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524章 严肃的谈谈
  “啊!”沈易玲顺着他的视线看向自己的手,澳门赌博网站:讪讪一笑地拿开,突然又摁住了车座。

  “你干嘛不让我走。”丁国栋眼神充满无奈地看着她道,看着还不松手的她道,“你干嘛一直跟着我。”

  “我没有啊!是你说要谢我的。”沈易玲无辜地眨眨眼道,一脸清纯的看着他。

  丁国栋深吸一口气道,“这样不行,我们得严肃的谈谈了。”

  “好啊!好啊!”沈易玲点头如捣蒜道,“可是在马路牙子上谈严肃的话题不太好吧!”私下张望了一下,“去哪里谈好呢?”

  “哪里也不用去,就在这里谈好了。”丁国栋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她道,“也没几句话。”

  “那好吧!”沈易玲板着脸,严肃地看着他道,“你说吧!严肃地话题。”

  丁国栋想了想拐着弯地说道,“我喜欢温柔女人。”潜台词我不喜欢你。

  沈易玲双眸变的漆黑一片,划过一抹幽光道,“继续。”想不到这家伙开窍了,她以为木头怎么也得让她继续敲打、敲打才会有结果。

  “我是一个很传统的、木讷且笨拙的男人,而你的性格活泼、开朗……”丁国栋小心翼翼地看着她说道,“你明白吗?不是一路人。”

  “你说的对!我看出来了,你我之前可能……会天翻地覆。”沈易玲点点头笑眯眯地说道。

  “能不能严肃一点。”丁国栋看着她嘻嘻哈哈地样子头又疼了起来。

  “我……我现在已经很严肃啦!”沈易玲紧绷着脸道,只不过眼底的笑意,泄露了她此刻的心情。

  “你这样子叫严肃!”丁国栋语气生硬地说道。

  “这是因为我已经知道你要讲什么话了?所以我根本就不想严肃,不想听你讲那些话。”沈易玲也非常坦白的说道。

  “既然我们都清楚了,那以后我们保持距离可以吗?”丁国栋非常高兴地书道,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他没有想到事情这么简单的就解决了,恨不得打起胜利的腰鼓,庆祝一下。

  “可是那怎么办?我不想跟你保持距离,想近距离的接触一下,了解、了解。”沈易玲露出一个完美的笑容地看着他道。

  丁国栋的笑脸皲裂碎成了渣渣,而她在丁国栋的眼里就是那么的无赖,“你……你……”结结巴巴地说道,“我说的还明白吗?非要我说出伤人的话吗?”

  “我没说要嫁给你啊!你是不是想太多了。”沈易玲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只不过想跟你谈谈恋爱而已,知道自由恋爱吗?谈恋爱,难道谈恋爱就一定要嫁给你吗?”

  “我啊!谈恋爱就是奔着结婚去的。”丁国栋紧绷着脸,严肃地说道,“知道吗!”

  “那要是发现不适合呢?”沈易玲灵动地桃花眼水汪汪地看着他道。

  “所以才不能随便的谈恋爱啊!”丁国栋嘴巴一撇认真地说道,“感觉上就不适合的女同志,从一开始就不会谈恋爱啊!”凝视着她道,“要经过审慎的考虑才能谈恋爱。”食指挠挠头道,“你呢!根据我对你的接触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我怎么了?”沈易玲双眸充满兴味儿好奇地看着他道。

  “你真的要听?”丁国栋挑眉看着她道。

  “你说吧!我没关系的。”沈易玲看着他,洒然一笑道,“我知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丁国栋恼怒地看着她,沈易玲一脸纯真地看着他道,“狗嘴里确实吐不出象牙,不然你给我吐一个试试。”

  真是气的丁国栋要吐血。

  沈易玲莞尔一笑道,“我只是嘴巴上豪放而已,在男兵堆里待的时间久了,自然说话就大大咧咧,口无遮拦了。”严肃且认真地看着他道,“我绝对不会侮辱我身上这身军装的。”

  “那岂止是大大咧咧,口无遮拦。”丁国栋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简直是活土匪、女流氓。”话就这么秃噜了出来,话落丁国栋赶紧捂着嘴,摆着手慌乱的解释道,“对不起,我没那个意思,我是说你的性格真是让人恐怖,太豪放了。”着急地又道,“我好像又说错话了。”

  本来挺生气的,任谁被人这样指着鼻子说,肯定会不高兴、生气,很受伤的。可是看着可爱的他,沈易玲在心里又笑了起来。

  “虽然很过分,但这是我的实话,不要有其他的想法,我们就保持现状,不要在近一步的接触。”丁国栋轻声细语地说道,看着面无表情地她道,“我伤到你了吗?”

  “不会啊!”沈易玲微微摇头道,“相反我很欣赏你的坦率。好得很啊!你是在告诉我,你把我当成要结婚的对象了。不要干嘛认真考虑你我之间为啥不合适?我心情好得很啊!”嘴角翘起,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丁国栋惊愕地看着她,一脸不知所措,这世上怎么会又这般曲解他人意思的女人。

  “哎呀!天不早了,不耽误你了。”沈易玲干脆地转过身去,脚步飒爽地走了两步,突然又回头道,“这次谈话你让我很不开心,所以这份谢礼我拒收。你得继续考虑送什么礼给我。”

  话落不等丁国栋反应就奔跑离开。

  气的丁国栋紧咬牙根,“这个无赖、土匪,哪有这样的。”蹬上自行车离开。

  走进校门的沈易玲黑着脸道,“那个混账家伙,居然敢说我活土匪、女流氓,只不过觉得你单纯,可爱,逗你玩儿而已。”拍着胸脯道,“哎哟!真是气死我了,心肝脾肺肾都疼。”嘴角轻扯一抹笑容,露出一口闪着寒光的白牙,“看我怎么收拾你。”

  &&

  到了睡觉的时间,战常胜扶着丁海杏去卫生间刷牙洗脸,然后又扶着她回到卧室,让她坐到了床上。

  战常胜端着洗脚水过来,弯腰手伸进水里,摸了摸,“有点儿凉,你等一下。”直起身子,转身出了卧室,拿着暖水瓶进来,关上房门,倒了些热水进去,摸了摸道,“行了,你试试。”

  丁海杏将双脚放进了洗脚盆里,热乎乎的水,泡着双脚好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