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383章 大闹课堂
  “巡洋舰它的主要任务是为航空母舰和战列舰护航,或者作为编队旗舰组成海上机动编队,攻击敌方水面舰艇、潜艇或岸上目标。随着时代的发展,巡洋舰渐渐走向衰落,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各国已基本不再建造巡洋舰,所以巡洋舰会逐渐被驱逐舰所取代,其将成为历史。”景海林继续说道,“所以这节课我们呢就简单的说说巡洋舰。”

  景海林用了大半节课的时间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各国的巡洋舰和其在战争中起的作用。

  “下面我来具体说说,美国海军巡洋舰的火力具体配备……”

  战常胜皱着眉头闻言,实在听不下去了,于是出声道,“我说景老师咱能说点儿别的吗?”

  “说什么?”景海林声音温和地说道,对于被他给打断教学,丝毫没有生气。

  “你天天说美帝、小鬼子这巡洋舰、驱逐舰……你把我们给打击的自信心全无。”战常胜抬头看着他道,语气不善道。

  “不是我打击你们的自信心,我现在只说的是二战时期的,到现在,咱们在发展,人家也在发展。我说的是客观事实。”景海林轻轻叹了一声道,“我们从渔船和舢板,发展到了快艇和护卫艇,而他们呢!咱不和美帝比,咱就比比对岸的弯弯,他们已经发展到了驱逐舰和巡洋舰。他们一艘舰艇的吨位,已经超出过我们一个支舰队的吨位的综合。差距实在太大了。”

  “打仗嘛!靠装备是不错。”战常胜特别骄傲地说道,“可老蒋的装备怎么样?武装到牙齿的一水的美式装备,不是被我们小米加步枪,给赶到了弯弯。它的美帝爹我们照样揍,他们有什么了不起的,在朝鲜战场上我们又不是没有较量过,谁输谁赢全世界人民都知道。”

  “对嘛!对嘛!”学员们积极响应道。

  “想当年老子奇袭白虎团,那是直插敌后,消灭敌后的炮兵,捣毁‘白虎团’团部。敌人的炮火厉害吧!照样被老子揍的屁滚尿流的。”

  “我们就潜伏在敌人眼皮底下的草丛里,侦查小队还乔装成美帝的军事顾问……当时抓了一个‘舌头’,我记得口令是:古鲁木、欧巴。对就是这个。”

  “景老师他美帝飞机大炮如何?船坚炮利又如何?还不是被咱给揍的乖乖的坐在了板门店的谈判桌上。”

  “就是,就是,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怕他们个球!”

  “咱们穿的是蓝军装,是海军。”景海林大声地说道。

  不过景海林的声音很快被淹没在众人的声音中。

  “咱不跟他们拼海上,让他们来陆地上,继续揍他狗日的。”

  “对对!那田忌赛马还避其锋芒呢!”

  “兵法有云:扬长避短,以长克短。咱继续跟他们打陆战。谁来了老子也不怕!”

  “就是谁来了,也得当孙子。”

  一个个说的眉飞色舞的,满面红光,透着激动与兴奋。

  “韩国“王牌师“和“王牌团“蒙受了前所未有的奇耻大辱,那面“白虎团“团旗至今在军事博物馆中成为咱们的笑料。”

  景海林听的太阳穴直突突……这群陆军土包子。

  “够了啊!”战常胜看着吹嘘忘乎所以的他们大喝一声道,“你们都是战争末期了,我们可是打的头阵。”目光又看向景海林道,“美帝军队的一个军就拥有四百多辆坦克,而志愿军入朝之初,连一辆坦克都没有,美军的一个师就拥有各种类型的火炮四百多门,而我们一个师只有不到二十门,连他们的零头都没有。”热血沸腾地说道,“尽管如此,这场战争还是我们胜利了。知道美国军人为什么那么尊重我们的军人嘛?就是因为他们打输了一场根本就不应该输的战争。”

  景海林微微摇头道,“我承认我们的陆军在陆地上所向披靡,可请你记住一点,你现在穿的是蓝军装,是一名海军,陆军的打法与海军不同,真要打起来……”

  此时下课铃声响了,战常胜憋了一肚子的气,回到家里,将军帽往墙上一挂,砰的一声关上房门,指着对门吼道,“混蛋、放肆、他傲慢!”

  “怎么了,怎么了?”正在厨房做晚饭的丁海杏听见声音蹬蹬跑过来道。

  “真是岂有此理,这真是气死我?”战常胜走到客厅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解开了风纪扣。

  “到地怎么了?看把你给气的,谁惹你了。”丁海杏坐在他的旁边,看着气的满脸通红的他道。

  战常胜将课堂上的事情说了一遍,丁海杏那灿烂的明眸里闪烁着些许狡黠的流光道,“像他们这种人,就是不会说话,肚子里有墨水怎么了,真是大放厥词,扰乱人心、捣乱军队。”

  “说的很对!他这是在否定这些年海军的成绩。”战常胜拍拍她的胳膊道,终于找到知心人了。

  “听你这么说,他讲课却是有问题。”丁海杏如狐狸般的双眸流转了一下道,“这讲课嘛!不能单纯的军事理论,要加强政治教育吗?”

  “对对!太对了。”战常胜忙不迭地点头道,“还是我家杏儿觉悟高。”

  丁海杏接着说道,“在课堂上教学要强调我党的领导,与我军的性质,我们海军从无到有的做出的成绩。”

  “杏儿你是不知道,你听听他上课举的那些例子,都是外国人,美帝、小鬼子都是咱的手下败将。”战常胜食指点着茶几重重地说道。

  “这简直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太可恶了。”丁海杏同仇敌忾地说道,接着继续说道,“他为什么就不说说我们自己人呢!我们在海上威风的时刻呢!”抬眼看着他道,“常胜,你书读的多,给我说说咱们在海上的英雄事迹,好杀杀他的威风!”

  “呃……”战常胜把脑子里那点儿东西扒拉完,在海上的英雄事迹那是没有,好像只有挨打的份儿。

  “你怎么不说话啊?”丁海杏眨眨清澈如秋水般的双眸看着他道,“咱们的英雄事迹那么多,快说啊!说了咱好去怼他,让他目中无人。也让他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

  战常胜低垂着眼睑,他们没有一个是在海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