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403章 越说越丧气
  “博达妈妈,你让他说,我看他能说服我吗?”战常胜撸起袖子瞪着他道,“他老人家也说了:真理越辩越明。”

  丁海杏走过来拉着洪雪荔的手,笑容甜甜的说道,“博达妈妈,他们男人的事咱别管,让他们争论去。咱们去沙滩上走走,看看有没有东西可捡,回去给他们加菜。”

  “可他们……”洪雪荔担心地看着他们两个道,她家男人自己知道,别的事都好说,但是只要遇到和海军有关的事情,那是不说明白都不行,话赶话的,有时候话语就难免偏激点儿。

  况且这会儿天都还没大亮,看什么都模模糊糊的,能捡到什么?

  “没关系。”丁海杏拉着她不由分说的走了,“我家常胜不会因为景老师说了实话就因言获罪的。他常常说党的原则就是:实事求是。”声音清清凉凉的,好像雨后的清风吹过,听在耳里很舒服。

  洪雪荔明媚地大眼睛看着她柔柔缓缓地说道,“红缨妈妈,你可以放开我了吧!”

  丁海杏赶紧放开她的手,笑了笑道,“不好意思。”

  “没关系,我们去礁石那边看看,那边说不定有海鲜呢!”洪雪荔温柔一笑,朝礁石走去。

  “博达妈妈听口音不像本地的。”丁海杏边走边说道。

  “我出去之前,是在羊城长大的。”洪雪荔温温柔柔地说道。

  “羊城?”丁海杏闻言眼前一亮道,“我看书上说:食在羊城,是不是有好多好吃的。”一脸馋猫样儿。

  洪雪荔站在海边,听海浪轻轻拍打着海岸,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

  经红缨妈妈这么一说,洪雪荔想起家乡,温柔地说道,“这么说吧!地上爬的——除了桌椅,背脊向天的都可以吃。天上飞的——除了飞机,只要能飞的也可以吃。羊城人不但敢吃,还肯吃。绝对不会为难自己的肚子,民以食为天。”

  这点丁海杏知道,在种花的各大城市中,羊城人是最肯在吃这一项上花钱的。

  这点,从他们对衣食的要求,便可见一斑。

  沪海人爱打扮,衣服不仅要求时尚,且质料跟做工都要精细。很多人宁可天天吃汤泡米饭,也要一身华衣示人。假领子就是沪海人的杰作。

  “都有什么好吃的。”丁海杏兴致勃勃地问道。

  “这个羊城小吃四方闻名,好吃的多着呢!就拿平时同时都吃的粥,北方都是白粥,澳门赌博网站:小米粥、玉米糊糊,南方多是咸粥,粥都是大米熬的,很有名艇仔粥、及第粥、瑶柱白果粥……这里的主食大多是,馒头、面条。南方的主食可就多不胜数了。”洪雪荔如说相声般的,不打磕巴的一口气说了好多好吃的,“不行了,馋死我了。”

  “那些都怎么做的。”丁海杏好奇地说道。

  “你有兴趣啊!”洪雪荔面色柔和地看着她道。

  “嗯!”

  “可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洪雪荔遗憾地说道。

  “没关系,说说看,闲着也是闲着。”丁海杏怂恿道,“古人望梅止渴,咱们说食解馋。”

  “行!那我就说说。”洪雪荔被激起了兴致道,“咱们就说说,虾饺还有海鲜粥,这个在这里勉强还能凑合做了。”

  两位男人目送女人们离开,强制自己的从美食中回过神来。

  因为有正事要说,景海林回过头来瞅着战常胜率先说道,“不是我长他人的威风,就咱们那些舰艇上的设备,真是令人汗颜,能和人家比吗?我们一个舰队加起来,还顶不上人家一艘驱逐舰的吨位呢!他们的军舰那都是千吨级的。”

  “这话是没错,可这军舰不是怕鱼雷吗?我们跟它来个潜艇战,这蚁多咬死象呢!”战常胜辩驳道。

  “就咱们的潜艇那是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动不动就迷航,找不到北,你冲着电台喊破了嗓子也找不到人。还蚁多咬死象,它能找准方向就不错了。不说别的那雷达观测站,那基本上是帮助敌人,糊弄咱们自己的,迷惑咱们自己的。”景海林看着他问道,“知道长波台吗?”

  “不知道。”战常胜摇摇头老实地说道。

  “什么都不知道,还敢嚷嚷着海战。”景海林看着他道,“陆军有通信连对吧!信息的准确性作为陆军想必你知道它非常的重要,古代有斥候,现代有侦察兵。”

  “嗯!”战常胜点点头简单的应道。

  “潜艇出现在海上,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由于它可以潜在水里,可以攻其不备,出其不意,堪称神兵利器。出足了风头,大战中被击沉的舰艇有三分之一是游弋的潜艇干的,战后西方大国海军都在大力发展潜艇。可潜艇也有弱点,它潜入水底,就不能与外界通信了,这也为潜艇带来了很大危险性,也使他的作战受到局限。

  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潜艇的“狼群战术”。”

  景海林看着他道,“别以为你只会打游击,人家这狼群战术,可比你那蚁多咬死象,先进了许多。德国的狼群战术在太平洋给盟军舰船很大打击。德国潜艇就好像有千里眼、顺风耳一样,游弋在大洋中攻击盟军舰船,老毛子被击沉的军舰有40%是死于德国潜艇。

  德国之所以每每得手,是因为有大功率超长波发信台,德国是使用大功率超长波发信指挥潜艇。超长波能穿透海水,且损耗很小,使用大功率通信距离很远。有了长波台就能指挥潜艇有目的作战,而不是潜艇自己去盲目寻找战机。老毛子把德国的大功率超长波发信机拆下来,搬回了老毛子家,为自己的潜艇装上了顺风耳。美帝也开始建长波台。”顿了一下又道,“咱们前些年和老毛子交好的时候,从老毛子那里弄了两艘潜艇,却没有配套的无线电通讯系统,潜艇就是睁眼瞎子和无耳的聋子,那就是一个摆设,只能当训练用。”景海林的脾气上来了,毫不客气地说道,“现在和老毛子交恶,也不知道这个工程进行的怎么样了?”

  丁海杏的耳力很好,听着洪雪荔说着羊城美食,一心二用,听着他们争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