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351章 小小的争执
  “这能一样吗?小时后不懂事,他们多大了。”童雪一听火大道,“再说了,我拿人家的东西是经过主人同意的,有这么摸的吗?一瓶用掉了半瓶。”

  “我妈他们一辈子没进过城,这雪花膏别说抹了,见都没见过,看着新鲜好奇,就那么……也不知道用量,所以就抹了多了。”郝长锁目光深沉地看着她道,“你想我怎么样?像训孙子似的,教训他们一顿。”

  童雪竭力地控制着自己的脾气,可是想起同事的讥讽这火儿就压不住,“你干嘛让他们来家里,咱家这么小,一下子这么多人都涌进来,转个身的地儿都没有。昨儿才把虱子给带进来,你忘了。”找个借口使劲儿数落道。

  “爸妈不是想多看看咱的家,他们没有坐床,我吃完饭一早就带他们去洗澡了。”郝长锁立马说道。

  “你干嘛不在家属招待房里。”童雪气不忿地说道。

  “那里没有集**暖,跟冰窖似的,太冷了。”郝长锁小声地解释道。

  郝长锁察觉她面部的变化,抓着她的双手,耐着性子好言好语地说道,“我会告诉他们不要乱翻东西,乡下人没见过世面,不懂规矩。小雪那是我妈,为了我忍忍好了,是我的错,我应该叮嘱他们的。马上就过年了,过完年就走,住不了两天了。”

  心思微转,紧接着又道,“昨儿你还嘱咐我,爸妈来的这几天,不要吝啬花钱,多给他们补补身体。今儿怎么了,在班上遇到不顺心的事情了,还是你觉得我妈他们给你丢脸了,让你在同事面前抬不起头来。”

  郝长锁低垂着头闷声道,“抱歉小雪,家庭出身是不能选择的,让你在同事面前受委屈了。”抬眼坚定地看着她道,“我一定给你挣一个好前程,让你那些同事再狗眼看人低,等回来让你把他们踩在脚底下,使劲儿的笑话他们。”

  童雪闻言气消了大半,出身是自己无法选择的,讪讪一笑道,“我才不是官迷儿。”

  “好好好,我积极要求进步,力争上游可好!”郝长锁看着她笑了,心底长长的出一口气,娘的!这特么的过的叫什么日子。

  哄完这个,还得去教训那个,都不能给他省点儿心。

  “快起来,水凉了。”郝长锁拿着擦脚布,刚要抬脚擦自己的脚。

  童雪抬起脚搭在他的手上道,“你给我擦。”

  “好好好,我给你擦。”郝长锁擦完她的脚,才给自己擦了擦脚。

  洗好脚的郝长锁将洗脚水给倒了,回来抽开了高低柜。

  真是他的好爸妈,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郝长锁看着被翻的乱七八糟的钱和票证,倒是没有少,可这心里不是滋味儿,他们怎么乱翻东西呢!

  其实郝长锁本不愿让他们来家里,家里太小,他们一来,连转个身都感觉紧巴巴的。

  可是住在招待所,澳门赌博网站:郝长锁更怕,他可没忘了父母在那里住了些日子。虽然他的说辞没什么毛病,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所有两害相权取其轻,只好让他们在家里待着了。

  可是怎么这样,没有一点礼貌。明天又得说道、说道,别再乱翻东西了。

  郝长锁合上抽屉,转身拉上帘子,上了床。

  “你们要忙到什么时候。”郝长锁斜靠在床头问道。

  “生病可不分过年不过年,到三十了。”童雪无奈地说道,“这几天你陪爸妈吧!替我向爸妈说声抱歉。”

  “工作要紧,爸妈会理解的。”郝长锁宽慰她道。

  “好了,不跟你聊了,我睡觉了。”童雪拽了拽被子道,“关灯。”

  郝长锁顺从地关了灯,黑暗中却手脚不老实起来。

  “你干什么?”童雪抓着他不老实的手道。

  “你说呢?”郝长锁头埋在她胸前,闷声道。

  “不行,我那个没来。”童雪语气略微紧张地地说道。

  郝长锁闻言黑暗中抬起头看着她道,“那不正好。”

  “你个笨蛋,从现在开始不许碰我。”童雪直接揪着他的耳朵道。

  童雪伸手拉开了灯绳,屋里一下子亮堂了起来,推开她披上衣服坐了起来。

  被推开的郝长锁看着她说道,“你把话说清楚,我怎么是笨蛋了。”

  “我那个一向很准的,这次推迟了两个星期了。”童雪满脸羞涩地说道,等半天不见他反应,抬眼看着他一脸迷糊的样子。

  食指戳着他的脑袋道,“你真是呆瓜,我本来不想说的,可是你这么猴急的。”不好意思道,“那个不来,我们夫妻生活正常,有可能怀孕了。”

  “什么?”郝长锁不敢置信地看着她道,哆嗦着嘴唇道,“你的意思是我要当……当爸爸了。”

  “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吧!”童雪不太确定道,“我还没有检查。”

  “你在医院多方便啊!”郝长锁火急火燎地,真是恨不得现在就去医院。

  “这不是忙忘了。”童雪打了个哈气道,“我困了睡觉。”说着将衣服扔到床尾躺了下来。

  郝长锁也敢动了,躺在她身边说道,“明儿赶紧去检查一下,确定了咱们心里也踏实。”

  “知道了,啰嗦,明天我去做个尿检。”童雪咕哝着声音越来越小,猛然间又醒来道,“这件事千万别想外宣传,万一不是,可就丢人了。”

  “知道,知道。”郝长锁忙不迭地应道。

  童雪这才放心的睡觉去了。

  郝长锁平躺下来,激动地紧紧地攥着双手,我要当爸爸了,“哈哈……”笑出了声,赶紧捂住了嘴。

  激动地他早早的起床做饭,熬的浓香的小米粥,又煎的荷包蛋。

  嘴里还哼歌,“胜利歌声多么嘹亮……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

  “郝连长,什么事这么高兴。”邻居刘营长笑着问道。

  “是我家……”郝长锁猛然住嘴道,改口道,“这不是要过年了吗?”

  刘营长轻笑着摇摇头,还保密,拿着饭盒抬脚去食堂打饭。

  新生命的到来早就让他忘了昨晚的不快。郝长锁殷勤的伺候了童雪吃了早饭,才去招待所接父母姊妹们去食堂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