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529章腌菜
  有丁国良他们的加入,澳门赌博网站:很快篮子里就捡满了海鲜,满载而归。

  丁妈做的鲜虾粥,配上杂粮煎饼,几道小菜,舒舒服服的吃了早餐。

  吃完饭后,收拾干净餐桌,“咚咚……”敲门声响了起来。

  “这时候谁来了。”战常胜自言自语地走过去开门道,看着门前提着大篮子的丁国栋道,“大舅子,吃了吗?”侧身让开。

  “吃过了。”丁国栋走进来说道。

  “你咋不过来吃呢!”战常胜埋怨他道,“你们食堂的饭菜能有家里的好。”

  丁国栋笑了笑道,“我急着买它们。”

  战常胜看着他篮子里的长豆角道,“菜园子里有豆角,你还买它做什么?”

  “妈说要腌酸豆角,风干豆角,所以我一大早去早市把刚摘下来的最新鲜的豆角买了回来。”丁国栋提着篮子进来道,“妈我给你买来了。”

  “大舅舅。”红缨从沙发上站起来道。

  “乖!”丁国栋将篮子放在了八仙桌上。

  “妈,您有时间腌制吗?”战常胜关上房门,跟在丁国栋的身后进了客厅道。

  “趁着杏儿还没生,我赶紧腌起来,到了冬天你们就不用成天的白菜、萝卜、土豆了。”丁妈看着篮子里水灵灵的菜道,“品相都不错。”

  “妈,用我们帮忙吗?”战常胜热心地问道。

  “不用,这点小事,我经常做。”丁妈想起来道,“家里有腌菜的坛坛罐罐吗?”

  “有!去年冬天杏儿腌白菜、萝卜,吃完了现在空了,用那些可以吧!”战常胜问道。

  丁海杏出声道,“用是可以用,不过我冬天还怎么腌白菜、萝卜。”

  “这还不简单,我有时间在给你弄去,反正去国营旧货市场,那些东西很便宜的。”战常胜立即就道。

  丁海杏闻言喜笑颜开,心里盘算着不知道又能不能捡到什么好漏!

  战常胜看着杏儿满脸的笑容的样子,于是说道,“杏儿听到我去买那些坛坛罐罐这么高兴。”

  “那当然了。”丁海杏笑靥如花地看着他道,“非常喜欢。”

  “真搞不懂,那不就是些破破烂烂的坛坛罐罐。”战常胜一脸地疑惑地看着她道。

  “行了,赶紧去把那些坛坛罐罐拿出来,晒干了。”丁海杏直接转移话题道。

  老婆的话,不敢不从,战常胜去将最大的那个空罐子都拿出来。

  “普通的坛坛罐罐可不中。”丁妈追着过去道。

  “妈,放心吧!杏儿选的是陶土烧的大肚坛罐。”战常胜将齐腰高的大肚坛子给移了出来,“这个怎么样?合格吧!这是杏儿专门找来的。”

  用那些宝贝来腌咸菜是无奈之举,开春后,丁海杏就四处搜寻专门腌菜的坛坛罐罐,这些都是空间中拿出来的,上好的器皿。

  丁妈看着粗陶坛子敲敲,粗犷的声音,听着舒服、悦耳,“好东西,小口大肚,最适合腌咸菜了,透气性好。能放很久,蔬菜也能保持新鲜的状态,吃起来清脆爽口。”

  “妈,我可是您的女儿,尽的您的真传,选的东西还能差了。”坐在客厅内的丁海杏略微提高声音道。

  丁妈微微弯腰,在坛子口嗅了嗅,眼前一亮道,“嗯!不错,看来还是经常使用的。”

  “妈,这有什么讲究吗?”战常胜好奇地问道。

  “在日久天长的使用中,老坛子各个都充满了灵气。”丁妈高深莫测地说道,忽然又问道,“这个密封没问题吧!”

  “妈我试过的,祭坛神。”丁海杏闻言看着厨房里的两人喊道。

  “那就洗吧!”丁妈将洗坛子的工程交给了战常胜。

  “常胜,别忘了,到点儿去接解放去。”丁海杏提醒在厨房忙着洗罐子战常胜道。

  “忘不了,洗完罐子我就去,时间绝对够。”战常胜提高声音道。

  战常胜忙着洗坛坛罐罐,丁妈和红缨还有丁国栋忙着挑拣豆角。

  把有虫眼的,太老的,蔫了吧唧的豆角都挑出去。挑品相好的,选用色泽青绿、鲜嫩爽脆、大小一致长豆角。

  人多力量大,将长豆角选出来,战常胜将洗好的坛坛罐罐拿到了院子里,让太阳暴晒。

  时间差不多了,怕应解放一个人头一次进城,心里发慌,所以丁国栋和战常胜早早的就到长途汽车站去接人了。

  等了大约二十分钟,车子晃晃悠悠地进了站。

  丁国栋透过车窗向里面张望,一眼就看见了精神饱满的应解放朝他挥手道,“解放、解放。”

  “大哥、大哥。”应解放听见有人叫自己,寻声望过去,看见丁国栋,激动地喊道。

  “你姐夫也来接你了。”丁国栋指指旁边一身军装的战常胜道。

  “姐夫!”应解放高兴地喊道,“等我,马上下来。”拎着东西就想往前突击。

  “不着急,慢慢下,别挤着了。”战常胜轻扯嘴角安抚他道。

  “哎!”应解放放慢脚步,随着下车的人,最后一个下了车,急匆匆地跑到了他们俩的面前,“哥、姐夫。”

  “怎么样?路上还顺利吗?”丁国栋伸手接过他手里的提的篮子,挎在了车把上。

  “顺利,就是坐在后面颠的屁股都成两瓣了。”应解放揉揉自己的屁股道。

  “把背包给我。”战常胜解下他身上背的行李卷,夹在了后车座上,“咱们边走边说。”

  三人推着车子向外走,丁国栋看了一眼跟着他们的应解放道,“你怎么不坐在前面啊!”

  “我去的晚了,只有后面有座位。”应解放不好意思地说道。

  “不是知道车几点吗?咋还去晚了。”战常胜随声问道。

  “我妈和舅舅,俩人围着我,嘱咐这个、叮咛那个的。”应解放一脸无奈地说道,“上车的时候就晚了。”

  “那是长辈们不放心你。”丁国栋看着他温和地笑道。

  “有啥不放心的,我又不是小孩子。”应解放食指蹭蹭鼻尖道。

  “听你这口气可没有长大。”战常胜看着他摇头轻笑道。

  “为什么?”应解放眨眨眼虚心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