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381章 ‘路见不平’
  “做不了豆瓣酱,家里有烘烤好小梭鱼干你带走好了。”丁海杏想起来道,“这些是常胜出海捞上来的。”

  “对对,这个带走好了。”战常胜忙不迭地点头道。

  “那好吧!”丁国栋应道。

  吃完饭红缨洗碗刷筷,丁国栋抹桌子扫地后去了趟邮局,连同信和钱寄回了家里。

  丁国良则一头扎进了书堆里,越学越觉的自己无知。

  丁海杏在卧室里做了大概半个小时手工,就哈气连天了。

  “行了,等醒了在做,看你困了都睁不开眼了。”坐在书桌前看书的战常胜直接将她手里的小衣服拿了过来,“睡觉。”

  丁海杏上床脱掉外罩,“晚饭早点儿做,让大哥吃完可以早点儿回去。”

  “知道,你就别操那么多心了,我还能饿着大舅子了。”战常胜抻开被子道。

  丁海新倒头没两分钟就睡着了。

  战常胜眼神温柔地看着睡的甜美的她,“真是让人羡慕的睡眠质量。”话落视线重新落到了书上。

  晚餐是红缨做的,清粥小菜,吃完饭丁国栋就骑车回了工厂了。

  夕阳的余晖静静地洒落在那坑坑洼洼的黄土路上,折射出深浅不一的暖暖的光华,由于是郊区地带,所以来往的行人并不是很多,道路两旁栽种的杨柳,随风温润的春风摇摆着。

  丁国栋骑着自行车,缓缓的走在黄土路上,夕阳很暖,照在人的身上暖融融的,金色的柔光中,如此静谧祥和的暮色之中,一辆自行车停在路边。

  一个消瘦的身形,身穿着海军蓝的蹲在车前摆弄着车子。

  丁国栋骑到他的身边下了自行车道,“怎么了?需要帮忙吗?”

  “车链子总是掉,这一路上我都重新安装了好几次了。”娇俏地女声带着明显的怒意道,气的她将手里的树枝扔在了地上。

  “原来是个女的啊?”丁国栋闻言在心里腹诽着,支上车子,绕过她的车子道,“我来帮你吧!”

  丁国栋直接上手摸的手上油黑乎乎的,却很快地将车链子安好了。

  “好了。”丁国栋拍拍手道。

  “你的手!”她看着他指尖黑乎乎的油手道,她就是不想手上沾染黑油,才一直用树枝又是撬,又是顶的,折腾了半天也没成功。

  “没关系,洗洗就好了。”丁国栋甩甩手浑不在意道。

  “可你还怎么骑车。”她不由得说道。

  “这样啊!”丁国栋走到路边蹲在地上,抓一把黄土,双手搓搓,“你看这样不就好了,虽然土点儿,比油乎乎的好。回去我在用水冲冲就好。”

  她抬眼看着眼前高大身形消瘦的男子,一身劳动布工装,面容明明有棱有角刚毅好似雕塑一般,却看着憨厚老实,双眸清澈如水,让人一眼看到底,脸色晒的如赤铜一般,一双如蒲扇的大手长满了老茧,一看就是辛勤劳作的农家汉子。

  “好了。”丁国栋扶着车把,一脚蹬开支架,“我走了。”说着蹬上自行车就走。

  她看着他的背影喊了声,“谢谢!”

  丁国栋单手扶着车把,一只手挥挥,示意不用谢。

  她拍拍手转身推上车,结果没骑两步,“哎呀!又掉了。”

  刚骑没多久的丁国栋听的‘哎呀!’一声,回头一看,她又下了车,于是调转车头,骑了回来,停在她身边道,“又掉了。”

  “是啊!”她懊恼地看着自行车,“以前没这毛病啊!最近还给车链子上的油。”

  “你把车子支好了。”丁国栋支上车子,又帮她安上了车链子。

  “好了!”丁国栋低垂着仔细查看车子,到底什么原因让它不停的掉链子,“你这车链子太松了,得去掉一截。”

  “这我也知道,可是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也没修车师傅。”她遗憾地说道,“以前也没这毛病啊!”

  “可能是车链子上了油,路面又坑坑洼洼的,本来就松,这一颠簸可不就掉了。”丁国栋低头看着车子猜测道。

  “哎!经你这么一说还真是,我在市里骑车都没发生这事。”她想起来道,接着又沮丧道,“那怎么办?离市区还远着呢?这天?”眼看着太阳落山了,很快天都黑了。

  “这样,你骑着我的车子回去好了。”丁国栋想也不想地说道。

  她一脸错愕地看着他道,“你让我骑你的车子,那我的车子怎么办?”

  “我推着走,明儿给你送回去。”丁国栋爽利地说道。

  “你知道我住哪儿?”她好奇地问道。

  “看你身上的制服还看不出来吗?”丁国栋一脸憨笑道,“海军学院的对吧!”

  “我就不能穿军装吗?”她故意地说道。

  “你军装上有肩章、领章,普通人可是不许有的。”丁国栋食指指着她的肩膀道。

  “还挺细心的。”她小声地嘀咕道。

  丁国栋看着一脸英姿的她道,“我妹夫也在海军学院,他是那里的教官战常胜,你应该认识吧!我叫丁国栋。”

  “原来是战教官的内兄。”她看着他骑车的方向道,“你是这回招工过来的吧!”

  “对对!”丁国栋忙不迭地点头道,“你认识我妹夫。”

  “知道这个人,但不熟悉。”她接着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沈易玲,是学校图书馆的管理员。”

  “这样我们换车没问题了吧!”丁国栋看着她实诚地说道,澳门赌博网站:“我保证弄坏你的车子,天晚了,女生走夜路不好。”

  “呵呵……”沈易玲闻言轻笑了起来,笑声如银铃般清脆甜美,“你确定有人敢打我的主意!”声音柔柔缓缓清甜中一股肃杀之气。

  “也对哦!”丁国栋点点头,又耿直地问道,“那你晚回去,该有人担心了。”

  “那好吧!”沈易玲将车子支好了,起身去推着他的车子。

  “你先走吧!我‘洗洗’手。”丁国栋举着双手道。

  “那好吧!”沈易玲推着车子道。

  “我明天晚上将车子还给你可以吗?”丁国栋醇厚的声音再次响起道。

  “你平时什么时候去学校?”沈易玲不答反问道。

  “星期天!”丁国栋很干脆地说道。

  “那星期天早上八点在操场上换车子好了。”沈易玲笑容甜甜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