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438章 误会大了
  “还说没什么?”丁海杏双手比划道,澳门赌博网站:“打电话之前,嘴角上翘,很高兴。这打电话回来,这嘴角就耷拉下来了,明显的不高兴吗?”

  “把那包棉花给我扔出去。”战常胜从牙齿缝里的挤出一句话道。

  丁海杏看着满脸怒容的他,黑眸晃了晃道,“好好好!我现在就扔出去。”丁海杏故意扶着腰,挺着大肚子,一副行动困难的样子。

  战常胜收敛起脸上的怒意,上前扶着丁海杏道,“你上哪儿我扶你。”

  很好,还有理智,没有被恨意给迷住了双眼。

  “你不是让我把那些棉花扔了。”丁海杏故意夸张地说道,“哎呀!浪费是极大的犯罪,不知道咱们会不会被天打雷……”

  “我……”战常胜深吸一口气道,“别让我看见。”

  “扶我进房间。”丁海杏将身体的重量全部压在了战常胜的身上,可怜兮兮地说道,“我走不动。”

  战常胜一个公主抱,将丁海杏给抱了起来。

  丁海杏双臂圈过他的脖子,下巴抵着在他的肩头向丁国栋道,“快点儿拿走。”

  丁国栋一脸蒙圈,无声地说道,“我拿哪儿啊?”一脸焦急地看着妹妹。

  “别让他看见。”丁海杏小声地说道。

  “哦哦!”丁国栋忙不迭地点头道,抱着那一大包棉花,傻兮兮地自言自语道,“看不见的地方,看不见……”四下里张望客厅,这么大的东西怎么可能看不见,最后干脆先拿到了自己的房里,等杏儿出来再商量。

  丁国栋坐在床边看着一编织袋棉花,怎么都想不通,它哪里招惹妹夫了,让他生这么大的气。

  &*&

  战常胜踢开卧室的门,将丁海杏放到床上坐下,回身走了两步关上了房门,双手掐腰来回的踱着步,“我们的孩子才不会穿用他的棉花做的棉衣。”

  “不穿,坚决不穿!”丁海杏举起右手道,又举起左手道,“我举双手赞成。”

  “你知道谁送来的。”战常胜拉开椅子与她面对面的坐下道。

  “那边对你还是有影响力的。”丁海杏突然地说道。

  一句话说战常胜气消散的无影无踪,他才不会生气呢!生气证明他还在乎那个爹!

  丁海杏看着平复下心绪地他道,“那些棉花怎么办?它又没有得罪你。扔掉怪可惜心疼的,好多人大冬天冻的都穿不上新花棉衣,里面是板结成块不保暖了,冻得瑟瑟发抖。”

  “给爸妈,寄去。”战常胜干脆说道,爸妈的棉衣破着洞,露着黑黑的棉絮。

  丁海杏张了张嘴,算了!总比让他给扔出去好。

  &*&

  战常胜用最快的速度将那些棉花打包寄回了杏花坡。

  收到一大包棉花的丁爸一脸蒙圈,“这好端端的寄来棉花干什么?你不是已经给杏儿收集好棉花了,包被和宝宝的棉衣、棉裤都做好了,两身,拆洗也不会冻着孩子了。”

  “是啊!”丁妈一脸的古怪,突然一拍大腿道,“杏儿肯定是让我给红缨、常胜做棉衣。”

  “为啥?”丁爸问道。

  “红缨长的快,棉衣肯定小了,而且不能光有宝宝的,不能没有她的,要一视同仁。”丁妈头头是道的解释道,“至于常胜,这么多呢?也做一身。”

  “嗯!有道理。”丁爸点点头认同道。

  “杏儿现在肚子大了,做棉衣不方便,所以让我给他们做。”丁妈自作聪明地说道,“我怎么这么聪明。”

  呵呵……这误会有些大了。

  &*&

  夏日的夜晚,风吹起窗帘,吹来一股股夏天的味道。丁海杏坐在卧室内轻声细语地读道,“昆虫吟唱又在耳边响起。“瞿瞿—瞿瞿”“织织—织织”……交替错杂,疾徐作歇,就如在乡下一般。”

  丁海杏轻靠着床头,低下头,双手轻轻的摸着那凸起的小腹,眼里充满了温柔,轻声地说道,“鸣蝉在树叶里长吟,油蛤在这里低唱,蟋蟀们在这里弹琴……肥胖的黄蜂伏在菜花上”

  “这是鲁迅《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战常胜放下手里的笔,扭头看着丁海杏道。

  “嗯!”丁海杏轻笑点头道。

  “每当听到便能立即浮现在眼前夏日夜晚的景象。”战常胜眉眼含笑地说道,看着她肚皮的很明显凸出个包,“看样子宝宝很喜欢你说的话。”

  “那当然,我是宝宝的妈妈。”丁海杏微微扬起下巴高兴地说道。

  战常胜脱掉鞋,坐在床上,厚实粗糙的大手轻抚着她的肚皮道,“宝宝,我是爸爸,听的到吗?”声音才刚刚落下去,肚子里的宝宝立马就给了他反应,肚皮凸出一大块儿,笑着说道,“这是跟爸爸撅屁股是不是。”看向丁海杏高兴地说道,“看看,宝宝认得爸爸的声音了。”

  每一次跟宝宝说话,都是非常新奇的体验。

  丁海杏满脸温柔地看着他,很难想象在外面刻板严肃,不苟言笑,一副棺材脸的他这么的温柔。

  宝宝给了他回应,战常胜心底顿时就柔软无比了,醇厚的声音想起来道,“革命军人个个要牢记,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丁海杏闻言如往常一般,满脸的黑线,他还真是乐此不疲,肚子里的小家伙还特配合,安安静静的,好像在认真听似的。

  战常胜轻声细语的,将歌唱完,肚子里的小家伙拳打脚踢,丁海杏肚子那是这边凸起一下,那边鼓起一下。

  “看吧!咱家的宝贝很喜欢。”战常胜得意地说道。

  “是是是!你很能干!”丁海杏看着他轻笑道,“好了,我和宝宝睡觉了,不打扰爸爸学习了。我和宝宝预祝爸爸期末考个好成绩。”

  “借你们吉言了。”战常胜看着她温柔地说道。

  丁海杏躺了下来,清澈如水的双眸看着他道,“你光学理论,不操作能行吗?”

  “纸上谈兵纸终觉浅!”战常胜笑了笑道,“暑假要去舰上实习。”

  “啊!那你岂不是不能经常回家了。”丁海杏翻身坐了起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