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503章能掐会算
  丁国栋洗澡回来将自己和丁海杏的换洗衣服洗干净,澳门赌博网站:凉在了晾衣绳上,心中有事,敲开了丁海杏卧室的门。

  “杏儿你分析、分析,咱家国良到底考上了什么大学。”坐在床边椅子上丁国栋愁眉苦脸地说道,“她明明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还有国良想给咱们什么惊喜。”

  丁海杏心头微微一动,浅浅一笑道,“我的傻哥哥,再过不久我们就能和国良重逢了。”

  丁国栋一脸迷茫地看着她,忽然眼前一亮道,“你是说?”

  丁海杏双眸闪亮,朝他点点头道,“就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当一名海军啊!”丁国栋随即摇头轻笑道,“这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有什么好惊喜的,把我们给急的不轻。”

  “毕竟提起名校大家都想到的是北大、清华。”丁海杏耸耸肩道,说句心里话,她还是希望名校,不过想想男孩子都有一个军装梦,无所谓了,有学上就好。

  上军校也是个不错选择,在她眼皮底下也能照顾着点儿。

  “上了军校出来就是军官了。”丁国栋一脸的傻笑道,“一身蓝军装,大檐帽,国良穿上肯定精神。”

  “别到时候忍受不了残酷的训练就好。”丁海杏担心地说道,毕竟军校可不止是读书,军事素养也得跟上。

  “这点儿没问题,咱家国良又不是只会读书的书呆子,夏收、秋收的时候,可是一样帮着抢粮的。出海打渔啥的?那也是不含糊的。”丁国栋信心十足道,“咱家国良体能没问题的。”

  丁海杏摇头轻笑,从军可没那大哥说的那么简单。

  “好了,这下子国良的大学彻底有着落了,你这心可以放到肚子里了。”丁海杏看着他笑道。

  “真是国良考大学,搞得我比他还紧张。”丁国栋起身道,“我走了,不耽误你睡觉了。”随即看着她的大肚子道,“宝宝,大舅走了,你也要乖乖的睡觉哦!”

  “我会乖乖睡觉的。”丁海杏捏着嗓子说道,她盯着肚子说道,“跟舅舅再见。”

  “行了,行了,别难为我外甥了。”丁国栋话音刚落,肚子里的小宝宝在丁海杏的肚子里就一阵乱踢腾,摇头轻笑道,“这还真是你的孩子,这么听话。”

  “那是,我的孩子。不听我的话,听谁的话?”丁海杏傲娇地说道。

  “好了,我出去了,你也早些休息。”丁国栋笑着退了下去,关上房门。

  丁海杏起身插上了房门,然后轻抚着自己的肚子道,“宝宝啊!咱们也该睡了。”拉灭灯,闪进空间。

  &&

  “马上快入秋了天气还这么热。”丁爸吃过晚饭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摇着蒲扇纳凉。

  “再有半个月晚上睡觉就舒服了。”丁妈忙着搓麻绳,“坚持到底就是胜利。”

  “国良,怎么通知书还不来,你不是说军校生优先招生,月底就下来。”丁爸看着儿子问道。

  “爸就这两天了,今儿才八月三号。”丁国良看着比他还着急丁爸道。

  “通知书下来,你们也该走了,都收拾好了没?”丁爸看着他们娘俩道。

  “早就收拾好了。”丁明悦嘿嘿一笑道,“我大嫂恨不得把家搬过去。”

  “哪有小姑子说的那么夸张。”丁妈摇头失笑道。

  “哦!”丁明悦一拍手道,“大哥,明儿公社开会,你们这些大队长务必都得到。”

  “知道什么事吗?”丁妈随口打听道。

  “不知道,上级下来的新文件,咱们这些挨着海边的村子的大队长都得出席。”丁明悦有什么说什么道。

  “这不年不节的,夏粮已经交过了,秋粮还没下来,能有什么事?”丁爸随即唠叨道,“左右不过宣传、宣传政治,口号什么的,估计又是在墙上刷刷标语,谁知道呢?应该没什么事!”

  “明天就知道了,别瞎想了。”丁明悦眉宇间轻松地说道,“公社没有传出来不好的消息。”

  应解放突然说道,“你们说,会不会上面同意咱们海上养殖啊!”

  “你这小子,别做白日梦了。”丁爸揉揉他的脑袋道,

  “怎么不可能!”应解放嘟着嘴说道,“我姐说的那么多好处,上面的人那么精明,怎么会不采纳呢!”

  “你哟!”丁明悦浅笑着看他道,“要真是你所说的,咱们的日子就好过了。”

  大家摇头轻笑,觉得应解放小孩子瞎猜的。

  &&

  第二天丁爸从公社回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应解放。

  “他爸公社让你去干什么了?”丁妈迫不及待地问道。

  “舅舅,你盯着我干什么”应解放被他给看的心里毛毛的。

  “就是,你看解放干什么?”丁妈伸手在他的眼前晃晃道。

  “这小子什么时候学会了能掐会算了。”丁爸指着应解放道,“让他给猜着了。”

  “什么?”丁妈一脸惊讶地说道,“你是说上面允许咱们海上大面积的养殖海带了。”

  “嗯!”丁爸满脸笑容地点点头道,“只不过得再指定的近海海域,不能耽误船只航行。”

  “这是当然的了。”丁妈笑着说道,“防御的是敌人,不能把咱们自己给坑进去。”

  “舅舅咱们只养殖海带吗?”应解放开口问道,“不可以养殖别的吗?”

  “公社说了,各地根据海域出产情况,自身情况,养殖。”丁爸从兜里掏出笔记本道,“你们看我都记下来了。”递给了应解放。

  “咦!咱家国良呢?”丁爸四下张望了一下道。

  “去学校看看,说不定通知书下来了。”丁妈笑着说道。

  应解放看着丁爸记得密密麻麻的笔记本,“舅舅,照着您上面所记载,这海上养殖真要成了,咱们杏花坡就不用在饿肚子了。”

  “怎么回事?”丁妈探着脑袋看着笔记本问道。

  “爸妈,我回来了。”丁国良在院子里喊道,“通知书下来了。”

  丁爸、丁妈和应解放闻言冲出了堂屋,齐声道,“通知书下来了?”

  “下来了。”丁国良笑眯眯地看着他们道,“我被录取了。”从包里拿出通知书道,“您看这是通知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