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500章 气炸了
  景海林闻言脸色一暗,文化书评太低了,可海军的特殊性,就在于它需要高素质、高知识、高技能的人才。

  战常胜又说道,“至于征兵时普通的新兵,大都是农村兵,有几个上过学的。”

  “我知道,你说的都是现实,可是士兵提干的时候或者军官晋升的时候,都需要到军校学习。”景海林提出建议道,“这个应该不难进行吧!”想起来又道,“还有士兵们在军事训练的同时,要加强文化课的学习。”

  “我不是军事主官,你也不是学校校长,这话说了也白说。”战常胜深邃的双眸掠过一道凉意道。

  说话中护卫艇靠岸,战常胜他们上了岸,“干什么去?”景海林看着大步流星离开的他道。

  “给家里打个电话,告诉杏儿国良的高考成绩。”战常胜挥着手道。

  “等你打电话,弟妹他们早就知道了。”景海林笑眯眯地看着他道。

  “你打过了。”战常胜停下脚步回身看着他道,忽然又道,“不对,咱俩吃住都在一起,你没往家里打电话。”食指点点道,“是嫂子打听过了吧!”

  “这还用说,估计国良也知道了。”景海林笑着说道。

  “天太热,游泳去。”战常胜抬脚朝泳池走去。

  “等等我,我也去。”景海林追了过去道,“跟着你们站在甲板上,晒的都脱皮了。”

  &&

  在战常胜他们离开后,“修理所干什么吃的,大炮的瞄准镜差了三个密位居然没有看出来。”驻地一号气的火冒三丈道,也不管不顾在甲板上,这么多人都在。

  “报告首长,一般在三个密位的误差都算正常范围之内的。”身为一号的秘书硬着头皮小声地提醒道。

  驻地一号阴沉到了极点,澳门赌博网站:狠声质问道,“你也是军校毕业的,对自己就是这个要求是吧!”

  秘书硬着头皮说道,“就算是给修理所打电话,他们可能也不会派人过调整的。”

  驻地一号食指凌厉地指着他道,“三个密位的误差属于正常范围,呵呵……”怒极反笑道,“那怎么就打脱靶了。”

  秘书又汇报道,“其实按平时的靶子的大小应该能打中的,今儿靶子比平时小了那么一点儿。”他只是说出了自己知道的事实,声调毫无起伏,然而开脱的意味很浓厚。

  驻地一号闻言怒极反笑道,“这是借口吗?”

  “不是,不是。”秘书慌乱地说道,冷汗打湿了自己的衣衫。他怎么会犯僭越这种低级错误。

  驻地一号冷哼一声,下令道,“给修理所打电话,就说我请他们来的,让他们将艇上所有的瞄准器具,进行校对,我的命令是:不许出现误差!出了差错,给老子回家抱孩子去。别占着位置不干正事。”

  “是!”秘书赶紧跑进驾驶舱。

  “参谋长,是我没带好队伍,您惩罚我吧!”驻地一号羞愧地说道,居然犯了这么严重的错误。

  “事情已经发生了,惩罚无济于事,现在该想想怎么不犯同样的错误。”应太行眸光深沉低声道。

  “战士们的文化水平还是太低了,居然没有人知道怎么计算。”一号唏嘘道,“都说海军是个技术兵种,真是一刻也离不开文化。得提高战士们的文化水平。”

  “话说回来,如果真的到了战时,没有瞄准镜,敌人会给我们时间让你计算吗?战场上,战机一瞬即逝,哪有计算的时间。”应太行严肃着一张脸,一语中的地说道。

  “所以得加强文化水平,总比到时候无招可使的好。”驻地一号随即说道。

  “如果我们的大炮失去了准星,即使抓到了转瞬即逝的战机,也起不到消灭敌人,保存自己的目的。”应太行声音略微低沉地说道。

  这一下子又回到了原点,驻地一号又气又不甘。

  “所以一颗红心、两手准备。”应太行深邃地双眸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道。

  &&

  这一次实弹打靶对应太行他们也是触动很深,最后商讨的结果,就是给驻地的军官上上文化课。

  “哈哈……”战常胜看着接到命令的景海林不厚道地笑了。

  “你笑什么?有什么值得好笑的。”景海林看着笑得合不上嘴的他,满脸疑惑道,“张那么大的嘴,苍蝇飞进去了。”看着还在大笑地战常胜,“你到底在笑什么?”

  “笑你闲的发慌,这一回有事情做,就不会屁股后面紧盯着我了。”战常胜笑着说道。

  景海林闻言气的脸通红道,“我……我那是监督你实习。”好像说的他死皮赖脸似的,真是气死我了,狠声又道,“不许松懈,后面的实习成绩一定要保持前面的水准。”

  “老子口号就是:只要第一,不要第二。”战常胜嘚瑟地说道。

  “别烧包的乐极生悲!”景海林提醒他道,“做人要谦虚一点儿。”

  “知道了,知道了。”战常胜漫不经心地说道,突然想起来道,“哦!对了,给你提个建议。”

  “什么建议?”景海林抬眼看着他道,一副你能有什么好的建议。

  “就是你给他们讲课的时候,别在学校似的文绉绉的,那些听课之人都是糙老爷们儿,你说话太文艺,他们可听不懂,反而怪你水平不高,不贴近基层官兵。”战常胜非常严肃且认真地说道。

  “难不成让我像你一样开口、闭口都是老子,老子怎么的,满嘴的话把、脏字向外蹦。”景海林想象那种场面,“啊!最好还席地而坐,跟拉家常似的。”就禁不住头皮发麻地说道。

  “这个可以有!”战常胜笑了笑道,“不过不用席地而坐,坐在讲台桌上就行。”

  “去,胡说什么?讲台是神圣的地方,不是你家炕头。”景海林一脸严肃地说道。

  “知道你是斯文人。”战常胜轻笑一声道。

  “我怎么从你嘴里听出一丝嘲讽的意味。”景海林不自觉地揉揉耳朵道。

  “没有,没有嘲讽。”战常胜一脸笑意调侃道,“人家是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形式而已,重要的是内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