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427章 堵在厕所门口
  “这是我们的秘密,可好!”丁海杏摇头轻笑道。

  高建国高兴地点点头,觉得红缨妈妈好温柔,教他作业时一点儿也不像爸爸像只暴怒的老虎似的,吓人的很!

  景博达和红缨又不是傻瓜,大家同坐一张桌子,他会不会写一抬眼也就看出来了。也就高建国自欺欺人罢了。

  写完作业大家才出去玩儿了。

  晚餐桌上,战家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习惯,战常胜问问红缨在学校过的如何?开心不?小朋友好不好相处?

  红缨一一做了回答。

  “那个……红缨,楼上的建国怎么回事?”丁海杏问道。

  “什么怎么回事,建国怎么了?”战常胜一头雾水道。

  丁海杏把楼上建国中午的表现说了一遍,战常胜看着红缨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小子肯定没憋着好屁。”

  “咦!餐桌上,吃着饭呢?别说那不文雅的词好么?”丁海杏噘着嘴嫌恶地说道。

  “好好,不说。”战常胜立马说道。

  “爸爸说的没错。”红缨皱皱鼻子说道,“楼上的挑拨我,不让跟博达玩儿。”

  “这家伙,还真是小孩子,一会儿和这个玩儿,一会儿不跟这个玩儿。”战常胜闻言好笑地说道,

  “他们本来就是孩子。”丁海杏笑道,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啊!眼波流转看着战常胜道,“某人有时候也那么孩子气。”

  “说谁呢!谁孩子气了。”战常胜抬头张望道。

  “呵呵……”

  餐桌上一片笑容,充满了温馨的气氛。

  &&

  野营拉练的最终结果三天后下来了,军事教员不用说,加强操练。而对于其他教员与行政人员每天上课前的半个小时,出操,不得无故缺席。

  校园里平静了下来,可是学员们,却发现教授他们军事的教官,突然严厉了起来,跟疯了似的。

  操练的学员是苦不堪言,以往对于文化课,有些人还避之不及,现在全员都特别喜欢上文化课。

  可以躲避训练啊!

  &&

  楼上吃罢了晚饭,澳门赌博网站:高进山横刀立马坐在沙发上,如往常一样地说道,“建国,去把你的作业拿来。”

  “是!”高建国颠颠儿从放在茶几上的书包里将作业本拿了出来。

  高进山接过作业,语文作业翻了翻,甭管这字儿怎么样?都写完了。

  重点儿是数学作业,高进山拧着眉头自言自语地说道,“都算对了。”抬眼怀疑地看着他道,“这是你自己做的。”

  知子莫若父,他家建国在学习啥德行他知道很清楚。这半个月来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放学从来都是疯玩儿到天黑,吃过晚饭,才吭哧、吭哧的写作业,通常都写到十点多,还抓耳挠腮的。

  这些天作业都早早的完成了,还写对了,这还是自己的儿子吗?

  “当然!”高建国高高的昂起头一脸骄傲地说道,忽然又道,“爸您怀疑我抄的啊!我抄也是明天早上到学校抄。您看这作业本没有擦过的痕迹,都是一下子就算出来的,不信您出题考我。”

  高进山狐疑地看着自己的儿子,拿出纸笔在纸上写下了十道两位数的加减法。

  高进山蹲在茶几前,拿起笔,掰着手指念念有词的,将这十道题,一道不差了全部做了下来。

  “你刚才嘴里念的什么?”高进山好奇道。

  “查数做题啊!”高建国笑得好不得意。

  “你不用查脚丫子了。”高进山看着他打趣道。

  “哎呀!爸,那都是老黄历了。”高建国撒娇道,不好意思地说道,“数脚丫子也不够啊!”嘿嘿一笑道,“爸,还没到睡觉时间,我出去玩儿了。”说着就朝外跑去。

  “等等我!”高双庆和艳芳急匆匆地跟上去。

  方巧茹洗完碗筷,收拾好厨房出来道,“孩子们呢!”

  “都跑出去玩儿了。”高进山看着她道。

  “哎!建国这小子长大了,懂事了,知道写完作业再出去玩儿。”方巧茹看着作业本道,“这小子的字写的工整多了,哎!这数学作业都算对了。”好奇地又问道,“哎!你咋教的,以往教建国写作业,你恨不得上演全武行!这些日子没见你吼孩子。”

  “这不是我教的。”高进山看着作业本道。

  “不是你教的谁教的。”方巧茹奇怪道,“谁有本事让咱家建国乖乖的读书。”

  “你这妈当的,儿子的事情你一点儿都不关心。”高进山瞥了她一眼道,“你儿子这些天跟楼下的红缨玩儿,估计是她教的。”

  “她?她不是……”方巧茹惊讶道。

  “红缨现在会说话了,也能上学了,比建国小,学习成绩比建国好。”高进山感慨道,“难怪孟母三迁,有个好的学习氛围,咱家那皮猴子也爱学习了。”

  &&

  这一个月来高建国强行挤进景博达和红缨之间,想要拉着红缨孤立景博达,却屡屡都不成功,越挫越勇,还卯上劲儿了。

  气的高建国课间的时候将从厕所出来的景博达给了个正着。谁让上下学他们俩都形影不离,也只有这个时候才能逮着他。

  景博达无视他,绕着他就走。

  结果景博达走左边,高建国就堵左边,走右边就堵右边。

  景博达不得不停下来看着他道,“高建国你想干什么?”

  “离红缨远点儿,你不许跟红缨玩儿。”高建国恶声恶气地说道。

  “凭什么?”景博达轻轻一撩眼皮子瞥了他一眼道。

  高建国小脸憋的通红,磕磕巴巴地说道,“就……就凭我……我不允许。”

  景博达挥手白了他一眼道,“你脑子没问题吧!”

  “你脑子才有问题呢!”高建国态度蛮横道,“我说不行,就不行。”

  “懒得理你!”景博达径直朝前走去。

  “不听老子的,老子揍你。”高建国挥舞着拳头,直冲景博达的面门。

  景博达攥紧了拳头,一个月来两人天天唇枪舌剑,别的没见长,这嘴皮子功夫见长。

  还有一样,就是景博达的忍功见长。任景博退让,可到底小孩子心性,每每憋不住了想要硬碰硬,想起来战叔叔说的自己没有定性,不教授自己太极拳。

  松开紧攥着的拳头,忍了下来。

  景博达本来打算利用自己的飞毛腿想跑来着,眼角余波看见教导主任朝这边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