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389章 高,实在是高!
  沈校长打断他的话道,“李教员,景老师来这里是经过组织政审的,手续是合法的,至于讲课内容那就更没问题了。他的课大家听过,开课之前的教案大家都看过,没人提出异议啊!讲了这么多年无论是教员同事还是学员都很喜爱的他的课,我没有听到有人反映他的课有毛病。”

  战常胜闻言在心里点点头,对啊!政审如果不过关的,连种花的大门都进不来。

  李守义被堵的哑口无言,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愣在当场。

  沈校长看着他则又道,“李守义在这里我要说你一下,在没有真凭实据之前,我希望你能够做好一件事。”

  “什么事”李守义摇摇头道。

  沈校长手中的笔指着他,重重地说出两个字道,“团结!”

  团结?李守义敛眉遮住眼中的情绪,眼珠子来回的转。

  沈校长看着他又道,“李教员,以后要慎用揭发这个词!”

  “为什么?”李守义抬眼看着他道。

  “揭发是什么意思?”沈校长看着他问道,手中的钢笔点着办公桌道,“揭发这个词,它是针对敌我矛盾而言的,你说咱们面对人民内部矛盾,乱用揭发是不是不利于团结。”面部表情柔和地说道,“所以咱们要慎用这个词。”努努嘴道,“《团结就是力量》这首歌你会唱吧!”

  李守义立马说道,“会!”

  沈校长非常和气地说道,“你说一个集体是不是只有团结在一起,才有战斗力啊!尤其咱们又是军人,更应该懂得这个道理。想当年抗日的时候,我党不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组成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才打败小鬼子的。”继续说道,“所以啊!咱们事事处处,要做有利于集体的事情。他老人家也说了: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而愚蠢的军队是不能够战胜敌人的。咱们为什么办海军,为什么建军校,不就是为了不让帝国主义的军舰在咱的海面上耀武扬威,咱们需要有知识、有文化的教员。”反问道,“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战常胜眼底溢满笑容,校长就是校长,这说话的水平真是高,实在是高!

  李守义沉吟了片刻,抬起头来看着沈校长道,“校长团结就是力量没错,可这是我们人民群众团结起来,军人团结起来,而景海林他可是扰乱军心,他居然说我们打不赢对岸!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我们怎么可能打不过呢!如此居心叵测,怎么可能是我们要团结的对象。”

  “是吗?”沈校长看向战常胜道,“战教官,景老师在课堂上这样说了吗?”

  “没有!”战常胜朗声回答道。

  “战教官已经写了检讨书了?”李守义出声道。

  言外之意,战常胜的话根本不能才信。

  沈校长看着冥顽不明的家伙,干脆道,“那把景老师找来,你们当面对质。”

  景海林被叫到了办公室,看见办公室内的战常胜心荡到了谷底,心里惴惴不安地站在办公桌前。

  “景老师,你来的正好。”沈校长把刚才的事情详细地想景海林说明了一下。

  景海林一脸震惊地看着李守义,他千想万想没有想到他会跳出来。紧紧地攥着自己的拳头,才保持清醒。

  沈校长看备受打击的景海林却也不得不说道,“景老师你在课堂上说和对岸开战,我们打不赢他们?”

  “没有,我没有说过这句话。”景海林斩钉截铁地说道,“这个全班学员可以为我作证。”

  李守义慌了神儿道,“他在课堂上讲真要打起来……”结结巴巴地说道,“他是没说出来,可他那么推崇别人的舰艇,意思不就是说真要打起来,谁赢谁输还不一定。”

  “这话是你说的,可不是我说的。”景海林立马说道,心里庆幸下课铃声响了,让他的话憋在肚子里没说出来。

  病急乱投医的李守义看着战常胜道,“战教官你说他这话什么意思?你当时在场,他当时怎么说的?”

  “刷……”的一下目光全聚在了战常胜的身上。

  景海林不自觉的攥紧了手,战常胜握拳清咳两声道,“真要打起来,老子照样像在朝作战一样,揍他狗日的。”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我非常佩服种花军人的那种精神,就是这种精神让美帝也只敢叫嚣,去不敢在悍然发动战争。”景海林立马说道。

  “你包庇他,他根本就不是这个意思?”李守义恼羞成怒道。

  “你这个同志,怎么这样说话,是你让我说的,怎么不照你的意思,就成了包庇了。”战常胜不紧不慢地说道,语气倏地冷了好几度,“娘的胡说八道。”他阴沉的视线盯住了李守义,语气略带怒火,“老子就是这么理解的!”挑挑眉能怎么地吧!一副无赖的样子。

  李守义低垂着眼睑,妈的算你们狠!老子就不相信揪不出你们的错。

  他服软的说两句软和话,退出了办公室。

  沈校长看了看他们两人,挥手让他们离开。

  出了办公大楼,景海林看着战常胜的背影道,“刚才谢谢你了。”

  “老子说的是实话,也是这么想的,海上怎么了?他们的敢来照揍不误。”战常胜眼神坚定地看着他道。

  景海林眼底闪过一丝恼怒,这个家伙,怎么就冥顽不明的,陆军和海军根本就不同,找机会一定要好好给他洗洗脑子,打击他的‘嚣张’气焰,澳门赌博网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不要以为刚才帮了他,就认同他的观点。

  amp;amp;

  下班回家战常胜疲惫的坐在沙发上,丁海杏端着一杯水放在茶几上,担心地看着他道,“这是怎么了?”

  “还真让你给说着了。”战常胜端起水杯轻抿了一口润润嗓子道。

  “不会吧!我这么料事如神!”丁海杏夸张地指着自己道,“那好像对门没事!”

  “当然了。”战常胜坐直身体道,“想当年诸葛亮舌战群儒,今儿他是力证自己的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