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466章 紧张
  高建国得意地撇了景博达一眼,摊开自己的暑假作业。

  “我也来了。”高双庆蹬蹬跑了进来,乖乖的坐在餐桌前开始写爸爸布置的暑假作业。

  四个孩子就安静的写作业,丁海杏则拿着一本书,陪着几个孩子。

  大约快两个小时,丁海杏放下了手中的书,看着孩子们道,“孩子们,歇会儿吧!别写了,手不疼啊!”

  高双庆闻言立马将手中的铅笔给扔下了,“快累死我了。”

  “哥,看看我写的怎么样?”高双庆把自己写的成果推到了高建国眼前。

  “跟狗爬式的,有啥子好看的。”高建国瞥了眼随口说道。

  高双庆闻言立马委屈的扁着嘴,眼圈里气了雾,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红缨拿着他写的纸,赶紧说道,“双庆写的很好,一点儿都不像初次拿笔的。”

  “真的吗!”高双庆立马笑嘻嘻地问道。

  “真的。”红缨违心的点点头道,高建国说的不差,跟狗爬似的,不过好歹能认出数字来。

  “好了,你们写完了,就出去玩儿吧!”丁海杏看着红缨道,“去拿五分钱,你们买冰棍去吃吧!”

  高双庆闻言双眸立马亮晶晶的。

  “好嘞!”红缨痛快地应道。

  “不用,不用,我不吃了。”景博达摆摆手道。

  “为什么?”红缨满脸疑惑地看着他道。

  “哪能一直吃你买的东西,这样不好。”景博达非常坦白地说道,“我们是朋友,应该是平等的。”

  高建国立马也附和道,“我也不吃了。”

  “啊!”高双庆笑脸刷的一下就垮了下来。

  “妈,我也不吃了。”红缨闻言立马说道,说着收拾好自己的暑假作业道,“妈,那我们出去玩儿了。”

  孩子们收好自己的暑假作业放回了家,然后就跑到楼前玩儿了起来。

  丁海杏则忙活着,张罗午饭,早上买的黑头鱼,清炖鱼汤,下点儿手擀面,就是午饭了。

  就她和红缨两个,做饭就简单点儿,一复杂了肯定就多,多了吃不完可就浪费了,浪费是可耻的,会遭天打雷劈的。

  战常胜不在,连时间感觉都慢了下来,看着孩子写作业,做做饭,吃吃、洗洗涮涮一天就这么样过去了。

  &*&

  眨眼间到了高考前夕,吃过晚餐,收拾妥当后,丁国栋焦躁不安的,在客厅里来回转这圈圈道,“也不知道国良怎么样了?后天就要高考了,还不知道他报的什么学校?怎么家里也没来信跟说一声。”

  “有学就上呗!”丁海杏语气轻松地说道,“他现在全力拼高考,哪里还顾的上咱们。至于报考什么学校,国良心里应该有数,问咱们,你懂!还是我懂!”

  一番话说的丁国栋无力的坐在了沙发上,着急上火的。

  “我说,大哥,国良考大学,你那么紧张干什么?”丁海杏好笑地看着他道。

  丁海杏对过量可是很有信心,丁国良被她给整的在题海里游过来的,怎么也能压对题吧!分数多高她不敢打包票,肯定有大学可上。

  丁国栋满面红光的与有荣焉地说道,“这是光宗耀祖耶!国良考上大学,那可是十里八乡的头一份儿。”幸灾乐祸地说道,“而且考上大学,气死老郝家。”

  “呵呵……”丁海杏好笑地看着他道,“我现在早就不想这个了。”随后站起来道,“你要真是不放心,我们去对门问问高考情况,她是大学老师,肯定比我们熟悉情况,心里也好有个底儿。”

  “好啊!好啊!”丁国栋忙不迭地点头,伸手搀扶着她。

  路过厨房的时候,红缨正在洗碗刷筷子,“我去给红缨说一声。”丁海杏拍开他的手,进了厨房走到水槽边,拍了拍红缨的肩头。

  红缨扭过头来看着她道,“妈!”

  “红缨我跟你大舅舅去对门问问高考的情况。”丁海杏看着她说道,“你洗完了过去找我们就成。”

  “嗯!是为了小舅舅的事情吗?”红缨关心地问道。

  “是!”丁海杏点头道,话落转身离开。

  丁国栋扶着丁海杏敲开了景家的大门,景博达看着门口的他们开心地叫道,“丁阿姨,丁大舅舅。”

  “你妈妈在吗?”丁海杏看着景博达柔和地说道。

  “在,请进来。”景博达侧身让开,丁海杏和丁国栋进了景家。

  景博达关上房门,跟在了他们身后。

  “妈,丁阿姨和丁大舅舅来了。”景博达看着在客厅抹桌子的洪雪荔说道。

  “你们怎么来了?”洪雪荔直起身子,担心道,“是弟妹怎么了?”

  “不是,不是,我没事!”丁海杏立马摆手道,“打扰你了。”

  “我们坐下说话。”洪雪荔指着沙发说道。

  丁国栋扶着丁海杏坐下,自己坐在她的身边。

  “吃了吗?”丁海杏和洪雪荔两人同时说道。

  丁海杏笑了笑道,“刚放下碗筷。”

  “我们也是。”洪雪荔笑了笑道。

  景博达端着两杯水过来放在丁海杏他们俩面前道,澳门赌博网站:“丁阿姨、丁大舅舅喝水。”

  “谢谢!”丁海杏看着小家伙温柔地说道。

  “妈,我去刷碗了。”景博达看着洪雪荔声音带着奶音道。

  “好,去吧!”洪雪荔笑眯眯地看着儿子进了厨房,目光转了回来,看向丁家兄妹道,“弟妹,你这时候来有什么事吗?”

  “这不是国良马上就要高考了,我们心里慌慌的离得远心里没个底儿,所以想过来问问你高考情况,你比我们懂得多。”丁海杏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

  “原来是这个事啊!”洪雪荔笑了笑道,“人家的孩子都是放养,可没像你们这个关心孩子学业的。”

  丁海杏冠冕堂皇地说道,“小弟聪敏好学,自然希望他学业有成,为社会主义建设添砖加瓦,不想他面朝黄土背朝天耽误了。”

  洪雪荔理解地点点头,乡下人供出来一个学生特别的不容易,“其实许多人都觉得考大学浪费时间、浪费财力,不如初中以后考个中专,能早早的出来挣钱养家。这人那得眼光放远点儿,就比如,以后工作工资调级的时候,评职称的时候,进步的时候,这中专毕业证能和大学毕业证一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