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517章 刷下来了
  “总之一句话,既然你决定要穿上这身军装,就要对得起,这份神圣、庄严与肃穆。”丁海杏一脸严肃地说道,只不过声音软软糯糯,柔柔甜甜的,很是有违和感。

  不过丁国良觉得这些话可是掷地有声,莫敢不从。

  “好了,早些睡觉吧!明儿就开学了。”丁妈满脸笑容,欣慰地看着他们道。

  “妈,您先洗。”丁国栋说道。

  “行!”丁妈进了卫生间。

  &*&

  与丁家的满心喜悦相比,楼上高家却是愁云惨淡,方巧茹哭红眼睛道,“孩子他爸,你给想想办法,我家侄儿不能让人这么给刷下来啊!孩子何其无辜,小时候还小什么都不懂,不能因为政审不过关,就耽误孩子一辈子。”

  高进山烦躁地抽着烟,这也不知道是第几根了,屋子里跟云海似的,云山雾绕的。

  今年方巧茹他大哥的大儿子也就是她的大侄子方为民也考大学。全家都盼着方为民能考出好成绩,上大学去。

  方为民也不负重望,考的成绩非常的出色,只比丁国良低了五分。

  高考成绩下来后,本以为这大学稳上了,可是这录取通知书,是左等不来,右等也不来,眼见着分数比方为民还低的同学都拿到了录取通知书,准备高高兴兴的上大学了,而方为民的却迟迟不来。

  家里人着急的去招生办去询问,才知道方为民由于家庭出身,政审不过关,给刷了下来。

  方家人感觉天塌下来了,努力了这么多年,又考的这么好的成绩,方为民受不了打击,一下子就晕了过去。

  人虽然被救醒了,却天天把自己关在家里,院门都不出,人也更加的沉默不语了。

  方家人怕孩子想不开,是一天二十四小时,贴身看着他。

  高进山闻言紧张地说道,“我说孩子妈,你给我小声点儿,被人家听见你诋毁政策,你不怕给你扣帽子啊!”话落腻掉了手里的烟屁股。

  方巧茹闻言也不敢絮叨了,眼巴巴地瞅着他道,“你说该怎么办?”

  “我真想不通,为民那小子,那么多地方大学不上,干嘛报考军校。不知道这个政审最严格,不能有一点儿瑕疵的。”高进山一脸地烦恼,真恨不得将他的脑袋瓜给劈开了。

  “为民,想像他姑父一样当兵嘛!”方巧茹偷偷瞥了他一眼小声地说道。

  部队的无论是待遇、福利都比地方的好,再有也可以多照拂家里。

  这么多年,方家在历次的运动中没有受到太大的冲击,就是因为有高进山这尊菩萨在。

  不然以他们家的家庭出身早就被下放到某个海岛打渔去了。

  方家人想着有高进山在军校,自家孩子上军校,应该问题不大,现实却是结结实实的给他们上了一课。

  现在方家是愁云惨淡,阴沉沉的。

  “你家的成分摆着呢!在这上面动脑筋,别想了。好在现在上边的政策是“有成分论,不唯成分论,重在个人表现”的方针。”高进山紧皱着眉头道,“只能从重在个人表现方面出发了,好在你侄子考试成绩不错,我去跑跑看,看地方大学能接受吗?”

  方巧茹激动地抱着高进山道,“谢谢你,进山。”

  高进山轻拍着她的后背道,“巧茹,这件事我只能尽力,成不成我可没有把握。”进而又道,“至于专业方面?我恐怕……”

  “我知道,我知道,有学上就成,我们没那么多要求。都这样了,还哪儿敢有要求啊?”方巧茹眼眶里蓄满泪水,闷声说道,“我不会怪你的,不能在把你给牵连进去。”这事情只能听天由命,半点不由人啊!

  她现在也恨自己娘家,明明心里有数,还‘铤而走险’抱着侥幸的心里。

  &*&

  由于方巧茹刚开始哭声太大,洗好脚从卫生间出来的丁国良像是受到惊吓一般,闯进坐在床边泡脚的丁海杏的卧室里,担心地问道,“姐、姐,你听上面是不是在打架吗?怎么这么大的哭声。”

  “莫管闲事,安心地睡你的觉。”丁海杏烫着自己浮肿的脚丫子道。

  “姐,这种情况你怎么还睡得着。”丁国良着急道,“咱要不要去上面劝劝。”

  “是啊!都是邻居,咱得上去拉拉架。”丁妈也随声附和道。

  在乡下一家吵架,能惊动全村的人,虽然有看热闹不嫌事大,却也有真心去劝架的。

  楼上楼下虽然都关着窗,听到哭声,但丁妈和丁国良他们却听不清楼上在说什么?然而以丁海杏的耳力,却听的分明。

  “劝什么劝?人家夫妻吵架,床头吵架床尾和,你现在贸贸然进去,万一被你们给撞进去,岂不尴尬了。”丁海杏煞有介事地说道。

  一句话说丁妈和国良两人向上冲的心思,可是却熄不灭,这心中熊熊燃烧的八卦之火。

  丁妈还特地去打开了窗户,结果什么也没听到。

  丁海杏好笑地看着她满脸的遗憾,这要不说清了,他们一晚上能睡不着。

  “国良你咋在这儿,不去睡觉,明儿报到呢!”洗完脚的丁国栋见卧室没人,找过来道,“别打扰杏儿和妈睡觉。”

  “哥,你没听见楼上的动静?”丁国良担心地看着天花板道。

  “什么动静?”丁国栋一头雾水道。

  “楼上发生家庭战争了。”丁国良压低声音道。

  “别听国良瞎说。”丁海杏将双脚搭在盆的边沿上。

  “姐,你知道啥事,告诉我们呗!”丁国良闻言缠着她道。

  未来生活跟政治休戚相关,躲是躲不掉的。

  丁海杏想了想,把楼上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原来是这事啊!”丁国良恍然大悟道,“如果是这事,那找谁走后门都没用。”

  “楼上的可是大官。”丁妈感觉在她着小老百姓心里,那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再大的官位都一样,现在的社会上的主流论调就是:社会主义的江山是靠工农兵流血、牺牲换来的,因此,上大学的权利,培养人才的机会,应该保证由他们的子女优先享用。当然,对平民子女也可适当照顾;但对出身不好的同学,则要贯彻“有成分论,不唯成分论,重在个人表现”的方针。”丁国良紧皱着眉头道,澳门赌博网站:“别说是军校了,普通的地方大学也要看运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