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437章 两个包裹
  “看天呗!”丁海杏指指自己的眼睛道,澳门赌博网站:“生在海边,没有看天的本事怎么出海。”

  丁海杏说的是实话,她是有这个本事,跟三叔婆学的,现在嘛!身为鬼修,掐指一算,比天气预报还准!

  战常胜看着她那小狐狸似的傲娇的模样,怎么看怎么稀罕!伸手捏捏她由于怀孕而鼓起来的博包子脸,“手感真好!”

  “去!大白天的被人看见了。”丁海杏打掉他的手娇嗔道。

  “红缨不在客……”

  战常胜满脸笑意地看着她,话还没说,就听见了敲门声。

  “咚咚……”

  “我去开门!”战常胜起身去打开了房门。

  “战教官。”门口的战士立正站好,放下其中一个包裹敬礼道,“有您的包裹。”手里还提着一个。

  战常胜被当然看见了,“谢谢,真是麻烦你了。”

  “不麻烦!”小战士说道,“不打扰你了。”话落敬礼离开。

  战常胜提着两个大大的包裹进了客厅,丁海杏见状站起来道,“这是什么?”

  “包裹!”战常胜将包裹放在八仙桌上道。

  “怎么这么大?”丁海杏看着超大包裹道,“还是两个。”

  “这是于哥寄来的。”战常胜看着一编织袋,摸了摸道,“是棉花,提着大概有十斤。”摇头失笑道,“于哥真是的,他留着给自己的儿子用呗!咱不缺棉花。”

  春节后跟于哥他们通过电话,这些日子除了手里有棉花票在商场里买的,剩下的战常胜让徐大海帮忙在村子里收集一些,照市价买了些。

  所以他孩子冻不着。

  “这是爸妈寄来的。”丁海杏看着包裹道,“咋也这么大。”说着将包裹解开,拎出一个袋子道,“这是什么?”打开一看,“小麦。”还散发着热烘烘的麦子的清香,刚刚晒干的。

  “这有小二十斤呢!”战常胜拎着布袋子粗略的称了称道,“爸妈真是的,咱们不缺粮食,寄这个干什么?”

  “这是今年新下来的小麦。”丁海杏吸吸鼻子神情动容地说道。

  “给爸妈寄回去,一年到头也没那么细粮,咱不能要。”战常胜心里难受道,“我们孝顺爸妈的,不需要这样。”

  “这里有封信。”丁海杏抬起手臂擦了擦眼角道。

  战常胜拿过信拆开,一目十行的看完,叹声道,“今年老天爷赏了口饭吃,今年粮食产量终于赶上了灾前的水平了。”

  看见熟悉的威胁语句,不收下,下次加倍,不怕搬空家里,让俺们喝西北风,你们就寄回来试试!

  “安心拿着吧!等回来在找补回来。”战常胜看着小麦道,“我找地儿磨成面,多磨几道,好吃一回纯白面的。”

  现在磨小麦,磨的粗,就是最好的富强粉蒸出来的馒头泛黄。就别提农家自己磨的面了,粗粗的磨成粉,面粉少,麦麸多,面粉泛着黑,可这就叫白面,蒸出来的馒头发黑,还有些黏。

  这是乡下人做梦都想吃到的细粮。

  “我回来了。”丁国栋端着脸盆洗澡回来道,“这是……”

  “爸妈寄来的。”丁海杏从麻袋里又掏出些来家里寄来的丁妈做的手工布凉鞋,适合在屋里趿拉。

  一共四双,大号的是战常胜与国栋的,只不过将黑色的布鞋,前后挖成了洞,露着脚趾头与脚后跟,没什么特色。小号的是红缨的。

  “这个怎么这么胖。”战常胜指着胖的不成样子的布鞋道。

  “这是我穿的,至于这么胖,妈是担心我到了孕期后期,脚肿了穿。”丁海杏看着胖乎乎的布鞋道。

  擦完窗台的红缨走过来,丁海杏将鞋递给了她道,“红缨这是你的。”

  “好漂亮。”红缨看着一脸的惊艳道,黑色的布凉鞋上,上面扎着两个红色的蝴蝶结,“我可以试试吗?”

  “当然了,本身就是做给你的。”丁海杏笑着说道。

  红缨拿着鞋就进了卧室,而丁国栋迫不及待的将脚上的解放鞋,踹掉,换上了布鞋。

  战常胜也直接蹬了脚上的塑料拖鞋,“还是布凉鞋穿上舒服、惬意、柔和。”

  红缨换上了一身新衣服走了出来,“爸、妈、大舅舅,水兵红缨向你们敬礼。”

  “啪!”立正站好,行了个军礼。

  穿着一身水手服的红缨走了出来,俏皮、可爱。

  战常胜看着她道,“不标准!应该这样。”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并讲解道,“上体正直,右手取捷径迅速抬起,五指并拢自然伸直,中指微接帽檐右角前约2厘米处,戴无檐帽或者不戴军帽时微接太阳穴,与眉同高,手心向下,微向外张约20度,手腕不得弯曲,右大臂略平,与两肩略成一线,同时注视受礼者。”他说的很慢,红缨根据他的说调整姿势。

  “好!就这样保持住!”战常胜立马说道。

  “我去给你拿镜子。”丁海杏赶紧道,抬脚就要走。

  丁国栋摆手道,“杏儿你别去,我去。”说着从卫生间将挂在墙上的半身镜拿了过来,对着红缨道,“看看吧!我们的小水兵。”

  “呵呵……”红缨一脸开心的笑容。

  战常胜看着笑容灿烂的红缨,心里是五味陈杂,可惜不能子承父业。

  丁海杏微微握着他的手背对着红缨,看着他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也只能这般的安慰自己了。”战常胜嘴角划过一抹苦涩地笑意道。

  “爸、妈,我去找博达他们。”红缨高兴地蹦蹦跳跳地出去了显摆了。

  “我去打电话,谢谢于哥。”战常胜随后说道。

  打完电话回来的战常胜却是阴沉着脸,冷飕飕的,把开门的丁国栋给吓的不知所措的,明明是六月天,他感觉寒意深深的,焦急地跟在战常胜的身后,进了客厅。

  丁海杏奇怪地问道,“你怎么了?”

  “没什么?”战常胜摆摆手道。

  丁海杏满脸疑惑地看向丁国栋,指指浑身煞气的战常胜,无声地问道,‘怎么了?’

  丁国栋摇摇头道,“我不知道。”

  丁海杏目光看向战常胜问道,“打电话听到不好的事情了,是于大哥他们?”

  “不要胡思乱想,没什么?”战常胜硬邦邦地说道,看着桌上的包裹,眼底结着寒霜,面容更加的阴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