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377章 生活费
  “我的工作不忙,不找些事做,闲得慌。”丁国栋笑了笑道,“以往起早贪黑的,龙口夺粮的时候,更是彻夜的忙。”

  “天生的劳碌命!”丁国良摇头轻笑道。

  “看书!”红缨出声道。

  “呀!红缨能看得见我们说什么?”丁国栋一脸惊讶地说道,过年的时候还不见她插话呢!

  “大概其能猜个七七八八,你们在讨论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大舅舅说自己没有地可种,现在的工作清闲……”红缨简略地说道。

  “还真是。”丁国栋瞪的眼睛不可置信道。

  “这可不是吹的,红缨的记忆力很好,余下的看你们的表情,肢体语言,绝对能看得出来。”丁海杏与有荣焉地说道。

  “哎!我们红缨说的对,没事的话看书!”丁海杏将话题转回来道。

  现如今又没有什么休闲娱乐,看书也是很奢侈的事情,当然书的种类也少。

  “白天校对还没看够啊!再说了你们晚上不是说不让我看书,怕看坏了眼睛。”丁国栋一脸无辜地看着他道。

  这话说的他们说无以反驳。

  “那你晚上编东西不费眼睛啊?”战常胜摇头失笑道。

  “那玩意儿我闭着眼睛都能编出来。”丁国栋超有自信地说道,眼睛晶亮闪闪发光。

  “哥晚上你们宿舍都在干什么?”丁海杏想起来问道,夹了快红烧肉放到了他的碗里。

  丁国栋咽下嘴里的红烧肉说道,“我编东西喽!”

  “我问的是其他的人?”丁海杏看着他道,“你们不是六人一个寝室吗?”

  “哦,你说他们啊?多是在打牌。”丁国栋随口就道。

  “什么?他们在赌博。”丁海杏闻言这脸色蹭的一下变黑道。

  “不是,不是他们不耍钱的,他们谁输了往脸上贴纸条或者画乌龟。”丁国栋生怕杏儿误会了,赶紧解释道。

  “被你吓死了,要真是耍钱的话,那宿舍就不能住了。”丁海杏一脸严肃地说道。

  “他们想耍钱,也得兜里有钱才行,一开了工资基本上留下生活费,余下的钱都寄回了家里了。”丁国栋一拍额头道,“对了,我发工资了,还有票证,可真多啊!”说着将糖票、肉票、糕点票、油票……都给了丁海杏。

  “怎么不是一份吗?你咋成了两份。”丁海杏好奇地问道。

  “我不抽烟,将烟票和人家换了。”丁国栋想起来又道,“还有劳保用品,我都拿来了,在自行车车筐里。”放下碗筷起身道,“我去拿。”

  “不着急,不着急。”战常胜拦着他道,“吃完饭再去,也不迟,丢不了。”

  “快坐下,坐下。”丁海杏压压双手道。

  丁国良更干脆直接拉着他重新坐下,拿起了筷子。

  “哥,你给我钱的做什么?”丁海杏看着手里的五块钱道。

  “我的生活费。”丁国栋咕哝道。

  “大舅子,我还请不起你吃饭不成?”战常胜出声道,阴着脸明显的不赞同。

  “我知道妹夫工资开的高,但我也不能白吃白喝吧!”丁国栋看着妹夫夫妻俩道,“你们要是不收,那以后星期天我就不来了。”

  “你这人,可真是……”战常胜食指点着他道。

  “大家都是定量我吃了你们可咋整?”丁国栋嘿嘿一笑道,“其实我还占便宜了,你看我光给钱了,没给粮票。”

  “那我就收下了。”丁海杏一脸宠溺地看着傻哥哥道。

  “收下,收下。”丁国栋忙不迭地点头道,“这才对吗?不然我可没脸来。”接着又道,“那些票能买的都买了,澳门赌博网站:尤其是过期作废的。”

  “知道了。”丁海杏浅笑地看着他道,“赶紧吃饭,吃完饭去洗个澡。”

  “嗯!”丁国栋点头道,加快了吃饭速度。

  吃完饭的丁海杏给他准备好洗澡用具和澡票,丁国栋拿着去了澡堂。

  战常胜则起身去把大舅子带来的兔子处理一下,将兔皮留下,冬天了可以和攒起来的兔皮做双皮手套。

  兔子处理好了,腌制上,明儿正好做了它。

  &&

  大约三十分钟丁国栋洗澡回来,战常胜刚刚处理好兔子,在客厅看书,看见他道,“回来了。”

  “杏儿呢?”丁国栋问道。

  “在屋里做衣服呢?”战常胜指指卧室道,“天气越来越热,得做春装还有夏装,到时候肚子大了现有的衣服都不合适了,趁着月份还不大的时候,也得给小宝宝做衣服,”

  “大哥找我做什么?”丁海杏从卧室里探着脑袋看着他道。

  “没什么?你们忙吧!”丁国栋转身推开了原先的卧室。

  丁国良正在刻苦用功,一看见他立马扔掉了手里的笔,一手搭在书桌上,一手搭在了椅背上,一脸闲适笑眯眯地看着他道,“大哥,你发工资是不是忘了件事。”

  “哦!你不提醒我还真忘了,明天往家里寄十块钱。”丁国栋笑着说道,“还真是多谢你提醒了。”

  丁国良闻言脸上的笑容绷不住了,耐心地又问道,“还有吗?”

  丁国栋认真地想了想才道,“没有了。”

  我这么一个大活人在你面前,你居然没看见,丁国良垮着一张脸看着他道,“真没有了?”

  “真没有了。”丁国栋重重地点头道,却从兜里拿出五块钱递给他道,“怎么会忘了你,男人还是有钱傍身的好。”

  住在妹妹、妹夫家里,手里没钱,干什么都要朝妹妹要钱,算怎么回事?

  “谢谢,大哥,这算我借你的,有钱就还你。”丁国良喜滋滋地收下了,“怎么是五块钱?哥你自己留了多少,可别亏了自己。”

  “我一个月开三十呢!”丁国栋高兴地说道。

  “不是说学徒工二十七块钱吗?你咋多开三块。”丁国良惊讶地说道。

  “我的工作是校对,所以多开了三块钱的补贴。”丁国栋笑了笑道,“拿着吧!”

  “那我不客气了。”丁国良嘿嘿一笑道。

  “别乱花钱。”丁国栋不放心地叮嘱道。

  “哥,这用你说,我现在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数理化。”丁国良笑嘻嘻地说道,“咱现在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老实说,花钱的地儿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