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395章 你完了
  “是啊!阳春三月,正是采食香椿的最好的时节,我就采了点儿。”丁国栋嘴角泛着笑意说道。

  沈易玲闻着浓郁的香椿味儿,真是香啊!吃了一冬天的白菜萝卜,可算能换换口味了,眼巴巴地瞅着,“我最喜欢吃香椿炒鸡蛋了。”

  可是丁国栋根本就没有多看他一眼,也没接她的话茬,骑着自行车就走了。

  走了,没错!沈易玲错愕地看着他离开,人越走越远,她摸摸自己的脸,自言自语道,“我这么明显暗示,他都不说匀给自己点儿,我又不会白拿,拿钱给你换啊!也不知道他在哪儿摘的。”

  这香椿树有些发芽早,有些发芽晚,她所见到的香椿树都还没发芽呢!

  “算了!在等等吧!”沈易玲蹬上自己的自行车直接回家去了。

  ≈*≈

  “我来了。”丁国栋敲开了战常胜家的大门。

  “大舅子来了,吃了吗?快进来。”战常胜看着门口的他立马招呼道,看着他手里的东西,笑道,“哟!香椿可发芽了。”

  “哥,你从哪儿弄来的,香椿可都还没发芽呢!”丁海杏一脸欣喜地说道。

  “进来说!”战常胜侧身让丁国栋走了进来。

  “吃过了。”丁国栋边走边说道,“我在山谷里采的,有大山阻隔正那里温度高些,所以发芽就早。”说着将香椿芽放在了厨房,走出来又道,“如今这菜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给杏儿尝个鲜。”

  “可惜我不能吃?”丁海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遗憾地说道,“哥,过来坐!”

  “为什么不能吃?这可是我专门跑了十几里山路给摘的。”丁国栋疑惑道。

  “香椿性凉,我在怀孕初期,最好不要食用,否则容易流产。”丁海杏无奈地说道,“嘴馋也不成,为了肚子里的宝宝,只能忍着了。”随后笑道,“我不能你们可以吃吗?别那么沮丧嘛!”

  孕妇吃些香椿也有促进食欲、清热解毒、美容护肤等作用。香椿因含有维生素e和性激素物质,所以也有补阳滋阴的作用,有“助孕素”的美称;女性准备怀孕期间也可以吃些,有助于怀孕。

  怀孕初期不可以吃,香椿怀孕后期可以吃,但是这种时令的东西,她到后期季节性的东西可就没有了。

  “我们中午可以吃花蛤。”丁海杏语气轻松地说道,“有那么多可吃的,不必这么拘泥嘛!守着大海,还能饿着我了。”看着他直接说道,“哥,你先去洗澡。”

  “不着急,天气渐暖,我先去把楼前的地翻翻,说不得什么时候就该种上了。”丁国栋卷起袖子道,“锄头呢!”

  “家里可没有这玩意儿,有铁锹可以吗?”战常胜指着门后的铁锹道。

  “铁锹?”丁国栋微微皱起眉头道,“聊胜于无吧!”

  “我去集市看看有没有锄头买一把回来好了。”战常胜立马说道。

  “不用,不用,不值当的,就楼前那巴掌大的地方,用铁锹翻地也行。”丁国栋赶紧拦着他道。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战常胜坚持道。

  “听我的不用,你们还是想想种什么?去那里买菜籽。”丁国栋从门后拿着铁锹道,“不知道城里好不好买,这要是在乡下,菜籽多的是,早知道过年回来时,我们从家里带些好了。”

  “不用家里有菜籽,我去其他教员那里拿点儿好了。”战常胜随即就说道。

  学校的家属区有平房,家属们把空闲的地都利用起来,所以不缺菜籽的。

  “那好!”丁国栋抬眼看了看道,“怎么没见国良和红缨。”

  “他们去赶海了。”战常胜看着他道,看着纯净的他,什么表情都写在脸上,于是道,“国良也不能一直看书,得换换脑子。估计这会儿快回来了,国良心里有数。”

  丁国栋点了点头道,“我出去了。”拉开房门就出去翻地了。

  丁海杏等着战常胜拿来菜籽,将它偷偷换成空间菜籽就好了。

  他在家里真是想干点儿什么都不方便。

  丁海杏走回客厅抬眼看着他施施然地问道,“孩子爸。”

  战常胜闻言眼睛闪闪发亮地看着她道,“是在叫我吗?”

  “这里有其他人是孩子爸吗?”丁海杏挑眉微微一笑看着他道。

  “很新奇的体验。”战常胜笑着走过来,坐在她的旁边道,“叫我什么事。”从果盘里掰下一个香蕉扒开皮,递给了丁海杏道,“吃吧!郑姐说多吃水果对宝宝好!”

  就这五根香蕉,花了五块钱,真是比肉还贵。只有她自己享用,红缨懂事的也不吃。

  没办法如今这年月物流不畅通,水果也不好储存,都是随着季节走,澳门赌博网站:这些香蕉是从滇南那边运过来的,即便没有票,也很少有人买的。

  其实丁海杏不缺水果,战常胜上班后,她躲在卧室内吃独食,什么苹果、桃子、梨子、杏……

  虽然很对不起他们,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秘密得守的住。

  别怪她心硬如铁,实在是人性莫测,经不住诱惑。

  “快说啊!什么事?”战常胜催促道。

  “你都不用上舰实习的,纸上谈兵可不行。”丁海杏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问道。

  “实习在暑假。”战常胜漫不经心地说道,想起来道,“对了,后儿开始学校组织了野外拉练。”

  “哦!听说了,家属区都吵翻天了。”丁海杏点点头道,“需要去几天。”将香蕉皮扔到了茶几上。

  “大概三天吧!不过我估计很难坚持,看看那反对力度,这群老爷兵,路上出点儿事,跑吐了,跑晕了,那都是有可能的,所以计划赶不上变化。”战常胜紧接着又道,“地点在太平岛,也不远。”

  丁海杏眼波流转食指点着他道,“这个不会是你的提议吧!”

  “知我者杏儿是也!”战常胜唇边划出一抹温柔地笑意道,“将熊熊一窝,这些只知道做办公室的教员们一个个都快成了老爷兵了。”

  “你可真行,你完了,完了!要知道这次野外拉练是你倡议的,你就等着被群起而攻之吧!”丁海杏兴致勃勃地看着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