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373章 巧手
  “不是说竹篮打水一场空,澳门赌博网站:这柳编和竹编差不多,还能装水用!”战常胜好奇地问道。

  “知道簸箕吧!”丁国栋看着他问道。

  “知道,咱家还有呢!”战常胜点头道。

  “它以线绳作经,柳条为纬,采用经纬挑压、拿形、包沿等工艺编织。编成水斗,并涂以猪血,能常用而不漏。”丁海杏简单地解释了下道。

  “吃饭,吃完饭,我编给你们看。”丁国栋看着大家都听他说话,忘记吃饭了,赶紧招呼大家吃饭。

  大家说说笑笑的吃完饭,丁国良起身收拾碗筷,餐桌就交给他了。

  丁国栋出去编车筐,战常胜和红缨都跑去围观,丁海杏却睡不够,放下碗筷,半小时后,就迷瞪着了。

  丁国栋才用的是砌编工艺,多被用于圆形器物的编制,方法是将编结物聚合成把,然后用较结实的篾片,将这些把束穿起来。如编菜篮子、花篮等物,柳条是经过从粗到细、缠绕时可以编出花纹图案。

  战常胜和红缨看着那柔软洁白的柳条,在丁国栋那双巧手下,如穿花蝴蝶似的,来回的穿梭,渐渐成形。

  还真是兄妹,心灵手巧的。

  “大舅子,你编着,我去找东西固定。”战常胜看着他的手速,估计很快就好了。

  这样的话,他起身去那些被拆的七零八落的自行车,看看有没有可用的。

  高进山速度也快,应该说,他媳妇速度快,没两天就将零件买回来了。

  在战常胜的指导下,顺利的将自行车给组装好了,算下来才花了十多块钱。

  男人在这方面都有着惊人的天赋。

  这个是时候高进山正领着回家来的高文山在操场上学骑自行车。

  “这个当支架。”战常胜捡起来车瓦链接车圈的那个支架,把弧度掰成平的直角就好了,车筐有缝隙,用螺丝固定应该可以。

  待丁海杏午休起来时,他们已经把车筐给安装上自行车了。

  “杏儿来的正好!”战常胜招手道,“怎么样,是这个样子吧!”

  “呀!可弄好了。”丁海杏揉揉睡眼惺忪地双眸,愣愣地看着车筐道,目光转向他们道,“你们真是神速啊!”

  “这有啥难的,车筐没有花样,编起来很容易。”丁国栋轻松自若的说道,“就是闭着眼睛我都能编好。”

  “这支架与螺丝是我在废旧自行车上找的,刚刚好,正合适。”战常胜淡然地说道,“不骑上一圈试试吗?这样买菜就不用在提着篮子了。”

  “呀!编好了。”一直关注着的高进山从操场走过来看着车筐道,“不错、不错。”眸光轻转看着跟在身后推着车子的高文山道,“文山,这玩意儿你会编吗?”

  “不会!”高文山摇摇头道。

  “啊?”高进山闻言一脸的失望,随即目光看向还余下的柳条枝道吗,“红缨他大舅,嘿嘿……”

  战常胜一看高进山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你也想要?”

  被人看穿了,高进山干脆厚着脸皮说道,“嗯嗯!给我爱人要一个,她骑车上下班,有了车筐方便许多。”

  丁国栋憨憨一笑道,“没问题,现成的材料,我现在就给你编。”

  丁海杏看着实诚的老哥,轻抚额头,用它赚钱把创意卖给柳编厂,她可不敢想,现如今可是计划经济,讲究的是无私奉献,讲究是集体利益高于一切,不是商品经济社会,一切都讲钱的。

  况且这玩意儿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相信用不了多久满大街都是,现在也没有知识产权保护法,连个说理地儿都没有。

  丁海杏除了自用方便些,另外就是让大哥用它来刷好感。

  “你倒是会顺杆子爬。”战常胜目光看向丁国栋淡淡一笑道,“大舅子,不用那么赶啊!下个星期做好都没问题。”视线看向高进山警告道,“是吧!老高。”

  “对对,下个星期都成。”高进山赶忙说道,“我不着急的。”

  “我赶在天黑前一定给你编好了。”丁国栋坐在小板凳上,手里麻利的又开始编了起来。

  高进山一脸无辜地看着他说道,“我可没有催哟!”

  “行了你,得了便宜还卖乖。”战常胜看着丁国栋道,“大舅子寒气下来了,咱们进屋编。”说着帮忙收拾柳条,抱起柳条又道,“老高,这些垃圾就拜托你了。”

  “你让我做?”高进山指指自己不敢置信地说道。

  “怎么有问题吗?”战常胜淡淡地说道,举了举手里的柳条。

  “得!你都动手了我还能干坐着吗?行了,你们回,我把这垃圾收拾了。”高进山爽快地说道。

  “哥,不用你动手,我来,我来。”高文山将车子支好,自告奋勇的说道。

  战常胜抱着柳条进去,丁国栋拿着工具进了屋。余下的小板凳之类的被丁海杏和红缨搬了进去。

  赶在晚饭前丁国栋又编好了一个车筐,给了高进山,至于要怎么安装,他还得找找支架与螺丝,想要装好了,估计到明天了。

  吃完饭,丁海杏看着窗外黑漆漆地说道,“大哥,天黑了,就别走了,明儿一早走也不迟。”

  “走夜路不方便,听杏儿的明再走。”战常胜也挽留他道,“而且今儿回来光忙着编筐了,自行车会骑吗?要不咱去操场上练练,也没来得及洗澡。”

  “对对,听姐夫的,别走了。”丁国良也加入游说的队伍道。

  “那好吧!”丁国栋想了想从善如流的答应道。

  丁国良拉着他的手道,“走走,学骑自行车去,正好我也换换脑子,学了一天了脑袋都木了。”

  兄弟俩推着车子去了操场,战常胜收拾碗筷洗碗,红缨擦桌子、扫地。

  而丁海杏则坐在沙发上,嗑松子吃。

  而红缨擦完桌子,扫了扫地,看着丁海杏道,“我也想去骑车去。”

  “去吧!去吧!”丁海杏挥手道,“骑那个弯梁车,小心,别摔着了。”

  “知道。”红缨点点头,转身又进了厨房告诉正在洗碗的战常胜一声。

  战常胜甩甩湿漉漉的手看着她道,“用我跟你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