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506章希望
  “你这是稀汤灌大肚。”丁妈摇头轻笑道,澳门赌博网站:随即想道,“那锅呢?哪里来的那么大的锅。”

  “锅还简单呢!前两年吃大锅饭,咱大队那口最大的铁锅还在大队放着呢!”丁爸轻松地又道,“不够的话家家户户都是八印的大铁锅,借两口足够了吧!”

  “至于厨师,有原来大队做大锅饭的大师傅,所以累不到你的。”丁爸笑眯眯地说道,“我安排的不错吧!”

  “那我打下手好了。”丁妈说道,擎等着吃她可做不到。

  “哦!对了,你办这么大的宴席,收礼不!”丁妈想起来问道,“咱还是别收礼了,没得让人家说咱们巧立名目,穷疯了,才收礼的。”

  “那些东西也不值几个钱,家家户户都不富裕,让人家拿礼来,实在太为难人了。”丁妈豁达地说道,“咱就干脆一点儿,不收礼了。再说收上来的礼,好的送俩鸡蛋,一般的送些自家菜园的摘把豆角,俩茄子,吃不完天气这么热也都放坏了。”

  “行听你的。”丁爸点头道,“我就这么叫人安排了,订在三天后好了。”

  本来大家还担心送什么礼合适,想拿钱吧!可是在囊中羞涩。结果丁爸直接说不收礼金,可把村民们给高兴坏了。

  这一天打麦场上累了三个土灶,坐上三口大锅,铁锅炖鱼。

  虽然说不收礼金了,但村民们却自发的从家里菜园子拿了些菜过来,当个添头。丁爸更干脆,直接择了,切了扔进铁锅里一起炖了。

  所以这夕阳下,橘红的阳光铺满了大地,打麦场上,一个个捧着粗瓷大海碗,蹲在打麦场上吃的大汗淋漓的。

  这一次吃上大锅饭的意义不同,海上养殖变成现实的话,哇哦……这日子将会好过许多。

  &&

  丁家小院内,夕阳的最后一丝余晖落在了海面下,天渐渐的暗了下来。

  丁爸轻轻摇曳着手里的蒲扇,看着丁妈道,“孩子妈,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走?”

  “就这两天吧!得给杏儿知会一声。”丁妈看向了丁明悦道,“小姑子,你给杏儿打个电话,我们什么时候过去。”

  “打什么电话啊!我又不是不认识路。”丁国良立马说道,“咱们去就可以了。”

  “不是咱们带那么多东西,得有人来接我们一下,难不成让你姐大着肚子来接我们啊!”丁妈看着这个粗枝大叶地儿子道。

  丁国良认真地想了片刻道,“我们星期天去好了,星期天去我哥肯定在姐家里,让他推着平板车到车站来接我们正好,带多少东西都不怕。”

  “那咱就星期天走,他姑姑,星期六给杏儿打电话。”丁妈拍板定案道。

  “成!”丁明悦点头道。

  “今儿星期二,孩子妈,还能在家里给我做几天饭。”丁爸高兴地说道。

  “哎哟!我的大哥耶,大嫂走了,妹子我还能饿着你不成,有自行车,上下班很容易的。”丁明悦好笑地说道,“现在夏粮收上来了,秋粮还没下来,财政所很清闲的。”

  “小姑子,我不在家的时候拜托你了。”丁妈看着她认真地说道。

  “看嫂子说的,那是我亲哥,你不用拜托,我还能不照顾他。”丁明悦浅笑道,突然感慨道,“当男人就是好啊!不用做家事。”

  “瞧你说的,我在外面工作就轻松了。”丁爸没好气地说道,“这一次上面交代下来的任务得完成好,可不能在扣上落后的帽子了。”想起来道,“说起这个,你们进城,让杏儿给找找海上养殖的书籍。”

  “咱们村不是有人懂这个,还用的着去找书籍。”丁明悦不明干嘛舍近求远。

  “姑姑,就像种地一样科学种植,事半功倍。爸说的对,得找找书籍。这件事交给我办好了,我去海洋大学看看,有没有这类书籍。”丁国良拇指指着自己说道,“这下子有事情可做,不至于闲的发慌了。”

  “想想,还有什么?别忘了带了。”丁明悦目光看向丁妈问道。

  “都准备齐了。”丁妈掰着手指一样样的数道,大到小孩子的包被,小到婴儿一切用品,都是她和丁明悦一针一线缝的。

  “准备齐了,就走吧!”丁爸忽然看向丁国良道,“你呢!你去了就不回来了,带什么也要带走了。”

  “我不用带什么,军校什么没有,学校准备齐全着呢!”丁国良嘿嘿一笑道,“这就是选择军校的好处,衣服都不准备。”眼热的很,恨不得现在就穿上海军的军装。

  &&

  “哥,你拿着海鲜酱去哪儿?”丁海杏看着丁国栋手里的东西道。

  “我去给室友们送去。”丁国栋脸不红气不喘的说道。

  丁海杏伸手掏掏耳朵,“哥,我没听错吧!”指指窗外渐渐黑下来的天,“你现在去送,明儿也可以吧!”

  “明儿星期天,再说了明儿妈和国良要来了。”丁国栋提醒她道。

  丁海杏一拍额头道,“我这日子过的稀里糊涂的,都不知道今夕是何夕了。”

  红缨一双笑眼微微弯着,打趣道,“是不是想我爸想的,不担心,我爸还有不到二十天就回来了。”

  “去!”丁海杏眉眼含笑地看红缨道,“真是胆儿肥了啊!”

  丁国栋看着感情好的如朋友般的母女俩,会心的一笑“那个杏儿我可以出去了吧!”

  “去吧!路上小心点儿。”丁海杏看着他叮嘱道。

  “知道了,我走了。”丁国栋手捧着海鲜酱出了家门,推着自行车到了图书馆外面,“哦!黑着灯,没人。”

  “你在找我吗?”沈易玲从黑暗中踏着光影缓缓地走出来,脸上挂着喜悦的笑容。

  自己告诉了他那么重要的消息,居然连个谢谢都没有,等啊等的,终于耗尽了自己的耐心,去找他,结果看见他从楼里出来,推着自行车,这么晚了要去哪儿。

  结果跟着跟着就到了图书馆。

  “嗬!”丁国栋冷不丁被吓了一跳,“你走路没声的,人吓人会被吓死的。”

  “不做亏心事?你在怕什么?”沈易玲眉目灵动的一转,“还是你做了亏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