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421章 武力值
  “这话听着别扭,澳门赌博网站:你前儿还说训练体能呢!今儿又不能迷信。”景海林眸光深沉地看着他道。

  “你这一身松了吧唧的肉是该锻炼。”战常胜瞥了他一眼又道,“亏你还是知识分子,我说了体能训练要有计划的科学训练,而不是往死里练。”微微摇头道,“这都听不懂,真是误人子弟,令人堪忧。”

  景海林被气的吹胡子瞪眼道,“我……我……,老子的大脑供氧不足。”

  战常胜一脸震惊地看着他道,“啧啧……这种无赖的话,你也说的出来。”连连摇头叹息道,“真是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啊!”

  景海林真是被他给气糊涂了,气的有时平常的水准。

  “你继续歇着吧!”战常胜拍拍屁股站起来道,“我要去指导孩子们了。”

  战常胜边指导孩子们,边打了起了太极。

  景海林看的瞠目结舌的,眼睛都瞪脱了窗,“这不是老年人打的玩意儿,年纪轻轻居然打太极。”

  战常胜瞥了他一眼微微摇头,一副朽木不可雕也,“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

  “这太极能跟西方的自由搏击相比,人家一击必中,我看你也就是个花架子。”景海林直接怼了起来。

  “太极拳的实战威力,大可将人致死,中可将人致残,小可致伤。不要小瞧了。”战常胜轻哼一声道,“没见识的家伙,知道霓虹极真空手道创始人大山培达一生唯一一次败在了一个陈姓的老头手里,老头用的就是太极拳。大山培达对自己的力量非常自信,他可以徒手掰断牛角,空手打死一头牛。但是他就是拿陈姓的老头没辙,还被老头借力打力用他自己的力量攻击他自己。太极拳威力随心所欲,不愧是上乘武功。”

  “有你说不的那么的神吗?我看着软绵绵的没什么威力。”景海林不太相信道。

  “那是你没见过真正的高手。”战常胜看着他一脸肃穆地说道,“有一句古语叫“太极十年不出门,形意一年打死人”,所以太极拳要想练的有所成就,就要下功夫,太极拳是内家拳,由内而外,大家都知道有一句话很好的说明太极拳的特点,“四两拨千斤”,要想四两拨千斤,就要自身先有千斤力,这个千斤力不仅表示自己要有很强的能力,不仅在劲力上,而且还要在思想上,自己的思想要十分强大。所以古时太极人都是不断提升自己的,不断感悟。”顿了一下又道,“太极拳的伤人,属于伤人的内脏,被伤的人,内脏有一种错位、拧着、闷疼等一种复合的难受感,外皮的部分不怎么疼,关键是内脏很难受,就如同一只手,穿过表皮和骨头,抓住内脏器官,然后一拧一转一样的难受的感受。”

  “说的这么神乎其神的?真的、假的。”景海林上下打量着他道。

  “要不我轻轻拍你一下试试。”战常胜嘴角噙着挑衅地笑意道。

  “真的只是轻轻的。”景海林一瞬不瞬地看着他道。

  “当然。”战常胜说着抬起左手,很随意的拍了一下他的右手臂,“好了。”

  “就这?”景海林嗤笑一声道,“还不如孩子打得疼呢!”

  “十、九、八、七……”战常胜开始读秒道。

  “喂!你查数干什么?”

  景海林话音刚落,就感觉到,右手臂,被拍的地方有一种发闷、发涨、发痛的一种混合的感受,很难受,然后赶紧揉,却发现这手臂越来越无力,抬不起来了。

  惊讶道,“这……怎么会这样?”

  战常胜得意洋洋地看着他道,“都告诉你了,不可小觑。”

  “为什么?”景海林刨根究底道,有着搞技术的执拗,不能明白他饭吃不香,觉也睡不着。

  “哼哼……”战常胜冷冷地哼声道,“千万不要认为,太极拳慢慢的出手就不伤人了。太极拳的伤人,属于打人的”截气”,意思就是断人的血脉、气脉等,非常危险,即不容易治,也不容易好。太极拳伤人,最麻烦的就是伤人的内脏,被伤了之后,通过治疗等,过一段时间表面上好了,但随着岁数的增长,一旦岁数大了,身体弱了,很有可能以前受过的内伤,再次复发出来,到了那时,很有可能就是致命的。”

  正在练习格斗的景博达也不练了,缠着战常胜道,“战叔叔,教我练太极,我要学太极。”

  战常胜死活不肯教他,开玩笑,教他格斗术,打架顶多皮外伤,这要是太极伤人,那可就无法挽回了。

  原来战常胜不懂都说练太极的过程,是胆子练小的过程,越练胆子越小,越练越不敢出手。

  自从体内出现了真气后,战常胜明白了,为何古人告诫后人,要以练内功、气功、养生健身为主,不能把太极拳作为争强好胜的工具。

  “小气鬼!”景博达失望的口不择言道。

  景海林黑着脸沉声道,“博达,怎么跟长辈说话呢!”

  景博达赶紧道歉道,“对不起,战叔叔。”

  “博达,不是战叔叔不教你,而是你心绪未定,太极的杀伤力太大,万一你失手伤人可怎么办?”战常胜醇厚的声音谆谆教导他道。

  “有那么厉害吗?”红缨也出声道。

  “让爸爸给你们演示一下。云手,太极的‘母式’,它的学名有叫,‘左右阴阳掌’。”

  战常胜在演示云手打法时,转身就是一掌,手掌挥出,都挂动风声,十分的震撼!

  景海林和景博达两人相视一眼,此时海边风平浪静,这风声自然是眼前这个男人打出来的。

  这时,只见战常胜转身,而不见手掌,等见到他转过身来,手掌带着风声已经到了他们两人面前了。

  两人僵立在当场根本就分不清手掌是从上面还是从下面过来的,等反应过来,战常胜的手掌已经停在眼前了,可见速度之快。

  “现在还说慢吗?”战常胜挑眉轻笑道。

  两人忙不迭地摇头,眼里尽是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