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454章 耍赖
  “傻丫头。”战常胜揉揉红缨的头发道,“穿糖葫芦不知道啊!”

  “啊!我说这个弹孔怎么和别的比目测大了一些,原来是穿糖葫芦耶!”景博达指着其中一个弹孔道,抬起小脸崇拜地看着战常胜道,“战叔叔你好棒!”

  “不可能!”高进山走了过来道。

  “高叔叔您自己看。”红缨高举着靶纸道。

  高进山虽然不想承认,可是肉眼明显看得出来,其中一个弹孔明显的稍微大了一圈。

  “再来比!”高进山不服气地说道。

  “比就比!”战常胜轻笑着淡然地说道,看向孩子们道,“去长椅上坐着。”

  孩子们乖巧听话的坐在了长椅上,战常胜与高进山快速的更换弹夹,子弹上膛,举起手枪,瞄准,哒哒哒……一梭子子弹打出去,一气呵成。

  靶纸又嗖的一下滑到了眼前,两人都是正中把心,八个弹孔。

  这样就平分秋色,高进山不服气道,“再来。”

  “再来什么?不让孩子们摸摸枪,正好剩下八个,一个孩子四个。”战常胜看向长椅上的红缨与景博达道。

  俩孩子闻言高兴地跑过来道,“爸(战叔叔)真的吗?我可以打枪。”

  “老子十五岁就扛枪干革命了,你们怎么不行。只不过打打枪,试试手感,又没指望你们打到靶上。”战常胜好笑地看着他们道,“这可比三八大盖轻多了,难道还拿不住。”

  三八大盖大约重七八斤,孩子们举着或许困难,但五四式手枪500多克,才一斤多,应该没问题,当然有问题的也是担心枪的后坐力。

  “爸,您也太小看我了吧!”红缨噘着嘴不服气地说道。

  “不是爸爸小看你,而是你的手太小,都不知道能否抓住枪,再有枪的后坐力很强的。”战常胜实事求是地说道。

  战常胜又换上了弹夹,只装了一颗子弹,这样不至于由于惯性,擦枪走火,伤着人了。

  高进山见他的做派,还真是心细,有样学样,只装了一发子弹,打一枪,装一发。

  战常胜将子弹上膛后,将枪放在了面前的台子上,澳门赌博网站:“红缨,去站在射击位,拿起枪来。”

  “是,爸爸!”红缨朗声说道,不过那软软糯糯的声音没什么力度。

  战常胜走到窗户前,顺手折了一截树枝,充当小教鞭,走回来看着她拿起了枪道,“目视前方,双手拿枪举起手来。”

  “是,爸爸!”

  战常胜用手里的小教鞭托着红缨的手,托到了一定的高度道,“好了,就这个高度,记住了。”

  “嗯!”红缨上下看了看。

  战常胜又说道,“一只眼看着枪的准星,找找。”看着她瞄了会儿,问道,“找到了吗?”

  “找到了。”红缨回答道。

  “那就扣动扳机吧!”

  在战常胜的号令下,砰的一枪打了出去,低估了枪的后坐力,子弹明显打飞了。

  红缨还蹬蹬疾步后退了好几步才堪堪稳住身形,差点儿坐了个屁蹲儿。

  “怎么样?没上靶吧!”战常胜铁血无情地说道,没有因为红缨是女孩子,年纪小就给她相应的帮助。

  “爸爸、再来。”红缨紧抿着唇倔强地说道。

  战常胜在心底欣慰的点点头,又装上了一发子弹,将枪依然是放在了台子上。

  红缨揉了揉自己的胳膊、手腕,双手重新拿起了枪,举了起来。

  “高了。”战常胜手里的小教鞭啪的一下轻轻打在了红缨的胳膊上,摁着到了标准的位置,“好了,瞄准吧!”

  高进山看着严肃的战常胜道,“我说,你站在大侄女身后手把手的教多好。”

  “你懂什么?一开始就依赖别人,只会产生依赖的心里。”战常胜随口说道,“没有依靠,才能有背水一战的心里。”

  红缨双手持枪,将身体的重心下移,瞄准后,轻轻扣动了扳机,砰的一声子弹飞了出去。

  红缨只向后退了三步,却没了第一次的狼狈。

  战常胜挑眉看向高进山道,“怎么样?效果很明显吧!”

  高进山看了看,在看看个头到胸前的高建国,果断的放开了儿子,“自己来。”

  适应了五四枪的后座力,红缨的姿势在战常胜挥舞的小教鞭下,越来越标准,最后甚至打到了靶上了。

  “七环!”红缨噘着嘴懊恼地说道。

  “值得有纪念意义的一枪。”战常胜面色柔和地看着她道,“闺女,好好收好了。”

  “嗯!嗯!”红缨闻言看着他道。

  而旁边的高建国自己打的三枪全部脱靶,顿时不依道,“爸,爸让我再打一枪。”

  “不行,你打一枪,我就少一枪,不行。”高双庆闻言立马说道,紧绷着小脸道,“哥你已经打够四枪了,而且第一枪还打上靶了。”

  “那是爸爸手把手教的不算。”高建国立即为自己辩解道。

  两兄弟就这么吵了起来,高进山闻言满脸黑线,大喝一声,“够了,多大点儿事,一会儿爸爸在去拿一发子弹不就成了,这点小事也值当的。”

  被训斥的兄弟俩低着头,“我错了。”不管真心假意,反正认错态度非常的良好。

  “建国在打一枪。”高进山又装上一发子弹,这一回高建国双手持枪,认真的瞄准,砰的一枪出去,打在了七环与八环的线上。

  “哥哥打了七环。”高双庆笑嘻嘻地说道,“还没有红缨姐姐打的好。”

  高建国耍赖道,“谁说的,我打了八环比红缨打的好。”

  “哥,你耍赖。”高双庆噘着嘴道。

  “我就耍赖了咋了。”高建国朝他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道。

  “爸爸该我了吧!”高双庆拉着高进山的手摇晃道。

  “好好,该你了。”高进山看着儿子道。

  “战叔叔,该我了,该我了。”景博达仰着小脸眼巴巴地瞅着战常胜道。

  “来吧!”战常胜装上一发子弹,将枪放在了台子上。

  景博达站在射击位上,双手拿起了枪,想着刚才战常胜教红缨的姿势,双手持枪,举起了枪,“战叔叔,我这样对吗?”

  战常胜拿着小教鞭纠正他的姿势,“好了,瞄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