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483章 旱鸭子
  而此时经常嘚瑟烧包的战常胜现在正被景海林嘲笑呢!

  战常胜在艇上的表现,澳门赌博网站:从最初的手忙脚乱,毕竟纸上得来终觉浅,经过磨合后,真是让景海林咋舌,这家伙真是下了功夫了,令人钦佩。

  不过景海林可不会让他骄傲的,总是说:差强人意,一般、一般。

  自从来到驻地实习,战常胜也没有放松晨练,景海林被他的激将法给刺激,也每天早早地爬起来晨跑。

  结果景海林在体能上被虐的体无完肤,还要忍受他言语间冷嘲热讽,那小人得志的嘴脸,真是欠扁。

  “啧啧……”景海林抖起来了,双手掐腰站在木船上,“老战,你也有今天,我真是千想万想,没想到你是个旱鸭子。哈哈……”

  “别得意,不就是游泳吗?老子现在不是学会了。”战常胜双手扒在小船上,仰头看着他道。

  “哦!就你那狗刨式的泳技啊!”景海林明目张胆的取笑道,琥珀似的双眸看着波光潋滟中他那张湿漉漉的脸。

  “有胆跟老子比憋气,跟我比潜泳。”战常胜双眸在阳光下又黑又亮看着他那嚣张的嘴脸,真是碍眼的很!手好痒怎么办?

  景海林坐了下来,心里嘀咕度:我有病才会跟他比水下憋气。

  他们来到这里,不但在艇上实习,还进行了其他的训练,例如:跟着海军陆战队训练。

  战常胜这个陆军土包子,除了在游泳一项上,拿不出手,其他方面是完虐对手。

  无论是五公里武装越野,还是400米障碍,什么俯卧撑、仰卧起坐,在单杠、双杠上各种技巧,这种需要耗费大量体力和精力的体能训练,那都是让这里最好的战士们都望尘莫及。

  景海林不得不对战常胜竖起大拇指。

  佩服!

  虽然战常胜游泳不在行,可是水下憋气,这里最好的蛙人,两人在游泳池比赛憋气,战常胜也赢过了对手。

  会憋气的战常胜也就会了潜泳,所以一口气他能潜很远。

  这样对于初学游泳的人来说非常害怕溺水、喝水啥的,他是一点儿都不怕,一闭气自然就浮了上来。

  所以学起游泳来,自然就比一般人快的多。

  真是天生吃海军这号饭的,看得景海林都嫉妒。

  之所以如此会憋气,那是因为一方面身体素质好,肺活量大,二是有真气加身,也算是作弊吧!没办法为了大男人的尊严,作弊就作弊了。

  “我说,你在泳池里游的不是挺好的。”景海林双手持木浆看着他道。

  “这海里能跟静止的泳池比吗?”战常胜没好气地说道,“亏你还是游泳健将。”

  别看景海林在陆地上体能被战常胜完虐,可是在水里景海林那是犹如鱼游大海般的,像浪里白条张顺。

  当然那是前半程,后半程,嘿嘿……自然是战常胜后来者居上,比耐力,谁也无法和他比。

  “从这里到岸边有一千米,一口气游回去,怎么样?”景海林看着岸边道。

  “没问题。”战常胜推开小船,开始向岸边冲刺。

  夕阳下,染红了湛蓝的海面,也染红了蓝天,海鸥翱翔,时不时的扎进水里,又蹭的一下一飞冲天,真是风景如画。

  海风吹拂而过,带着闷热的气息,战常胜的身影在金灿灿的海面上起起伏伏。

  娘的,游泳好像比跑步还要耗费体力,战常胜感觉双臂如灌铅般的,累的抬不起来,就连腿部都无法再打起水花,感觉身体达到极限似的。

  景海林滑着小船,时不时的纠正他的动作,“越是到最后,越是疲累的时候,越要挺住,熬过极限就好了。”

  咬着牙,战常胜坚持到了岸边,一翻身四仰八叉的瘫在沙滩上,那个大的个头愣是被海浪给推上了岸。

  “怎么样?”景海林将小船归还给当地的渔民,走过来道。

  “感觉好饿,我能吃下一头牛。”战常胜沙哑着声音道。

  “赶紧穿衣服,回去晚了,食堂可就没有饭了。”景海林将他的衣服扔到了他的身上。

  战常胜麻溜的穿上军装,提着鞋子,赤着脚一步一个脚印朝驻地走去。

  “明天要讲,鱼雷艇技战术的配合,你有什么想法没有。”景海林边走边问道。

  “想考我啊!”战常胜白了他一眼,收敛起脸上的笑容,严肃地说道,“根据我们现在所使用的鱼雷艇的型号,根据鱼雷艇技战术性能,它的结构特征,以及鱼雷艇所配备的武器战斗性能方面。必须注意几个问题:攻击角度与鱼雷定深的问题,流向与攻击时机的问题……”

  景海林听完在心里暗自点头,这家伙是真的有在读书,接着提醒他道,“不过一定要注意流向,寻找大舷面,捕捉最有效时机。鱼雷的定深和有效距离,也得把握好。”

  “嗯!”战常胜点了点头,“要是能精准发射,炮弹掏了它的裤裆,那就美了,一下子就干沉它了。”将鞋子扔在了地上,脚在腿上蹭蹭,蹭掉脚底板上的沙子,穿上了鞋。

  “裤裆?你说的是弹药库吧!美帝发射导弹也没那么精准。”景海林因为他的异想天开好笑道。

  “你笑什么?这可是你们这些大知识分子研究的课题,从有导弹被制造出来那天开始,精确瞄准不就伴随着而来。”战常胜穿上衬衣道,“不对,应该说有远程打击,这古代射箭,为了练百步穿杨,还训练瞄准呢!”

  景海林讶异地看着他,“你还真有点儿想法。”

  “那是,咱也不是吃白饭的,这脑袋也不是摆设。”战常胜又嘚瑟道。

  这家伙给他几分颜料就开染坊。“快把扣子系好了。”景海林轻哼一声道,“不然被戴着红袖章的人看见了,军容不整的话要给你好好上上政治课。”

  “不用你说。”战常胜将上衣扣子系好了,又将卷起的裤腿放下,伸手将衣服拉平,拍拍,板正。

  两人才进驻地,就直奔食堂,战常胜是真的饿了,一口气吃了七八个黑面大馒头。

  看的景海林瞠目结舌的,压低声音道,“我说大晚上你吃这么多,不怕吃撑了,晚上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