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439章‘打通任督二脉’
  “是啊!起码得和舰上的官兵生活两个月,熟悉舰上的生活。”战常胜光是想想就满眼的兴奋,跃跃欲试。

  “啊!那我们将有两个月看不到你。”丁海杏星眸暗淡染着一片迷蒙,幽幽的望着战常胜心里闷闷地说道。

  战常胜闻言看着她将她拥入怀里,低沉的声音伴着十分感性的温柔,“嗯!你的预产期在九月份,我开学就回来了,迟不了的。你和宝宝乖乖的在家里安生的待着等我。”

  丁海杏点点头,深深的吸了口气,将自己的心情平息了下来了,情绪缓和了不少,但是喉咙里的苦涩依然还在。

  还没有分开这么久呢!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多愁善感了。

  丁海杏很快调整好自己的心态,真是被他给惯的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娇气了。

  “好了,松开我,我要睡觉了。”丁海杏语气轻柔地拍拍他的肩头道,“你不复习了,临阵磨枪不快也光。”灵动的双眸滴溜溜一转轻笑道,“你可别考个大鸭蛋,让对门的笑话你。”

  “我考个高分,我让对门的瞪脱眼眶,惊掉下巴。”战常胜无比自信地说道。

  丁海杏瞥了眼书桌上的课本道,“我说,你不会只主攻他那一门功课,其他功课,他随便吧!”

  “哪能呢?这要是考不好,于哥他们能饶过我啊!”战常胜盘腿坐床上道,“你说奇怪吧!以往我看书,那就跟催眠曲似的,别说看书了,提起书我就头疼,现在这记性好的我都不可思议,感觉多读几遍,就能记得七七八八了。”

  “我看估计是让对门刺激的,动力十足。”丁海杏眉眼轻笑地看着他道。

  “谁让他刺激的?”战常胜坚决不承认道。

  “估计是这内力冲开了你这脑中的淤血。”丁海杏随口胡诌道。

  “还真是!”战常胜重重地点头道。

  “我瞎说的,你还真信啊!”丁海杏拍着他的胳膊浅笑道。

  “当然信了,传说中,打通任督二脉后人的功力会大增,仿佛是世外高人了。我这脑子里的堵塞的血管被打通了,脑子可不就好使了。”战常胜振振有词地说道。

  得!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好了,澳门赌博网站:你睡吧!我要头悬梁锥刺股了。”战常胜将她放在床上,盖上了薄被。

  自己伏案苦读。

  &*&

  第二天一早如往常一般起来,夏日里天亮的早,起来时,天已经大亮了。

  “妈,早。”红缨一看见丁海杏立马打招呼道,看着她的肚子打招呼道,“宝宝,早上好,我是姐姐。”

  “宝宝,醒醒,跟姐姐打招呼。”丁海杏摸摸自己的肚子轻声道。

  她这边话音一落,肚子里的小家伙扑腾了起来,好像真的在打招呼一样。

  夏日里穿的薄,肚子撑着衣服紧绷绷的,所以红缨能清楚的看见胎动,且已经见怪不怪了。

  洗漱完毕,战常胜他们和对门一起去晨练,丁海杏则在学校里转悠,转悠,月份大了,就不在去海边了。

  早上熬的鱼片粥,拍根黄瓜,丁海杏用黄瓜丝摊的杂粮煎饼。吃完饭,战常胜和红缨将餐桌收拾干净。

  丁海杏走战常胜上班,红缨上学,家里就剩下了她一个人,插上房门,就闪进了空间。

  上午十点多从空间中出来,拿着篮子去学校外的菜市场转一圈,溜达一圈,‘满载而归’。

  丁海杏刚一进校门,就看见前方不远处骑着自行车的男人的背影很像丁国栋,于是喊道,“大哥。”

  骑着自行车的丁国栋一回头就看见大腹便便的妹妹,“杏儿。”从车上下来,推着车子走过来道,“我这几天不见,你这肚子又大了。”

  “哪儿有你说的那么夸张。”丁海杏抿嘴笑道。

  丁国栋看着她手里的菜篮子道,“又去买菜了。”

  “嗯!”丁海杏点点头道。

  “把菜篮子给我。”丁国栋伸手道。

  “你来学校干什么?这时候有正事。”丁海杏疑惑地看着他道,“我提着吧!又不重。”

  “我来学校图书馆拿书样子。”丁国栋拿过她手里的菜篮子道,“给我吧!”篮子挎在了车把上道,“我的事情不着急,下午回去也行,我先送你回家去。”

  “那中午来家吃饭。”丁海杏盯着他又道,“不准说不!”

  “行!”丁国栋一脸无奈地看着他道。

  “哥,我咋发现,你最近跑学校跑的勤咧!”丁海杏琉璃似的大眼睛狐疑地看着他道。

  “这不是校开办的印刷厂,咱们图书馆的书,好多都有些破损了,妨碍翻阅,所以就学校和印刷厂就来往的频繁了些。”丁国栋老老实实地说道。

  “那你们厂就你一个人吗?怎么不见别人?”丁海杏奇怪道。

  “我有自行车来回方便,可能我是做校对工作的吧!”丁国栋想了想说道。

  丁海杏想了想随即轻笑摇头,不再去想了,两人也走到家了。

  丁海杏将篮子从车把上拿下来道,“好了,我到家了,你走吧!”

  丁国栋调转了车头,又回头说道,“那些海鲜等我回来处理,你大着肚子弯着腰不舒服。”

  “好好好!”丁海杏看着他无语地摇摇头道,一个个都盯着她好像她是易碎的玻璃娃娃似的。

  丁海杏目送他离开,才转身回家,拿出钥匙开锁进门,将篮子提着放在了厨房的水槽里。

  &*&

  丁国栋骑到了图书馆,将车子锁了,蹬蹬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了二楼,在靠近图书馆大门的时候,悄悄地放慢了脚步,几乎不留一点声音。

  吱呀……一声推开图书馆的大门,丁国栋走了进去,前台没有人,图书馆里也安静的很,半上午正值上课期间,没人也不奇怪。

  丁国栋自言自语道,“奇怪,怎么没人?”提高声音道,“有人吗?”

  “我在这里!”清脆地甜美的声音从不远处的书架里传来。

  丁国栋寻声望去,就看见不远处,书架上探出一双手,手里拿着长长的白炽日光灯管,于是走了过去。

  丁国栋穿过走道,拐过书架,就看见沈易玲踩在椅子上又放着的四方凳子上,灯管长长的按好了一头,另一头有些远,所以伸着长长的手,够着另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