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520章 回来
  “你没想我,我可是非常想你。”丁海杏笑靥如花地看着他说道,声音柔柔软软,甜甜糯糯的,这甜腻的声音,让战常胜酥了半边的身子,看着她的眼神变的幽暗,脸也不争气的红了,幸好晒成了黑炭了。

  成功调戏他的,丁海杏看着他红红的耳朵,抿嘴偷笑,笑意扩大到整个脸庞。

  “笑什么?”战常胜忽然将她拥在怀里,紧紧地抱着她,“我也想你了。”

  “杏儿,今天的虾子、鲍鱼都好新鲜。”丁妈推门进来道。

  战常胜闻言赶紧松开了丁海杏,站了起来,看着走进客厅的丁妈道,“妈。”

  “哟!常胜回来了,怎么不提前说一声,我可好多准备些菜。”丁妈看见他立马说道。

  “不用,不用,菜不够吃的话,我去食堂打。”战常胜赶紧说道,走上前去道,“妈,篮子给我,我去处理那些海鲜。”

  丁妈将篮子撇到一边道,“你刚回来跟杏儿说说话,午饭我来做。”

  “妈,和杏儿说话的时间多的是,午饭还是我来做好了,您也尝尝我的手艺。”战常胜目光坚持地看着她道。

  “这女人家的活计,咋能让你大老爷们儿干呢!”丁妈坚决不给他篮子道。

  “这做饭哪分男人、女人啊!厨房里的大师傅,那可都是男人。”战常胜嘴皮子利索道。

  丁妈看着他道,“你刚回来肯定累了,不急在这一时。”她这话也说的无可挑剔。

  “坐车回来的,累什么累!”战常胜进而又道,“妈,您就让我做顿饭,孝顺您不行吗?”

  “妈,您就让常胜做好了。”丁海杏看着各执己见毫无相让的两人出声道,

  “那好吧!”丁妈将篮子递给了他道。

  战常胜拿着篮子进了厨房,澳门赌博网站:从门后拿出围裙麻溜的系在了身上。

  丁妈坐在丁海杏的身旁道,“你可真是不心疼你的男人,你瞅瞅晒的又黑又瘦了,可见有多累,回来你还让他做饭。”

  “妈他要表现,您就让他表现呗!”丁海杏爽朗的笑道“常胜也坐不了几顿了,等他上班了,哪里还有时间。”

  “你可真是没心没肺的。”丁妈唠唠叨叨的数落她一顿。

  丁海杏被她给念的满头包,“妈,您不去看看,常胜处理海鲜不在行。”

  丁妈闻言立刻站了起来,大步走向厨房,从门后拿起另外一个围裙系在身上,“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妈,不用,我自己一个人能处理好。”战常胜头也不回,手麻利的在水槽里清洗着海鲜。

  丁妈看着他手法利落,哪里像不会清洗海鲜的,最终被战常胜给请出了厨房。

  丁妈又坐回了丁海新身旁道,“你哄我,常胜干得非常好,连鲍鱼上的刀花都划的那么好。”

  “呵呵……”丁海杏抿嘴笑而不语,不善处理海鲜的战常胜现在被训练的将海鲜清洗的干干净净的。

  战常胜在厨房提高声音道,“杏儿想吃什么?”

  “面条!面条扛饿,出门饺子,还家面。”丁海杏看着厨房里忙活的战常胜道。

  “好,咱就吃海鲜打卤面。”战常胜声音轻快地应道。

  等红缨放学回来时,战常胜做的鲍鱼大虾捞面也做好了。

  放学回来的红缨看见在厨房里忙活战常胜,特别的高兴。

  “红缨,你咋一个夏天下来也晒的黑不溜偢的。”战常胜惊讶地看着站在厨房门口的红缨道。

  “我学会游泳了,所以才晒的这么黑的。”红缨咧嘴一笑,突然又捂住了嘴。

  “这是怎么了?你捂着嘴干什么?”战常胜问道。

  “红缨换牙呢!不想被咱们看到漏风的牙齿。”丁海杏好笑地说道。

  “掉牙很正常嘛!姑娘家就是爱臭美。”战常胜看着她道,“红缨,去洗手,咱们马上开饭。”

  “嗯!”红缨点点头乖乖的进卫生间洗洗手,然后帮着将大海碗端到了餐桌上。

  “你们在家里过的怎么样”战常胜看着他们语气温和地问道,“对了,谁教红缨游泳啊!”眸光看向丁海杏道,“你不会大着肚子下水吧!这太危险了吧!”

  “没有,我没下水。”丁海杏赶紧说道。

  “那怎么教红缨游泳。”战常胜不解地看着她们道。

  “爸爸,不是妈妈教的,是对门洪姨教我的。”红缨赶紧说道。

  “就在海里学要太危险了。”战常胜轻蹙着眉头道,“你这瘦弱的小身板,一个海浪过来,就把人给卷走了。应该在游泳池里学。”

  “我们身上绑着绳子,才下水的。”丁海杏解释道,“孩子的安全是放在第一位的。”

  “真亏你们想的出来。”战常胜扬眉轻笑道。

  “在海边住着,怕孩子出事,可不是把孩子栓在裤腰带上。”丁妈看着他们道。

  “你呢?你实习的如何?”丁海杏看着他问道。

  “我也学会游泳了,就是为学游泳才晒成这样的。”战常胜又把他在实习生活,能说的都说了。

  战常胜说的绘声绘色,她们则听得津津有味。

  红缨一脸向往地说道,“什么时候,也能看看咱的大军舰。”

  “快了,爸爸明年学习完成,下部队的话,就能看见咱们的大军舰了。”战常胜看着她满脸笑意地说道。

  “下部队?”丁妈不由得担心道,“会分到哪里啊!”这万一离家远了见一面可就难了。”

  “这个不知道,听从组织安排。”战常胜随口说道。

  “我是革命一块转,哪里需要哪里搬。”红缨俏皮地说道。

  “妈,通信很方便的。”丁海杏看着丁妈温柔地说道。

  丁妈也知道这由不得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只是算了不想了。

  知女莫若母,丁海杏看着丁妈面容柔和地说道,“妈,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孩子爸在哪儿,我就去哪儿?”随即又道,“您不用担心我由奢入俭难。”指指自己道,俏皮地说道,“我可是劳动人民。”

  这话说的,好像丁妈害怕杏儿吃不了苦似的,虽然有这方面的担心,可不能让女婿给误会了。

  看书就搜“书旗吧”,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