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413章 白水拉练
  “谁说我要偷懒的。”丁海杏吱呀一声将门打开了。

  “我们怎么叫你都不开门啊!”丁国良关切地看着她道。

  “睡的有点儿沉。”丁海杏随口找借口道,澳门赌博网站:连忙又道,“这不听见你们叫我,我慌张的穿上衣服,急着开门,黑灯瞎火的,也不知道穿错了没有。”

  “扣子系错了。”红缨指着她的外罩道。

  “啊!”丁海杏夸张地叫道,然后砰的一下关上房门,又拉开了屋里的灯。

  红缨和丁国良两人相视一笑,红缨转身看见他赤着脚,“小舅舅,你的脚。”

  丁国良低头一看,缩着身子道,“我说我的脚咋恁冷呢?”赶紧掂着脚尖朝自己屋里跑去。

  “呵呵……”

  丁海杏穿戴整齐才出来了,洗漱完毕,“红缨我们走吧!”

  “哎!怎么不走啊?”丁海杏看着呆愣愣地红缨,伸手在她面前晃晃,“你看什么呢?我脸上有脏东西吗?”不确定地她摸摸自己的脸。

  “妈,您今天格外的好看。”红缨眨眨双眼一瞬不瞬地看着她道。

  “这嘴抹了蜜似的,甜。”丁海杏却知道那是修炼的结果,催促道,“快,博达肯定在外面等着呢!”

  被丁海杏这么一说,红缨也顾不得细想了,提上篮子拉着丁海杏就出了房门。

  丁海杏只留下一句,“国良我们走了。”

  “哦!”丁国良打开房门,只看见紧闭的大门,扭头又回去,关上了房门。

  丁海杏和红缨一出去,就看见对门的洪雪荔和景博达,四个人踏着漫天星斗,朝海边进发。

  雨后的清晨,空气中带着一股清新湿润的味道,道路两旁的树木被雨水冲刷的青翠嫩绿。

  “也不知道他们在太平岛怎么样了?”洪雪荔担心的问道,“昨儿晚上,又是风又是雨的。”

  “应该没事吧!那么多人呢!后勤还准备生姜了。”丁海杏宽慰她道。

  “你家的身体素质好肯定没问题,我家那口子就不行了,这不才锻炼的一天,这浑身骨头架子就跟散了似的。”洪雪荔眉目尽是担心道。

  “妈,我爸他们很快就回来了,您就别太担心了。”景博达仰头看着她宽慰道。

  “这回来,我估计你爸得在床上趴个两天。”洪雪荔想起他狼狈的样子咧嘴笑了起来。

  丁海杏抿嘴一笑,估计这次拉练后得有不少人瘫在床上。

  “红缨妈妈,你今天不一样了。”洪雪荔看着她道。

  “洪姨!你也看不出来了。”站在她身旁的红缨也说道。

  “嗯!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红缨妈妈是真的漂亮了。”洪雪荔很认真地点头说道,“年轻了许多和红缨站在一起不像母女更像姐妹。”

  丁海杏清泉般的黑瞳微微一敛,不好意思地说道,“哪有你们说的那么夸张,我还脱胎换骨了。”

  其实也差不多,丁海杏也没有想到昨晚空间修炼的效果这么好,一番修炼下来身上糊了一层黑乎乎,臭烘烘的黑泥,听见红缨他们的声音,只来得及默念了个清洁咒,自己就犹如剥了壳的鸡蛋似的,焕然一新的站在她们面前。

  打通筋脉的好处,简单的咒语可以用了。

  “我们可没夸张。”洪雪荔眸光清澈地看着她道。

  晨曦中,清丽秀雅的脸上被朝霞染红了,细致乌黑的长发,编成了两个麻花辫,对折着垂在耳边,略显俏皮、可爱,让人新生喜爱怜惜之情,洁白的皮肤犹如刚剥壳的鸡蛋,大大的眼睛一闪一闪仿佛会说话,小小的红唇与皮肤的白色,更显分明,浅浅一笑,左侧酒窝在脸颊若隐若现,可爱如天仙。

  精致的脸上荡漾着春天般美丽的笑容,那笑容一点一点的显现在唇边脸颊,整个人洋溢着幸福,能轻易让人感染到她的快乐,在她身边就如同沐浴在春风中。

  ≈ap;≈ap;

  战常胜踩着中午饭的饭点儿回来的,“我回来了。”解开风纪扣,将军帽挂在挂钩上,去卫生间洗了洗手,“快饿死了我了,有饭吃吗?”

  “有,有,我们正好开饭。”丁海杏从餐桌上起来,去厨房拿一副碗筷出来,递给了已经坐下的战常胜,顺势坐在他的旁边。

  “怎现在就回来了?不是说三天吗?”丁海杏将馒头递给他道。

  “这一次快把咱的校长大人给气炸了。”战常胜话落咬一大口馒头道。

  “早知道的事情,有啥好生气的。”丁海杏神色淡然地说道。

  “为什么要生气?”丁国良不解地问道。

  “因为很失望。”丁海杏看着他们解惑道。

  “失望?”丁国良疑惑地看着他们道。

  红缨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滴溜溜一转道,“爸爸,不会是主讲军事的教员也那么狼狈吧!”

  “可不!”战常胜失望地摇摇头道,“搞技术的或者行政人员体能差点儿也有情可原,结果从事军事的也掉队,跟打了败仗似的,没有一点儿军人的精气神,能不生气嘛!”

  “体能训练,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丁海杏轻笑一声道,“看他们的年龄,身材就知道了。”虽说不像后世那大腹便便的啤酒肚,锻炼的一身肌肉早就没了,都成了赘肉了。

  “尽管早做了防备,喝了姜汤,但昨儿的雨,还是放倒了不少的人,太平岛上条件差,所以就提前回来了。那些技术人员都是宝贝疙瘩,可不能小病拖成大病,那校长大人可是吃不了兜着走。”战常胜连连摇头道,显然对这次野外拉练是极其的不满意,“这要是老子的兵,早就……”

  丁海杏劝慰道,“不是你的兵,你也别多想。”怕他这脾气气出个好歹来。

  “哦!对了。我们还真碰上毒蛇了,就是那个土灰蛇。”战常胜话音一落,他们三人异口同声地说道,“你(爸)、(姐夫)你没事吧!”

  战常胜看着三张关切的脸庞笑了笑道,“没事,我没事。是同事被咬了,蛇毒也被解了。”

  “行了,赶紧吃饭,吃完饭我的去洗洗澡,昨儿淋了些雨。”战常胜随意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