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422章 身体练习只是一道小菜,头脑决定一切
  景博达看着眼睛闪闪发亮,心里暗暗努力,一定要做到战叔叔说的“心绪稳定”,希望有一天也能学真正的上乘功夫。

  战常胜只是训练了这么短的日子,就达到了一掌劈出,带起一些风声。

  战常胜的感受却更加的直观,感觉到手臂练出沉重感以后,练足到一定程度,手臂就如同一根铁棍子,肩部如同是手,如同用肩的这只手把铁棍子给抡出去,沉重的分量,加上抡出去的速度与惯性,有一种势不可挡的震撼感。

  这下子两个土包子可算见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太极拳,而不是老头摆的花架子,耍着玩儿呢!

  “别整天吹嘘西方的搏击厉害,哼……”战常胜冷哼一声道,“在真正的武学面前,那就是个屁。”

  景博达双眼放光,眼巴巴地瞅着战常胜撒娇道,“战叔叔……”

  “等你定了性情再说。”战常胜严肃地说道,食指指着他道,“这事情没得商量。”

  “博达贪多嚼不烂,你战叔叔又没说不教你,你着什么急,没学会走,就别急着跑。”景海林朝儿子使使眼色道。

  景博达闻言赶紧点头道,“我去练习了。”

  这对父子,别当战常胜看不出来他们之间的眉来眼去。那话中的言外之意,傻子都听的出来。

  两个小家伙,迎着朝阳,在沙滩上严肃着一张笑脸,一招一式的比划着,无比的认真。

  战常胜在太阳即将升起的那一刻时,就盘腿坐在了沙滩上,拼命的收集空气中那微薄的灵气——紫气东来。

  当太阳升起后,他们也该回家了。

  早餐桌上,丁海杏看着战常胜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战常胜将腌好的咸鸭蛋剥了皮放在丁海杏的碗里。

  “野营拉练啊!搞得那么惨,不会雷声大雨点小吧!”丁海杏咬了口咸鸭蛋,又啃了一个馒头。

  “估计军事教员会加强军事训练,而教技术的教员,也只是早上跑跑操,以锻炼身体为主,不可能放着研究不让他们做。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战常胜模糊地说道。

  “不过无论那一种,对我来说都没关系。”战常胜臭屁地说道,随即又道,“我需要的不是军事训练,我需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得沾染些书生气。”

  丁海杏抿嘴偷笑,看来对门的景老师把他给刺激的不轻。

  好现象不是吗?共同进步。

  &*&

  同样的景海林回到家,伏案奋笔疾书,等洪雪荔做好的早饭,敲开书房的门来叫他吃饭的时候。

  洪雪荔看着书桌上赫然写着体能训练计划,惊的直咳嗽,“咳咳……这是你的?”

  “当然了,不是我的,还能是谁的?”景海林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闪着寒光,“我一定要把自己的身体状态,调整到巅峰时刻——选中参加海军陆战队。”

  洪雪荔不是不想支持自家的男人,可三十的人了咱能不能别这么幼稚。

  犹豫了片刻道,“我不想打击你的信心,可是咱不是二十郎当的年轻小伙子了。”

  “我也正直壮年。”景海林捶捶自己胸口道,结果一时力大了些,有点儿疼,强忍着没露出吃痛的表情。

  洪雪荔看着他的计划书,比他巅峰时期强度还要强,这是被对门的战教官给刺激的,都不讲科学了。

  黑白分明的大眼骨碌碌一转道,“博达他爸,我记得你说过,海军陆战队高强度训练中,头脑和身体恢复力至关重要的。然而:身体练习只是一道小菜,头脑决定一切。”声音柔和地又道,“咱是靠脑力吃饭的,你跟对门的战教官比什么体力啊!”为了劝打消高强度训练的想法,洪雪荔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你不是一直看不起对门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战教官,怎么今儿像他积极靠拢啊?”

  “还不是被他给刺激,瞧他那个烧包样子。”景海林咬着后槽牙闷声道,“狂妄、无知、嚣张。”

  “那也不能不讲科学合理的训练吧!”洪雪荔摇头轻笑道,“这可不像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不理智,就像是叫着劲儿的孩子。”

  “你说的对!”景海林点头道,“要打击他就从他的弱点打击。”抬眼看着她道,“不过,会不会被人家说咱无耻啊!”

  洪雪荔闻言一怔,随即好笑地说道,“他打击的方向,也是你的弱点。你俩是半斤对八两。”

  “那我也得锻炼身体,总不能让他一直骂我小脚老太太吧!”景海林鼓着腮帮子,双眼瞪的如铜铃,“孩子妈,我有他说的那么弱吗?”忽然不自信了起来。

  “你每天晨练的量就够了。”洪雪荔闻言赶紧劝道,指指脑袋道,“咱靠的是这里。”

  “行!”景海林将手里的训练计划书,团了一下,扔到了垃圾桶里,起身道,“走吃饭去。”

  &*&

  吃完早饭,今天是红缨第一天上学,穿上红色的毛衣裙,背上绿色的帆布包。

  “走吧!我送你上学。”战常胜伸出手道。

  “好!”红缨肉呼呼的小手握着他的大手,回头看向丁海杏道,“妈妈、丁小舅舅,我去上学了。”

  “好,我在家等你回来,中午给你做好吃的。”丁海杏微微弯腰看着她道。

  “嗯!”红缨高兴地点点头道。

  “红缨在学校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丁国良鼓励地看着她道,又振臂一挥道,“谁欺负你了,告诉小舅舅。”撸起袖子道,“舅舅帮你教训他。”

  “瞎说什么?学校的子弟小学,谁敢欺负我们红缨。”丁海杏瞪了丁国良一眼道,言外之意既然是子弟小学,大家对红缨的情况都了解,所以不用担心被欺负的。

  加上有一个教官的爹,那些老师会照顾好孩子的。

  红缨‘看’的心里暖暖的,和战常胜一起出了家门。

  刚刚出门的景博达一脸惊讶地看着背着书包的红缨道,“啊!红缨你背着书包要去上学吗?”

  “是啊!我要上学了。”红缨笑靥如花地看着他们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