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419章 美人计
  被战常胜就这么摸来摸去的,还怎么睡的着,丁海杏突然睁开眼睛,又俏皮地做了个鬼脸。

  冷不丁的战常胜被吓了一跳,赶紧撤回了手。

  “你心虚什么?”丁海杏故意板着脸阴森森语气问道。

  “我没心虚。”战常胜的手又摩挲着她的脸颊。

  “你摸够了吗?”丁海杏声音娇娇软软的,像棉花糖似的,轻轻柔柔甜甜的。

  “你醒了?”战常胜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道,“杏儿赶紧给我解解惑,你这变化怎么这么大。”抓起她的手,“你看看,还有你的脸,嫩滑、嫩滑的,白白嫩嫩的跟煮熟的鸡蛋似的。”

  丁海杏当然不能说实话了,黑眸如盈盈秋水似的看着他道,“当然是你的功劳了,有道是白胖、白胖的。吃得好变胖了,又捂了一冬天,自然就白里透红了。”看着自己的手道,“十指不沾阳春水,就如你看到的了。”

  “是吗?”战常胜满脸疑惑地看着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不对,我每天给你抹雪花膏,这茧子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的,太神奇了。”

  丁海杏很高兴他把她放在他的心上,可是这家伙观察那么细致干什么?那么敏锐干什么?细微的变化都引起他的怀疑,这日子真没法过了。

  “我哪儿知道啊?”丁海杏尾音拉的长长的,带着特意的勾人的媚意,配合她特有的甜腻腻的声音,就一句话就能让他浑身酥麻。

  干脆展开双臂,直接圈上他的脖颈,拉向自己,堵住他的薄唇。

  丁海杏主动吻上他,仿佛在顶礼膜拜似的,感觉他的嘴唇好软,有一种专属于他的味道。张口含住他的唇,细细的亲吻,轻轻的啃咬,慢慢的加深。用舌尖勾画他完美的唇线,再探入他的口中,勾起他的小舌与她缠绵共舞,被她紧紧纠缠啃咬,恣意地缠绵,她的主动带动着他享受着这份美好与快乐。

  丁海杏边舔边看着他的眼睛,看他呆瓜的样子。

  战常胜呆住了,整个人像说通电一般,酥酥麻麻的,睁着眼睛愣在哪儿……

  丁海杏轻笑出声,离开他的嘴唇,亲吻他的下巴,耳际、双颊、脖子、喉头……轻轻的啃咬、她的如此这般热情的热吻将令钢铁硬汉感觉到酥了、软了,最后high了,刹那间幻化为无形。

  这样的快乐让他无法抑止的吟吟低唱不自觉地脱口而出,“嗯……”丁海杏更加的卖力,最好让他脑子里忘掉刚才的事情。

  其撩拨的结果就是开车,刹不住车了,怎么办?一招龙抓手……做着不可描述的事情。

  事后丁海杏洗干净手,倒头就睡,战常胜眉眼含笑地看着她道,“这点儿这点儿美人计可不行,我可没忘记先前的话题,快告诉我怎么回事?”

  回答他的是丁海杏细碎的呼噜声,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战常胜讪讪一笑,干嘛打破砂锅问到底,看着她如婴儿般的睡颜摇头笑了笑道,“算了。”缓缓的合上了眼睛,盘起腿来,快速地进入打坐入定中。

  第二天如往常一样起来,丁海杏小心翼翼地看着战常胜,却发现他没有了昨晚刨根究底的架势,偷偷的松了口气。

  战常胜看着她的样子,这样不是更显的做贼心虚吗?

  战常胜幽深的双眸微微流转,靠近她,从后面抱住正在叠被子的丁海杏。

  “快点儿,我们该走了,红缨等着呢!”丁海杏直起身子咕哝道。

  “不急,外面的灯还没亮。”战常胜灼热的呼吸喷在的她白皙的颈上,泛起了红潮。温热的红唇轻舔她白皙的肌肤,引起她身体的轻颤。

  “你想干什么?”丁海杏如小猫般呜咽道,被他紧紧的给禁锢在他的怀中,动弹不得。

  “你说呢?”战常胜模棱两可地说道,眉眼尽是笑意。

  这家伙的调情技术越来越高干了,熟知她的敏感地带,狂轰乱炸的。丁海杏紧攥着拳头才稳住心神,不陷入他的温柔陷阱中。

  “让我说什么?”丁海杏声音因情欲而暗哑道。

  “今天晚上,我们继续昨天的事情如何?”

  战常胜这边话音刚落,就听见砰的一声,他则嗷的一声弯下腰了,也松开了她。

  “你要谋杀亲夫啊!”战常胜捂着胸口道。

  “别装!我知道自己的力道。”丁海杏回过身无辜地看着他道。

  “走了,我们去洗漱。”战常胜笑了笑,拉起她的手道。

  “那被子怎么办?”丁海杏指指叠了一半的被子道。

  “我来。”战常胜松开她的手,用最快的速度将被子叠好了。

  俩人出了卧室,就看见从卫生间出来红缨,洗漱完毕后,一家人穿戴整齐,丁海杏拿上篮子就出了家门。

  战常胜看着对门紧闭的房门道,“博达爸爸不会爬不起来了吧!”砸吧着嘴道,“你们不知道昨儿累的跟条狗似的。”

  “谁说的!”景海林温润的声音出现在他们耳边道。

  “哟!这腿肚子还打颤呢?”战常胜好心地笑容可掬地说道,“不行的话就回去休息,这要在孩子们面前摔倒了,就糗大了。”

  这个家伙,从他嘴里出来就没有一句好听的话,景海林一项与人为善的好脾气遇见眼前这个土老巴子,总是破功。

  “战常胜同志!”景海林突然大喝一声道。

  条件反射的战常胜差点儿立正、敬礼,幸好手没有举起来。

  就这样也足够景海林笑上一阵子了,嘴角噙着笑意道,“我给你的书看了吧!那流压怎么计算?”

  “呃……”战常胜心里着了毛了,他还不知道什么是流压,怎么计算,但这事绝对不能让眼前这个家伙知道,“晨练时间,不说这个。”黑着脸道,“还不快走。”

  很没出息的逃避了。

  景海林心里得意的笑,小样儿我还不信治不了你,让你在我面前仗着四肢发达烧包,这一回烧糊了吧!

  战常胜又不傻,目光如炬的双眸怎么会看不出他在想什么?给老子等着马上让你现世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