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494章 触动
  大约二十多分钟,郝铜锁就回来了,这一回他进了屋子,“嫂子。”

  童雪关切地看着他的腿道,“他三叔,你的腿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事,就是磕青,过两天就好了。”郝铜锁不以为意地说道,“乡下人皮实。”

  “既然没事我们就走了。”郝长锁推着他跟童雪说了一声就出去了,先去医务室让人家给抹了些紫药水就出来了。

  路过服务社的时候,郝长锁进去,出来时,手里多了瓶酒和两瓶罐头。

  出了营地,郝长锁拍着车后座道,“上来,哥推着你。”

  “哥不用,我的腿没事。”郝铜锁摆手道。

  “行了别跟哥客气了,快上来。”郝长锁拍着后车座道。

  郝铜锁坐在了后车座上,扒着车座紧张地说道,“哥,你这是打算走后门。”

  “嘘!小声点儿。”郝长锁压低声音道。

  “哥,这被人家知道了,可是会被人背后指摘的,会被人家戳脊梁骨的。”郝铜锁找急道。

  “听我的,如果你不送这礼,你这转正的指标指定就没有了。”郝长锁严肃地看着他道。

  “怎么会?车间主任不是说有我了,让我再努把力。”郝铜锁拍着自己的胸脯道,“我可是凭实力转正的,我是干活最努力的,我也是最勤快的,工友们都喜欢我。”

  “咳咳……”郝长锁握拳清咳两声道,“铜锁你刚来城里的时间短。”拍着他的肩膀道,“你相信哥,你今儿要不将这礼送出去,你这转正的名额一准就没了。”

  “为啥?”郝铜锁双眸雾蒙蒙地看着他道。

  “因为你是农村户口。”郝长锁一语中的地说道,直插红心。

  “在城里这些日子相比应该对城乡差距深有体会。”郝长锁意味深长地看着他说道,“你勤快,能干,工友们很喜欢你,那是因为你帮他们干活儿了。可对!”

  郝铜锁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他道,“你咋知道的。”

  “我的傻弟弟,想当年哥也是这么过来的。”郝长锁提起往事声音都低沉了许多,看着他笑了笑道,“工友们喜欢你有什么用!不如领导一句话。”推着车子边走说道,“车间主任不是说了,让你再努一把力。”

  “是啊!再努一把力,那不是让我继续踏踏实实的干活。”郝铜锁理所当然地说道,微微摇头道,“不可能是你说的送礼,那么正直的人怎么可能。”

  “笨蛋!”郝长锁闻言气不打一处来,“你想不想转正。”

  “想!转正后,工资福利待遇都水涨船高,做梦都想。”郝铜锁重重地点头道。

  “想转正就你听我的。”郝长锁一脸严肃地说道。

  “行,澳门赌博网站:我听哥你的。”郝铜锁点头如捣蒜道。

  “我给你说,听我的准没错。转正了这一次就真成了城里人了,城镇户口,吃上皇粮了。”郝长锁细细的给他讲了讲这里面的弯弯绕绕。

  给郝长锁这个憨小子,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走了一路,说了一路,此时天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车间主任和厂里领导在医院安抚了伤员,等候伤员的手术情况,所以人不在家。

  郝铜锁敲开车间主任家的门,最后将东西留了下来。

  “哥,还真让你给说着了,主任不在家,他爱人收的,看见我拿的礼品,脸上笑的跟多花似的。”郝铜锁紧张的满手的汗,在裤腿上搓了搓,“接下来,怎么办”

  “等!”郝长锁给了他一个字,笑眯眯地又道,“东西收下了,你转正的事情妥了。”

  “走,咱去国营食堂吃顿好的,就当哥提前给你庆祝了。”郝长锁跟着他去了国营食堂。

  郝长锁是吃完晚饭的,所以就让郝铜锁自己点菜,生性节俭的郝铜锁只要了两碗肉丝面,一个碗犹如一个人脑袋那么大。

  郝铜锁太饿了,抄起筷子,吸溜……吸溜的吃了两口。

  “对不起,哥,我太饿了,所以这吃饭的声音有些大。”郝铜锁握紧了筷子,眼神担心地看着郝长锁。

  郝长锁看着他那小心翼翼地眼神,“吃吧!吃面条,哪里能没有声响呢!”唇边掀起笑意道,“吃吧!哥不说你。”

  郝铜锁闻言一笑,低头吸溜……呼噜,跟猪一样,唏哩呼噜的将两大碗面条给干进了肚子里。

  “好饱!我好久没吃饱饭了。”郝铜锁拍着自己鼓起来的肚子道。

  吃罢了饭,郝长锁将他送到了厂里的职工宿舍,其实就是大通铺,低矮闷热。然后他才蹬着自行车回家,真是满面春风,连闷热的空气,都感觉是香甜的。

  &&

  郝长锁叫铜锁等,然而他并没有等多久,事故发生后的第三天,就有了结果了。

  同事叫郝铜锁去车间主任的办公室,结果里面乱哄哄的。

  凄厉的女声响了起来,“我们可怎么活啊!”她身旁的三个孩子吓的哇哇直哭。

  “保卫科人来了没?还不赶紧把人带出去,还工作不工作了。”车间主任脸色阴沉的能滴下水来。

  郝铜锁站在走廊里,看着同事小声地问道,“怎么回事?怎么还穿着丧服呢!”

  “前儿的事情,砸死两个人。一个正式工,这家这个是郊区农村来的临时工。家属为了赔偿的事情,天天来,又哭又闹的。”

  “为啥呀!”郝铜锁挠挠头道,一脸的迷惑。

  “嫌陪的少,想和正式工一样呗!咋可能呢?”微微摇头道。

  “那正式工多少,临时工多少。”郝铜锁虚心地问道。

  “正式工一次性给五百块的抚恤金,两个孩子由厂里抚养到十八岁。至于临时工按规定赔偿一百元就顶天了,厂里考虑到她们的实际困难,孩子还小又多,所以就多给了一百块。就这家属还不满意。”

  “厂里已经够意思了?”

  郝铜锁他们说话之际,厂里的保卫科来人了,将他们连拉带拽给扯了出去。

  期间女人凄厉的哭喊声,也没阻止保卫科人的行动。

  “散了吧!都散了吧!”办公室里老大姐挥手让围着看热闹的人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