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362章 升米恩,斗米仇
  高进山看着弯腰铺床的大弟弟,听着他的话,心里那个熨帖,真懂事!

  床铺铺好了,丁国栋直起身子看着战常胜道,“妹夫,我没事了,你赶紧回吧!”

  “知道食堂在哪里吧?”战常胜问道,紧接着又叮嘱道,“分配好工作,一定好好干和工友们打好关系。上头分给你的师傅也要好好的敬着,好好的跟人家学,人家教你本事呢!”

  丁国栋哭笑不得的看着化身为老妈子的战常胜道,“妹夫,妹夫,我不是三岁孩子,我知道该怎么做,这些临出门的时候,爸已经交代过了。”

  高进山听着这话,心里不是滋味儿,他爸在他们临出家门的时候,嘱咐的是:多往家里寄钱。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高进山看着大弟弟说道,“文山,听见了吗?多跟你丁老弟学学。”

  “知道了,哥!”高文山非常郑重地点头道。

  “没事了,那咱走吧!”战常胜看着高进山说道。

  “行!”

  丁国栋和高文山将战常胜、高进山送出了工厂大门。

  战常胜推着自行车回身看着丁国栋道,“呃……这个星期天一定要回来啊!”

  “你也一样。”高进山看着大弟弟说道。

  “是!我会向你们汇报在厂生产工作情况的。”丁国栋点头如捣蒜道。

  高文山也应道,“我会回去的。”丁家老弟说的对,怎么着也得说一声。

  得到两人人保证,战常胜和高进山才蹬上自行车离开。

  看着他的车子消失在眼前,丁国栋和高文山才转身回了工厂,正式开启了工人生活。

  amp;amp;

  高进山回到了家,方巧茹看他进来眉目一抬道,“怎么样?厂子的条件还可以吧!”

  “原来的后勤库房,改建了一下,设施肯定没有咱们的好,简陋的很。”高进山乌黑的眸子滴溜溜一转,看着她道,“楼下老战家给人家大舅子准备的可真齐全……”呼呼啦啦说了一大堆,“人家怕冻着大舅子了,连狗皮褥子都有。”

  夫妻生活多年,彼此太熟悉了,他一撅屁股……呸呸,方巧茹在心里啐道,脑中立马绷紧了道,“你也想买个狗皮褥子,我告诉你这次咱回你家过年,咱家财政严重的超支,接下来俩月得清水煮白菜,咱才能缓过来。”

  高进山怎么会不知道,这一次回家把兜里的钱全给掏干了,差点儿连回来的火车票都没钱买了。

  “我说建国爸爸,这一次回家感想如何?什么都让我说着了吧!”方巧茹媚气地看着他道。

  “行行行!你说女诸葛好吧!”高进山双手抱拳恭维道,脸上的表情却并不是高兴,是一种痛心、难过、纠结。

  “我就说了升米恩……”方巧茹看着他难受的样子,突然挥挥手道,“算了都过去了,不说了。咱只要把咱的日子过好就成了。”

  今年临近春节,高进山突然心血来潮的,要回家过年,方巧茹本不愿意回去,一是坐车实在太麻烦了,寒冬腊月的还得倒汽车、算下来得走上三天。

  二来她怕这次招工事件回家肯定吵成一锅粥。

  但是高进山已经五六年没回家过过年了,澳门赌博网站:想家里人,也想着衣锦还乡,这一次给大弟弟招了工有显摆的意思在里面,典型的小农思想。

  方巧茹告诉他别得意忘形,小心乐极生悲,回家过年未必会如你的意。

  结果真应她的话,回到家不但掏钱掏票的置办年货。幸好早有准备,回家时把孩子们不穿的衣服,还有他们的不穿的衣服都包了回去。就这孩子们身上的衣服差点儿没被扒拉下去。

  侄子侄女年后的生活费和学费他们也早早的掏了。

  这就不说啥了,本身就是给他们的。

  可感激还没有收到,家里人就开始等着他这个有能耐的好大哥,再弄几个招工指标。

  方巧茹实在看不惯说了句,“你们当这工厂是进山自己开的,想塞多少人,就塞多少人。”

  就这一句话,把高家人给得罪了,当着高进山和孩子们的面,就扬言要高进山打她。

  美其言曰:这男人说话,女人插什么嘴,还说这婆娘就要打了才老实。

  幸好高进山还分得清谁是内人,谁是外人,护着她。

  不然按照方巧茹当姑娘时那骄纵的性格,当然就跟他们打起来了。

  老娘从小到大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当你家媳妇儿就该挨打吗?

  “高进山我告诉你,以后我再也不去你家过年了。”方巧茹发誓道,“要回去,你自己回去,我和孩子们不会回去了。大晚上被人给赶出家门……”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道,“我再也不受这罪了,看着孩子冻的直流鼻涕,冻的直发抖,你不心疼啊!”

  “知道,知道,我也不回去。”高进山也无比伤心道,“你也别伤心,赶咱们的都是亲戚,不是咱家的家人。那不是最后又把咱给请回去了。爹妈好面子,做的不对的地方你多担待点儿。”

  “打肿脸充胖子。”方巧茹掏出手绢擦擦眼角道,“爹妈耳根子软,好面子,你可得把得住。”

  “这不是以前家里穷,我们家孩子多,又困难,他们帮助了些。看在以前情分上,能帮就帮。”高进山认真地反省道,“升米恩,斗米仇,以后不会了,再说你看我什么时候为了家里的亲戚犯过原则上的错误,走后门什么的。”接着又道,“就比如这次招工,不是换了好几次名字吗?最终还是我拍板定案选的大弟弟。”

  想起他那糊涂的爹妈,居然把这么宝贵的招工指标给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幸好他换上大弟弟的名字后,说不能更改了,再更改名额收回。才吓唬住了老家的人。

  “还好你立的住。”方巧茹心有余悸道,“不然咱这个家就真的散了。”

  高进山道趁机提出道,“那狗皮褥子不好找,这暖水瓶、草纸还有洗衣服用的肥皂啥的得先给大弟弟买些吧!”连忙又道,“他发工资和各项福利都在月底,他身上的钱又不多,这又不花几个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