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471章 热血青年
  丁爸扇着扇子忽扇、忽扇的,长吁短叹的。

  “行了,别胡思乱想了,你要给小姑子找伴儿,也得先有个人才行吧!”丁妈好笑地说道,“这八字还没一撇,不对,两撇都没有,你现在叹气是不是早点儿。”

  丁爸眼前一亮道,“还是老婆子说的对!我都看不过眼的男人,哪儿能领到妹妹跟前呢!”安生地躺了下来,“我得好好的打听打听。”

  丁妈闻言一脸的错愕,就让老头子自个瞎折腾吧!只希望他能承受的住小姑子的十二级台风。

  小姑子要是想找,早就找了,不找,那是心里真没这个想法。

  &&

  收拾行囊的丁国良第二天就踏了征程,到了县高中,这次是校长亲自带队,领着他们去市里考试。

  这次参加高考的学生全县就丁国良他们十个人,没错就是十个人,而且是一水的男生。

  女孩子读书在乡下那是少之又少的,除了女孩儿读书无用论,就是家里穷的是真供不起,当然紧着男孩子了,合全家之力供一个人。

  让女孩子个扫盲班,这已经是父母开明了。

  教室内,校长站在讲台做着大战之前的动员大会,减轻孩子们的紧张和压力之感。

  校长是一个头发花白,带着黑框眼镜的五十多岁的老人。

  站在讲台的他满眼饱含着慈祥地看着孩子们道,“同学们不要紧张,该复习的我们都复习到了,在考场仔细的审题,认真的作答。能考大学,就高兴地去学考不大学就愉快地参加工作,包括从事农业劳动,这些同样都是祖国的需要。我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总之在这里预祝大家考出好成绩。”心里加了一句,希望打破咱们学校的光头,别看他当了这么多年的校长,还没有一个考大学的,考中专的不算。

  真是惭愧啊!惭愧!不是孩子们不努力,而是老师的资质实在没法和大城市相比。

  今年有希望了,老校长挺起胸膛,目光灼灼的看着孩子们,他们就是他的希望。

  校长说的很冠冕堂皇,而坐在下面的丁国良他们这些人心里很清楚。

  漂亮话大家都知道,可回乡下务农,面朝黄土背朝天,怎么能与考大学相比呢?他们本身就是农村出来的,跳出农门唯一的机会,就是大学,回家种地的话,何苦让家里勒紧裤腰带继续供他们读书呢!

  初中毕业就回家挣工分,浪费这三年时间干什么?不就是为了考大学。

  能高中的都是家庭有些远见的,且有些家底儿的,并全家齐心合力都支持的。

  农家小子既然一心要考大学,自然不像城里读书读多了,不知道农村有多苦的书呆子。他们以为农村是什么样?是陶渊明笔下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美如画的田园风光。口误!口误!应该是读的积极响应国家的政策,热情似火般的,为社会主义事业奉献一切。

  这个时期的全国舆论工具,像什么党的机关报、机关杂志等,也一直大力宣传立志在农村干一辈子革命的典型人物,例如下乡知识青年邢燕子、董家耕等人的事迹。大喇叭里唱的有关革命歌曲的内容,也无不强调“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让生命发出最大的热和光……”

  所以城里的孩子,加之当时应届生中确有一些同学念书一向比较困难,认为既然考大专院校无望,其中来自农村的同学,便申请不参加高考总复习,提前回乡务农。

  来自城市的同学也提出申请,由学校提前介绍到边远地区农场里就业等。这种氛围与这些特殊情况,对于少数思想不够成熟、考虑问题有些片面、行为偏激的同学颇有触动:尽管他们考大学不成问题,但也跟着提出申请,要求学校批准他们提前到农村插队去,态度十分坚决。为扭转这少数同学的想法,校领导首先充分肯定了他们不畏艰苦,愿意扎根农村干一辈子革命的、难能可贵的积极性同时也通过班主任,并配合家长给他们做了大量的政治思想工作,讲明参加高考,接受挑选,同样是祖国的需要大学可以学到更多的知识,将来能更好地为人民服务,也同样光荣等道理,好不容易才把他们的情绪稳定下来,转而投入到高考总复习中去。

  丁国良所在的班级其中就有这么一个热血青年,他家住在县城,家境优渥,所以不知道民间疾苦,积极的响应国家的号召。总算在学校与家庭双方晓以大义,给劝了下来,来参加考试了。

  总之动员大会的主旨是主要是围绕着“一颗红心、两种准备”的要求来进行的。

  开完动员大会,校长先将大家的准考证收了来,装好了,怕学生们给弄丢了。

  校长和教导主任和孩子一起一个个背行囊,行囊里有学习用具,还有粮食,就是一条毛巾被。

  由于是盛夏,不用带被子,就这么徒步去了公共汽车站,车去了市里的考场。

  丁国良他们在晃荡了两个多小时后,下了车,被带队的校长和老师领着去了市里的一所高中。

  高中的校领导热情的接待他们,先带着他们去一一认认考场,然后带着他们去宿舍,未来几天就在这所学校住下了。

  在高中的校领导离开后,校长就吩咐教导主任将孩子们带来的粮食和粮票都收集起来,然后带着丁国良他们去食堂将粮食交了,然后才认认去厕所,在校园里转一下,别走了弯路,耽搁了时间。

  到了学校安顿下来,校长也没让孩子急着看书,而是先让他们静静心,到了陌生的地方熟悉熟悉,别太紧张了。

  安顿下来,修整一天,第二天就开启了人生最重要的一场考试。

  眨眼间就到了高考,此时正值盛夏,天气炎热的很。

  在叮当叮当的钟声中,丁国良他们各自进了考场,教室里30人一考场,人人单桌,他坐在自己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