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364章 脑子转的都不慢
  “怎么样?可用吗?”丁海杏看着拆下来的零件问道。

  “没问题,三天后,看老子的成果。”战常胜自信满满地说道,低沉的声音加他认真的样子,当真性感的很,非常的迷人。

  经战常胜这一捣鼓,五辆自行车,愣是让他给折腾出两辆六成新的二八自行车。

  虽然车看着不好看,甚至有些地方车漆剥落,但不妨碍骑啊!

  “姐夫!真没想到啊?您还有这么一手。”丁国良看着自行车爱不释手道,最重要的是什么?不用工业券、不用自行车票还五块钱两辆,这也太便宜了吧!简直不敢相信,却实实在在发生在眼前。

  “我试试可以吗?”丁国良双眼放光,跃跃欲试道。

  “你会骑车吗?”丁海杏担心地看着他道。

  “这有啥难的?”丁国良自信满满地说道。

  丁国良推自行车,大长腿一跨,就坐在了车座,双脚支在地,一脚蹬着脚蹬,车子就走起。

  丁国良确实没骑过自行车,骑的歪歪扭扭的,可架不住人高马大啊!愣是没摔一下。

  “姐夫,这一点儿不比买的差。”丁国良歪歪扭扭地骑过来道。

  “废话,这零部件,可都是正品。”丁海杏挑了挑秀眉,没好气地说道。

  高进山听着楼外的声音,推开窗户,丁国良正在试车呢!“行啊!老战,还真让你捣鼓成了。”

  “这有何难?”战常胜拍拍手轻松地说道。

  “国良回家的时候,带走一辆,你学也有个代步工具。”战常胜语气平和地说道,“即便不用了,那不是还有爸呢!”他的意思是他考大学了,自行车就骑不了了。

  “真的吗?”丁国良高兴地从车跳下来道。

  “当然!”

  “可我姐呢?剩下的我姐骑不就好了。”丁国良目光看向丁海杏道。

  “你姐有我买的自行车,我平常太用的。”战常胜黑眸轻轻一闪地笑道,温柔地看着丁海杏道,“我载着她,还用她骑嘛!”

  丁国良冷不防的又被喂了把狗粮。

  “你姐夫说的对,家里有车,多放一辆,风吹日晒的坏的快。”丁海杏随声附和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丁国良爽朗地说道。

  “客气什么?显得生分。”战常胜声音低沉有力,语气轻松道。

  高进山低头看着楼下的自行车,黑眸闪了闪,看着战常胜道,“老战,那剩下的零件能不能再组装一辆。”

  “怎么想给你弟弟也整一辆。”战常胜抬头望着窗户边的高进山说道。

  “是啊!这不大弟弟来来了,有辆自行车也方便,如果等自行车票,不知道等到猴年马月了。”高进山很是眼热道,这自行车的价格他可是知道的,五块钱两辆,还不要票,能不让他心动吗?

  “恐怕不能了,我也是勉强才组装好的,有一些关键的零件我还是拿着工业券买的。”战常胜颇为遗憾地告诉他道。

  “啊!”高进山闻言轻叹一口气道,“那算了?凑机会吧!”猛地一拍额头道,“老战你刚才说有些零件是用工业券买的。”

  战常胜点点头道,“嗯!”

  “哎呀!我有办法了。”高进山蹬蹬从楼跑下来拉着战常胜道,“老战,你看看那堆破自行车里有什么可用的,然后还差什么写下来,我让你嫂子买去。”

  “对哦!嫂子在百货商场工作,让进货的人帮忙进些你需要的零件,完全可以再组装一辆。”战常胜捶了下他的肩头道,“你这脑袋转的够快的。”

  “快点儿,快点儿,帮我看看需要买什么?赶紧列一个单子。”高进山催促道。

  “好好好!”战常胜看着他道,“你记好了,缺一个后车圈、十五根车条,还有车链子,脚拐,钢珠若干……”

  “你等一下,让我拿笔记下来。”高进山闻言赶忙说道,说的有些快,跟不。

  “给你纸笔。”丁海杏从兜里掏出铅笔头和小本子递给他道。

  “谢了,弟妹。”高进山赶紧让战常胜再说一遍,记了下来,“除了车圈是个大件,剩下的都是小零件,看样子,这自行车一定能组装成。”心急地他道,“我走了,去找巧茹买零件去。”转身进了楼道,推着自己的自行车出来道,“买回来零件,你可得指导我怎么干!”

  “没问题。”战常胜摇头失笑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道,“真是说风就是雨。”

  &&

  丁国良摇摇晃晃的在校园里转一圈,骑着车走过来道,“姐夫、姐,这车子跟买的一样,骑的非常的利索,一点儿也不肉唧唧的。”

  “那当然了,你不看看车的零件,可都是名牌。”战常胜眼底溢满笑容道。

  “可惜是个二八车。”丁海杏看着眼前傻大黑粗的自行车,略微遗憾地说道

  “怎么杏儿想要个弯梁车。”战常胜闻言看着她道。

  “嗯!国良如果不骑了,给姑姑骑,爸也可以骑,反正大家都能骑,个头矮小了,好掌握,也不怕摔了。”丁海杏抬眼轻笑地看着他们道。

  弯梁车小巧,非常适用于女式骑,可是买回来的旧车,都是二八车,也只是空想想吧!

  战常胜伸手搓了搓饱满的额头,还真不好办?

  丁海杏心里有想法就是不知道老战同志是否答应。

  战常胜眼角的余波看着丁海杏神色明显是有话。

  战常胜心头微动,看着她道,“杏儿有什么想法就说,你我之间不用藏着掖着吧!”

  “其实很简单,我们去修车铺换呗!”丁海杏小心翼翼地说道。

  战常胜眼前一亮,抬眼看着她道,“有办法你怎么不早说。”

  “我不是怕你不同意吗?”丁海杏小声地嘀咕道。

  “我为啥不同意?”战常胜满脸疑惑地看着她道。

  丁海杏清澈如湖水般的双眸,正色地看着他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压低声音提醒他道,“这不是正规渠道,明白吗?”

  战常胜闻言明了,笑了笑道,“我们是去换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