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495章 弯弯绕绕
  郝铜锁则进了主任办公室,车间主任让他坐在办公桌前,他倒了杯水,端着茶杯走到了办公桌前,“小郝啊!我一直给他们大会讲,小会说,你是一个优秀工人。”

  郝铜锁忙不迭的站起来,微微佝着身子,满脸讨好的笑容。

  车间主任继续说道,“厂里面的干部职工,都要有你这样的素质,咱厂里可就了不得了。”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是您领导的好。”郝铜锁满脸笑容地说道,紧接着就表决心道,“只要厂里看得起我,我累死我都愿意。”

  车间主任拍拍郝铜锁的肩头,“坐坐。”说着将茶杯放在他的眼前。

  郝铜锁受宠若惊的坐了椅子的一个边儿,连忙道,“谢谢。”忐忑不安地看着车间主任。

  车间主任也坐了下来,与他面对面,语气温和地说道,“小郝,即便不冲你救人这件事,厂里也在为你的前途考虑。更不用说了,你这次表现的非常好,积极的营救工友。为厂里立了这么大的功,这一回厂里有三个转正指标……”

  “有什么好消息您就说,只要厂里能给我转正,让我干啥都行,我不想给领导添麻烦。”郝铜锁心里更加不安道。

  车间主任深吸一口气道,“希望你成为正式工以后,像以前一样踏实能干。”

  “我……领导,您的意思……我?”郝铜锁激动地站起来说不出话来,双手不停的搓啊搓的!真是幸福来的太突然了。

  “砰……”的一下房门被撞开了,办公室的干事看着车间主任忙不迭的赔不是道,“对不起主任,我没拦住他。”

  车间主任一看来人,挥手让手下的干事离开,干事退了下去,关上了房门。

  “小李你来干什么?这么擅闯,还懂不懂规矩。”车间主任一脸严肃地看着他道。

  被称为小李的快三十岁的汉子疾步奔到了办公桌前,双手撑着办公桌问道,“主任,主任,我的转正为什么没有被批下来。”

  “我们车间报上去三个名额,只批下来两个。”车间主任看着他沉痛地说道,“因为你说农村户口上面没有批。”

  “为什么?为什么?”小李神情激动地说道,“主任,我在车间干了七、八年的临时工,论资历也该轮到我了吧!同期进来的大家都陆陆续续的转正了。”

  “那是因为人家是城里户口。”车间主任很干脆地说道,“你在等等好了。”

  “我想知道这次转正的都有谁?”小李执着地看着他道。

  “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车间主任一副为他着想的样子道。

  “主任,你告诉我,也好让我死心。”小李执拗地问道。

  “一个正式工,另一个?”车间主任的目光看向了郝铜锁。

  小李目光犀利地看向郝铜锁道,“他凭什么?才来到厂里干了还不到半年了,他凭什么转正,他也是农村户口。”食指凌厉地指着郝铜锁,那指尖似乎要戳到了郝铜锁的眼睛,吓的他向后仰着身子。

  “就凭他前儿在厂里的表现,还英勇的救人,都登上报纸了,厂里为了鼓励这种舍生忘死的救人精神给特批的。”车间主任一字一句地说道。

  “我不服!”小李梗着脖子说道。

  “小李,希望你考虑清楚,我听说许多单位又在精简人员下放。”车间主任满脸微笑地说道。

  小李闻言一下子如霜打的茄子似的,彻底的蔫了,转不了正,他也不能失去这份临时工。

  抬眼看着车间主任慌里慌张地说道,“对不起,主任,我喝了点儿酒,我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一脸茫然地看着主任。

  这个滑头,车间主任紧绷着薄唇道,“既然喝多了,还不下去。”

  “是是是!”小李佝偻着身子一脸陪笑的一步步向后退。

  “回来!”车间主任叫着他道。

  “主任,您有什么指示。”小李谄媚地问道。

  “转正式工我没办法,你要是转永久的副业工,这事我还办得了。”车间主任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

  本来小李想拒绝,可刚才听到又要精简人口,尽管是永久副业工,这个机会也得抓着,“谢谢主任,您真是我的再生父母,谢谢!”

  “行了,你出去去干事那里领表格吧!”车间主任笑眯眯地看着小李,澳门赌博网站:退了出去,目光转向了郝铜锁道,“转正以后好好干,可不能前后差太多,会遭人诟病的。”

  “主任,我不会辜负您的栽培的。”郝铜锁起身,弯腰鞠躬道,“谢谢,主任提拔,谢谢!”

  “好了,这是转正的申请表格,填好后,交到人事科,人事科给你开出调令,你在回家办外调手续,然后在来人事科、财务科……办手续,去派出所办理户口,还有办理粮食关系。”车间主任看在他送的礼的份上多说了两句,“这些具体的流程你问人事科好了,他们会告诉你如何办理的。”

  “谢谢,谢谢!”郝铜锁连连道谢倒退着走。

  “对了,会写字吧!”车间主任叫住郝铜锁问道。

  “会会!我会写字。”郝铜锁立马说道。

  “好好填表,不懂地去人事科问。”车间主任讶异地看了他一眼,又叮嘱了一下道。

  “是是!”郝铜锁退到门口,才转身打开门出了办公室。

  郝铜锁紧紧的搂着申请表,对生活充满了希望,在人事科的帮助下,填好了申请表,拿着人事科开具的调令去找了郝长锁。

  此时正值中午,郝长锁被叫出了营地,大门口外。

  “你来了,怎么不进去。”郝长锁看着满头大汗地他道,“你看你发生了什么事,至于这样吗?”

  “我一会儿还得走。”郝铜锁把薄薄的一张纸递给了郝长锁,“哥,当当……”

  郝长锁一看抬头,激动地看着他道,“成了。”

  “嗯!成了。”郝铜锁却感慨道,“真是没有哥当机立断,我这转正不知道到猴年马月了。”这一次让他对城乡差异,有了直观的感受,苦笑一声道,“农民死都不值钱。”更确定未来奋斗的目标,他不要像小李那样,做一个被人轻易放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