刚当爸的。”夸着夸着常胜,又数落开她了。

  “他有地儿练手。”丁海杏咕哝了一句道。

  “你说什么?”丁妈竖着眉毛看着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