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474章 认错
  “没事,没事,都是皮外伤。”小王看着高建国轻声细语温柔地说道,“我们建国的好着呢!不会影响你撒尿的。”看着有些严重,大腿内侧只不过浸着血,加树皮的脏东西,糊在一起,用酒精清洗后,伤口很小的,“小王姐姐向你保证,你自己看看都没有流血。”

  在孩子们心里,没有流血就是伤的不严重。

  高建国渐渐的止住了哭声,只剩下抽泣声。

  小王小心翼翼的将高建国身下的短裤脱了下来,拿着酒精棉球开始给他清洗伤口,疼的高建国子哇乱叫。

  听在赶来的高进山耳朵里是心惊肉跳的,跌跌撞撞的跑了进去。

  红缨和景博达哭着跑了回去报信,小孩子被吓傻了,所以报信时说:高建国从树掉下来了。

  高进山闻言吓的魂都没快没了,踉踉跄跄的朝医务室本来。

  走进医务室高进山感觉这腿还有些打软呢!扶着病床问道,“小王,建国伤的怎么样?摔着哪儿了,我听说从树掉下来的。”

  “爸爸……”高建国看见他,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高进山看着坐在病床的儿子,“不是从树掉下来了,骨折了昏迷了。”

  “你听谁说的?”洪雪荔问道,“我专门让博达和红缨去报信的,他们没有表达清楚吗?”

  “他们说建国从树掉下来,我就急着跑来了。”高进山急着说道。

  “没有,高教员,你的儿子只是蹭破点儿皮,你看看,已经清洗过了。”小王起身去药箱里拿紫药水。

  跑的满头大汗的高进山看着儿子身的伤,很明了这伤是咋来的,“就这么点儿伤,你哭什么?大小伙子哭天抹泪的,瞧你那点儿出息。”

  高建国懦懦地缩了缩脖子,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他不是怕你训他吗?”小王拿着紫药水过来道,“而且还怕受伤了,不能撒尿了,给吓的才哭的。”

  “活该,让你在调皮。地装不下你们呢!”高进山让开位置,坐在病床尾继续训斥道,“爬树太低了,你咋不房呢!”吓唬他道,“这一次只是磨破了,下一次把你的一下子给切了。”

  吓的高建国哇哇的又哭了下来,“哭什么?到那时让你哭都没地儿哭。”

  “我听说建国从树掉下来了。”熟悉的清脆的人声音突兀的出现在医务室的门口。

  洪雪荔咽了咽了口水,看着不该出现的人道,“你怎么来了?”前赶紧搀扶着丁海杏坐在椅子。

  “弟妹你怎么来了,大着肚子,万一出了啥事,我怎么跟老战交代。”高进山也紧张地说道,弹了高建国一个爆栗,“都是你这个臭小子,惊动了你丁阿姨。”

  高建国可怜兮兮地不敢吭一声,现在还惊魂未定的。结果没换来老爸的安慰,他怕回家又鸡毛掸子身可咋办啊!妈妈又没在家,连个维护的人都没有。

  “没事,没事,两个孩子搀扶着我走过来的,途中孩子们也说明了情况,既然走到了这里,索性就进来看看。”丁海杏坐在椅子看着他们道,目光看向正在给高建国抹紫药水的小王道,“小王,建国伤的怎么样?”

  “没什么大碍,马就好了,”小王低着头说道。

  “高建国你没事吧!”景博达和红缨站在床尾担心地看着他道。

  高建国下身光溜溜的,也是知道羞的年纪了,被他们这么盯着刷的一下脸红的如猴屁股似的,赶紧拿手盖着。

  “建国也知道害羞了。”丁海杏起身道,“既然没事,我们就走了。”拉着红缨的手道,“走,我们别耽误你小王姐姐给就建国药。”

  其实在红缨看见正在药的高建国的情况后,就低着头回避着。

  红缨就被丁海杏给拉出了医务室,走了两步路,丁海杏停了下来。

  红缨停下来,望着她满脸的疑惑与担心。

  丁海杏看着她惊魂未定的小脸道,“现在不用担心了吧!”

  “嗯!”红缨点了点头道。

  “以后还这么淘气吗?”丁海杏看着红缨道。

  “不会了,再也不会了。”红缨点头如捣蒜道,一次就把她给吓傻了。

  “看你以后还敢爬树不!”洪雪荔拉着景博达说道,“幸好现在是这样出溜下来,磨破了。这要是从树掉下来还不缺胳膊少腿。”吓唬着景博达。

  景博达现在是蔫头巴脑的,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嫂子,孩子们知道错了。”丁海杏看着他们娘俩道。

  “就怕好了伤疤忘了疼,三天后又故态复萌。”洪雪荔食指戳着他的后脑勺道。

  “不会了,再也不敢了。”景博达赶紧保证道。

  “等建国回来,跟人家道歉去。”洪雪荔板着一张脸厉声道。

  “嗯!”景博达点点头道,不用妈妈说他也会去的。

  “弟妹,你怎么来了?”洪雪荔边走边问道。

  “孩子们吓坏了,所以我就带孩子们来看看,接受血的教训。”丁海杏看着他们俩小家伙道。

  说的红缨和景博达讪讪的,蔫头巴脑的跟在长辈后面朝家里走。

  “想吃炸知了,用竹竿粘就好了,干嘛非爬树。”丁海杏一副业务非常熟练的样子道。

  “怎么粘?”景博达立马仰着小脸双眼放光地看着丁海杏问道。

  “臭小子,找揍是不是。”洪雪荔气的一巴掌拍在他的肩头道。

  “妈。”景博达缩了缩脖子道,“建国就是因为想吃炸知了而受伤的,当然想让他吃到嘴里了。”

  “粘知了简单的很,找根长竹竿用白面洗点面筋,把杆头绕点丝线,目的是为了增加摩擦力,然后把面筋挂去。在中午最热的时候,出去粘知了,一粘一个准。”丁海杏看着他解释道,“炸知了是不错,其实炸知了猴最好了。”

  “弟妹,你这么一说,他们又该想着知了猴了。”洪雪荔哀叹道。

  “不会了妈,我再也不敢了。”景博达赶紧说道,一次教训就够了,哪儿还敢来第二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