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463章 热心肠
  丁国栋从她手里抽出手电,澳门赌博网站:然后就出了卧室,直奔大门走去,打开了大门,一股水汽扑面而来。

  “真是好大的雨啊!”丁国栋站在楼道内,打着手电看着外面的大雨,跟水泼似的。

  “蹬蹬……”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丁国栋回身手电照在楼梯上,“谁下来了。”手电照在楼梯上,并没有往人的脸上打灯。

  “是我们!”高进山打着手电下来道,“原来是国栋啊!”

  “高大哥、嫂子。”丁国栋看着高家两口子道。

  “你怎么在这儿?”高进山好奇地问道。

  “妹夫上艇实习,不放心我妹妹,所以我每天晚上都会回来。”丁国栋解释了下道。

  “老战这家伙,想的可真周到。”高进山笑了笑道。随后又道,“下这么大的雨,你怎么出来了?”

  “这不是下了这么大的雨,我妹妹担心一楼会不会被淹了。”丁国栋手中的手电筒打向外面的大雨道。

  “让弟妹放心吧!咱这里绝对不会水漫金山的。”高进山笑呵呵的说道,“咱们这里当年是殖民地,所以城市的排水系统修的还不错。”

  方巧茹微微一笑,又调侃道,“多大的雨都流向大海了,咱们学校地势高,不用担心。”

  “那我就放心了。”丁国栋笑着说道,随口问道,“高大哥和嫂子怎么下来了。”

  “老战不在,只有弟妹和孩子在家,我和你嫂子不放心,下来看看。”高进山笑着说道,“既然你在,我们就不用担心了。”

  丁国栋闻言立马谢道,“真是谢谢你们了。”

  “谢什么?大家都是战友又是邻居的,远亲不如近邻嘛!”高进山爽朗地笑道,紧接着又道,“好了,既然没事,不用担心,我们的房子建得很结实了。我们就上去了,你也赶快进去吧!一下雨,这气温就下来了。”

  “是!高大哥。”丁国栋笑着目送他们两口子上楼。

  高进山和方巧茹两人朝楼上走,高进山小声地说道,“巧茹,你是本地人,熟悉情况,老战让你打听的事,你注意着点儿。”

  “不就是打听房子吗?小事一桩!”方巧茹爽快地说道,随即转移话题道,“这一场雨一下,今晚睡个好觉。”

  “走走,赶紧回家看看,那三皮孩子,有没有蹬掉毛巾被。”高进山拉着匆匆上楼。

  &*&

  丁国栋看着他们俩拐弯,“吱呀……”一声,景家大门打开了。

  “丁大舅舅。”景博达打着手电,看着丁国栋说道。

  “国良他哥。”洪雪荔看着他说道。

  “博达、博达妈妈,你们怎么也出来了。”丁国栋看着洪雪荔母子俩道。

  “我看见楼道里有灯光,担心有什么事,所以出来看看。”洪雪荔语气温婉地说道。

  “没事,没事!”丁国栋摆摆手道,“只是这雨下的骇人,所以出来看看。”

  “没事就好。”洪雪荔看着他道,“晚上有你在弟妹心里也安生。”

  “博达妈妈你也放心的睡觉,有我呢!真要有事,我不会客气的。”丁国栋笑着说道,现在可不是客气的时候。

  “丁大舅舅,红缨呢?”景博达仰着小脸眼巴巴地瞅着丁国栋问道。

  “睡觉了。”丁国栋说道。

  “这么大的雷声也睡得着。”景博达随口嘀咕道。

  洪雪荔重重地拍着他的肩头道,“既然没事,现在也没雷声和闪电了,那我们就回去了。”

  “回吧!我也回去了。”丁国栋看着他们进了屋,关上了房门,自己也转身关上了门。

  &*&

  洪雪荔进屋后拉着景博达道,“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你忘了红缨听不见的。”

  “妈,说完我就后悔了。”景博达懊恼地说道,忽而笑嘻嘻地又道,“跟红缨在一起时间长了,如常人一样,我都忘了她耳朵听不见了。”话落不好意思挠挠头。

  “这孩子不知道下了多少的苦功夫。”洪雪荔感慨地说道,“没有人能随随便便的成功。”趁机教育儿子道,“博达,看看人家红缨,你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的学习。”

  景博达闻言满脸的黑线,“妈妈,我好像挺爱学习的。”

  “呃……”洪雪荔被堵的,生硬的又道,“我指的是其他的方面。”随后又道,“好了,好了,去睡觉吧!”直接将儿子给推进了卧室。

  景博达摇头失笑,走在了床边,脱鞋上床,“今晚要睡个好觉喽!”

  &*&

  丁国栋看着景家关上了房门,才转身回了家。

  丁国栋径直进了杏儿的卧室,看着坐在床上的丁海杏道,“妹妹不用担心,咱这地势高,淹不了。”随后又道,“我打着手电照了照,水只是没过了第一个台阶。”

  “那就好。”丁海杏笑了笑道。

  “楼上高大哥和嫂子担心你下来了。”丁国栋笑着说道,“人家可真是热心。”

  “我听见了你们说话声音,明儿谢谢高大哥两口子。”丁海杏耳力好,又没有关房门,所以听得分明。

  “对门景家也出来了。”丁国栋又说道,“只是奇怪景老师怎么没有出来。”

  “景老师也跟着上艇了,是你妹夫的指导老师,所以不在家。”丁海杏向他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丁国栋笑了笑道,“有景老师带队,妹夫上艇的实习成绩会更好。”

  丁海杏闻言抿嘴偷笑,以他们两人一见面就掐,这次实习之旅肯定是鸡飞狗跳。

  “好了,不耽误你睡觉了。”丁国栋看着她道,说着将手电筒递给了丁海杏道,“这个留给你。”

  “哥,这个你拿着用好了。”丁海杏摆手婉拒道。

  “不行,你晚上起夜怎么办?”丁国栋拍着自己的胸脯道,“我摸黑回去没问题,况且屋里也没那么黑可比咱们在家时亮多了。”

  “那好吧!”丁海杏将手中的手电筒关掉,房间内一下子陷入了黑暗。

  待丁国栋适应了黑暗,才抬脚离开,并体贴的给她关上了房门。

  摸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房门,脱鞋上了床,窗外的雨还没有停歇的架势,哗啦、哗啦的下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