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396章 种地的好手
  “他们不会知道的。”战常胜自信满满地说道,“整个行动计划又不是我策划的。我只是提议而已。”

  “纸是包不住火的。”丁海杏竖起食指朝他摇摇道。

  “我怎么听出幸灾乐祸的意思。”战常胜微微眯起眼睛看着她道。

  “不可以吗?”丁海杏双手掐腰娇蛮地说道。

  “可以,可以!”战常胜宠溺地看着她道,“这么喜欢看你男人被群殴啊!”

  “怎么会!”丁海杏拍着他的肩头调侃道,“你还打不过那群老爷兵。”

  “这么相信我的实力。”战常胜眼底充满笑意地看着他道。

  “当然。”丁海杏满眼小星星地看着他道。

  “呵呵……”战常胜笑着又剥了根香蕉道,“再吃一根。”

  丁海杏笑着接了过来,剥好的香蕉,咬了一口道,“用我准备什么吗?”

  “不用!”战常胜摇头道。

  “不用准备防蚊虫鼠蚁的药吗?”丁海杏不紧不慢地说道,“有道是:惊蛰过,蛇出没。”

  “咱们这里有毒蛇吗?”战常胜不确定地问道。

  “有黑眉蝮蛇,毒性很强的。”丁海杏担心道,“初春时节,蛇苏醒后正在到处觅食。尽管蝮蛇会在冬季冬眠,但蛇身体机能还在运转,毒腺分泌的毒液累积了一个冬季,到了初春是毒性最大的时候,”

  “这个随行的军医应该有所准备的吧!”战常胜看着她幽幽地说道。

  “军医,估计也是做简单的处理后,送到医院注射血清。”丁海杏微微摇头道,“我给你拿解毒的药丸,以防万一。”

  “解蛇毒也会!”战常胜讶异道。

  “山里长大,不会解蛇毒怎么能行。”丁海杏温婉地说道,声音柔美动听。

  “那好吧!拜托你了。”战常胜语气温柔地说道。

  “好了,你去忙吧!”丁海杏起身道,“我去市场买些菜来。”说着走进厨房提着菜篮子出来。

  “我陪你去。”战常胜追过来道。

  “你看书去,我步行过去,散散步。”丁海杏推着他的后背道,转身就出了家门。

  “都说不让你跟着了。”丁海杏推着他道。

  “我帮大舅子翻地。”战常胜出去道。

  “那好吧!”丁海杏提着菜篮子离开。

  战常胜去后勤借了一张铁钳,丁国栋看着他道,“这点儿地我一个就行了,妹夫,你进去看书好了。”

  “大舅子以为我不会种地啊!”战常胜笑着说道,“咱也劳苦大众苦出身。”紧接着又道,“就当锻炼身体了。”

  丁国栋不在有异议,别看楼前地不大,可土质经过一冬天的冰封,硬邦邦的,翻了一会儿两人身上都出了汗了。

  “我们回来了。”丁国良领着两个孩子提着篮子回来道,“大哥来了。”

  “丁大舅舅。”红缨和景博达齐声喊道。

  “乖!”丁国栋停下手里的活儿,杵着铁钳站直身体道,“赶海回来了。”

  “大哥有口福了,我们捡了蛤蜊、小梭鱼、小虾,波螺、还拾了海胆、海蜇、海带,还有海肠子……”丁国良笑眯眯地说道,看着他们手里的铁钳和翻的地又道,“现在翻地是不是早了点儿。”

  “不早了,这地硬邦邦的,弄点儿肥料沤一下,到时候种的肥力正好。”丁国栋说道。

  “沤肥?”战常胜微微摇头道,“在家属区,最好别用,味儿太重,邻居会有意见的。”

  “我早就想到了,家属院不比田间,所以我在厂外面烧些草木灰,到时候我拿来,撒到地里在翻进土里,保证没味儿。到时候这蔬菜保证长的好,结果结的大。”丁国栋憨厚地笑道。

  战常胜闻言莞尔一笑,大舅子真是种地的好手,考虑的很周全。

  “用我帮忙吗?”丁国良卷起袖子道。

  “不用,不用。”丁国栋闻言立马摆手道,“你的任务是看书。”

  “那我们进去了。”丁国良看着他们道。

  “进去吧!”战常胜挥挥手道。

  丁国良和俩孩子都进了屋,丁国良进了厨房,先把捡来的海鲜放在盆里,撒些盐,让它们吐吐沙子。

  然后才钻进屋里坐起了习题,红缨和景博达喝了些水,就跑到外面看大人们翻地。

  丁海杏从菜市场回来时,菜篮子里只多了些鲜蘑菇和一些菜干,春季气温回升、雨水充沛,菌类生长迅速,蘑菇生长周期短,所以郊区的农民从山上摘来蘑菇在市场买。

  青黄不接的时候,蔬菜那都好贵的,不过对于丁海杏来说去菜市场只是个借口不是吗?

  &&

  到了做饭时间,战常胜和将丁海杏买来的菜,整出一桌子荤素搭配,非常有营养的菜。

  战常胜不善做海鲜,所以海鲜是由丁海杏掌勺。

  “这玩意儿有什么好吃的?”战常胜不太喜欢地看着花蛤道,“不如肉吃的香,肉还少,不知道泥沙吐尽了没。”

  花蛤这玩意儿,很多人是又爱又恨。喜欢它细嫩的肉质和鲜美的滋味;但花蛤外部的泥浆却难以处理。

  “盐水泡了泡,我处理过了,保证泥沙吐尽了。”丁海杏看着他笑眯眯说道,“你吃有泥沙吗?”

  “那倒没有。”战常胜摇头道,犹豫了下道,“杏儿你那么喜欢吃辣炒花蛤。”

  “怎么了?”丁海杏看着锅内热油,放入干红辣椒、生姜末、蒜末、葱丝爆香,外加从老妈那里带来的豆瓣酱一勺。

  “不是说酸儿辣女吗?”战常胜纠结了一下,小声地说道。

  丁海杏端着洗净的花蛤盘子的手顿了一下道,“你不是坚定地唯物主义者,怎么还信这无稽之谈。”随后将花蛤倒进锅里,“撕啦……撕啦……”的发出激烈的声响,快速且均匀的翻炒。

  战常胜立马反驳道,“你不是还相信吃兔子肉,会长三瓣嘴的。”

  丁海杏扭过头,杏眼圆睁挥舞着锅铲咬牙切齿地说道,“战常胜你找揍!你说过男孩儿、女孩儿都宝贝的。”低头看着自己的小腹道,“宝宝啊!你爸爸不待见你了,没关系爸爸不喜欢你,妈妈喜欢你。”鼻音浓重道,“咱不要你爸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