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409章 羊倌
  于是五个人就如同蜗牛似的,朝着大部队的方向赶去。

  不是战常胜不想加快脚步,而是带着景海林他们三个拖后腿的,他快不了。

  景海林在心里吐槽,这谁选的地方,专挑选人迹罕至的深沟大山,连路都没有,深一脚,浅一脚的。

  一人高的荒草划破了脸颊,刮破了衣服。狼狈的他们哪里还有讲台上衣冠楚楚的模样。

  “怎么挑了这么个该死的鬼地方?”向南征实在憋不住了,问了出来。

  “这样不扰民。”战常胜很干脆地说道。

  噎的景海林他们三个半天说不出话来,也没心思抱怨了,累的连开口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李守义可不想陪着他们走个倒数,所以很快的就超过他们一大截,连人影都看不见了。

  “我说,姓李的不该这么菜,他又不是搞技术的!”战常胜狐疑地看着他们三个道,“不会是因为你们吧!”

  “你说呢?”景海林微微摇头长叹一声反问道。

  “真是闲着蛋疼,澳门赌博网站: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战常胜毫不客气地说道。

  话音刚落,只听见前面“哎呀”一声,发出凄厉的惨叫。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他们三个都紧张兮兮地看着前方。

  “我去看看。”战常胜留下这句话,人已经消失在了他们三人面前。

  寻声走过去,大约三分钟后战常胜看着倒在路边的李守义。

  战常胜赶紧跑过去,蹲下来,看着他问道,“怎么了?”不用问了因为他已经看见李守义的手掌已经紫青发黑,肿得老大,现在已经跟熊掌似的。

  他人还清醒着,“战教官我被毒蛇咬了。”不过瞳孔已经开始涣散了,很快就陷入昏迷了。

  战常胜立即解下自己腰上的武装带,扎在他的小手臂上方,勒紧了防止毒液向上走。

  景海林他们三个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

  曲中原看到李守义地手掌一屁股坐在地上道,“哎呀!妈呀,这是被毒蛇给咬了。”

  “这是被本地的黑眉蝮蛇给咬的。”景海林见状说道。

  身为本地人的向南征立马说道,“这一带唯一的毒蛇就是黑眉蝮蛇了,俗称土灰蛇。这种毒蛇呈黑褐色,大大的三角头,身体不长短粗,最明显的特征是有一条黑色的花纹覆盖了它的眼睛,不难识别,是蝮蛇的一种。毒性够强的,这会儿功夫就发展的如此迅速了,不愧是刚刚冬眠醒来的。”

  “这蛇毒性很强,必须马上送医院救治,六七个小时内得不到救治,就有生命危险。”景海林立马说道。

  “那还等什么啊?赶紧送医院去。”曲中原随即说道。

  怎么送?他们三个连走都走不动了,在带着李守义走,估计到了医院了人也够呛了。

  “不行来不及了,得先将毒液吸出来。”景海林当机立断地说道。

  “我去前面追大部队,找人来帮忙。”向南征抬脚就朝前走。

  “不用,不用。我有解蛇毒的药。”战常胜看着慌乱地三人说道,说着从兜里拿出匕首,将李守义右前臂的衣服给划开。

  向南征停下脚步退了回来,眼巴巴地瞅着战常胜手上的动作。

  “嘶”他们四人倒抽一口凉气,蛇毒已经扩散到了整个前臂,黑的发紫了。

  这要不是武装带勒紧了,毒液随着静脉血很快就能回到心脏,一旦毒血攻心,那就是神仙也难救了。

  蛇毒毒性极强,是神经毒素和血液毒素的混合型毒液,其毒液中有一种物质咬到人后会使人的骨骼腐烂。如果被毒液喷射到眼睛会让眼睛永久失明。

  战常胜从兜里掏出棕色的药瓶,拧开白色的瓶盖,将粘稠的黑色的药液倒在手上,抓着李守义的手臂开始均匀的涂抹了起来。

  “景老师,我瓷瓶里的药,给他灌到嘴里一些。”战常胜手上动作不停,吩咐景海林道。

  “好的,好的。”景海林拿起放在李守义身上的瓷瓶,“曲老师,向老师,掰开他的嘴。”

  “嗯!”两位老师使劲儿掰开了李守义的嘴。

  而景海林对准了他的嘴,凌空倒进去一些,问道,“可以了吗?”

  战常胜黑眸轻闪点头笑了笑道,“可以了。”

  景海林拿起盖子拧好药瓶,看着曲中原道,“好了,曲老师,合上他的嘴巴。”

  向南征松开了手,曲中原合上他的下颚。

  “那个战教官,这药治疗蛇毒没问题吧!”景海林不确定地问道,实在这药的味道委实不太好闻。

  “绝对没有问题。”战常胜干脆利落的回答道。

  “战教官怎么会随身带着解蛇毒的药呢!”向南征好奇地说道。

  “常年在外打仗,防蚊虫鼠蚁,这都是最基本的常识了。”战常胜给他们答疑解惑道,当然他所谓的常识也是非常普通的常识,吸毒液。

  “哦!”三人点点头道。

  战常胜将药均匀的涂抹完后,明显的感觉李守义被咬处,毒血开始往外冒。黑色带毒的血液,就从李守义的伤口里慢慢流了出来。

  景海林他们三人见战常胜处理手法熟练、老道,放下心来。

  “这次野营拉练,咱们因为怕毒蛇咬伤,出发前沈校长还专门嘱咐了都必须打着绑腿呢!这毒蛇要咬也该是脚或者是腿,怎么咬到手背了,真是奇怪。”向南征满脸困惑地说道。

  “你们看看他穿的鞋。”战常胜随口说道。

  “皮鞋?”景海林一下子就明白了,“穿皮鞋野营拉练,肯定脚丫子受不了。所以坐在路边脱鞋,就这么寸让蛇给咬了。”

  几个人说话当中,李守义手臂明显起了变化,随着毒血被放出,他的胳膊开始消肿,颜色也没刚才那么恐怖了,露出古铜色的肌肤。

  “战教官你可真神了,就是送到医院注射血清,也不会这么快见效的。”曲中原惊讶地说道。

  “就是,就是!而且蛇毒清理不干净,还有后遗症。”向南征关切地看着慢悠悠醒来地李守义道,“李老师,你没事了吧!”

  战常胜自己也很惊讶于解毒蛇药见效这么快,再一次对杏儿的医术有了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