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455章 五感敏锐
  第一枪没有任何准备,景博达被后坐力给震的蹬蹬后退,退到了长椅边上,一屁股坐到了长椅上。

  结果自然是脱靶了。

  而高双庆更夸张,手里的枪都掉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高进山将他给提溜了起来,“我都说了手把手教你了,非要逞能,现在好了吧!”

  高双庆眼眶的闪着泪花,被高进山这么一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高进山赶紧哄道,“爸爸只是说出了事实,没有要训你的意思。”

  结果大水还是一发不可收拾,魔音穿耳,战常胜他们也过来,哄不住。

  高建国看着他道,“那这枪你还打不打了,不打的话,我来。”

  “不要,我打。”高双庆泪流满面的说道,话落擦擦眼睛。

  “爸爸你教我。”高双庆仰着被泪水洗过更加清澈的大眼睛看着高进山说道。

  “这么就哄着了。”高进山哭笑不得地说道。

  “才怪,双庆只是不想子弹让我打。”高建国看着他道,“这臭小子生来就说跟我作对的。”

  “那是我该得的。”高双庆从高进山的怀里探出脑袋奶声奶气地说道。

  “行行,你赶紧打啊!”高建国不耐烦地说道。

  在高进山的帮助下,高双庆忍着双臂的疼痛,打完了后两枪,哭着嚷着,“我不玩儿了。”

  “不行,说好的四枪就得打四枪。”高建国严格地说道。

  “哥哥坏!”高双庆哭着道。

  “算了,不打就不打了呗。”高进山打着圆场道,“双庆还小。”

  “你要不打,以后别找我玩儿。”高建国仰起脸一脸严肃地看着高进山道,“爸爸说过,没有毅力的人成不了大器。”

  高进山松开了小儿子,抬脚又去拿了一发子弹,让高双庆含着泪打完了。

  景博达这边才装上子弹,打剩下的三发,第一枪脱靶,第二枪打在了靶上,却是没有环数。

  “博达哥哥再接再厉。”红缨为他加油打气道,“加油。”

  “砰……”一枪打出,验靶后打了个八环。

  “耶,博达哥哥打的不错吗?”红缨高兴地说道。

  “什么吗?他比我大两岁,成绩好是应该的。”高建国扁着小嘴不服气地说道。

  景博达当着长辈的面才不会跟高建国这个家伙幼稚的起争执。

  反正事实胜于雄辩!

  “拿着吧!留着做纪念。”战常胜将靶纸递给了景博达。

  景博达高兴的把靶纸收好了。

  红缨看着脸色依然不愉的高双庆道,“好了,别哭着脸了。双庆,我妈妈买了冰棍。咱们吃冰棍去。”

  高双庆闻言,立马破涕为笑道,鼻音浓重地说道,“走走,我们吃冰棍去。”拉着红缨的手快步地朝外走。

  战常胜和高进山则拿着手枪,先去交枪。然后才溜达着跟着孩子们回了家。

  回到家丁海杏已经买菜回来了,孩子们围着丁海杏道,“妈(丁阿姨)冰棍呢!”

  “等着,我给你们拿。”丁海杏将保温瓶打开,白气从里面冒了出来,能感觉到寒意,在炎热的夏天只感觉凉爽的很。

  丁海杏将冰棍分给他们四人,一人一根。

  “谢谢丁阿姨。”景博达拿着冰棍并没有急着拆包装,而是小大人似的温文尔雅地说道。

  高建国闻言,将拆了一半的冰棍举着赶紧道,“谢谢丁阿姨。”

  高建国推推正拆包装的高双庆,高双庆一个激灵道,“谢谢丁阿姨。”

  从头看到尾的高进山,捂住了嘴,真是不比不知道,难怪人家说货比货扔。

  与景家小子相比,谁不喜欢长的漂亮,又懂事的孩子呢!自己家的那俩兔崽子,只知道吃的玩意儿。

  “还剩下两根,你们吃不吃。”丁海杏举着保温瓶看向战常胜和高进山道。

  “我们不吃。”他们俩摇摇头道。

  丁海杏将盖子盖上,又拧上。

  高进山看着丁海杏道,“弟妹,老战要上艇了,有事说一声,我和巧茹会多多照应的。”

  “那这里先谢谢你和嫂子了。”战常胜赶紧说道。

  高进山看着自家那俩小子道,“我回去了,你们别玩儿的忘了回家吃饭。”

  “知道了。”高家兄弟俩异口同声地说道。

  “爸、妈我们出去玩儿了。”红缨拿着冰棍说道。

  “去吧!吃饭的时候叫你。”丁海杏温柔地看着她道。

  “丁阿姨,我们就在楼前玩儿。”景博达不忘乖巧地说道。

  “嗯!”丁海杏点了点头,目送他们出去,才收回视线道,“成绩如何?”

  “这个!”战常胜竖起大拇指道,“甚至打了个穿糖葫芦,其实我完全可以八发子弹一个弹孔。”急匆匆地又道,“说起这个,我看向靶纸的时候那红心仿佛近在眼前,我的眼力好的我都把我吓了一跳。”看向她问道,“你说怎么回事?”

  “这个?”丁海杏上下看看他,压低声音道,“你说是不是你体内真气的缘故。”

  经丁海杏这么一提醒,战常胜眼神微微眯了起来,看向窗外的大树,树枝上的知了,连翅膀上的纹路他都看的分明。

  “还真是!”战常胜点点头道,“那么我以后的五感是不是会很敏锐。”

  “当然,还包括第六感。”丁海杏笑眯眯地说道,随即岔开话题道,“那你岂不是赢了楼上建国爸爸很多。”

  “没有,真要那样,就太打击人了。”战常胜微微摇头道,“我们就比了两轮,剩下的子弹让孩子们摸了摸枪。”

  “什么?”丁海杏黑着脸道,“你怎么能让红缨真的打枪呢?你就不怕孩子们受伤,那后坐力没伤着孩子。”急着她起身道,“不行,我的去看看,你说你着当爸的怎么让孩子玩枪呢!”

  “回来。”战常胜一把将她给拉回来,重新坐在了他的旁边,“我们打的是五四式的手枪,才巴掌大了,想当年老子十五岁就扛的三八大盖步枪了,还没枪高呢!枪的后座力很强的,肩膀上常常是一片乌青。”

  “他们能跟你比吗?”丁海杏看着不负责任的他道,“有你这么当爹的吗?你就不怕擦枪走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