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345章 合格的军嫂与整洁的内务是分不开的
  丁妈拽着丁海杏的胳膊,澳门赌博网站:出了东里间,推着她进了西里间,“你赶紧进去,叠被子去。”

  丁海杏被推搡的小声地嘀咕道,“妈,良好的战斗力和整洁的素质是分不开的。”

  “哎哟!”

  丁妈这一推,正巧撞到了要出来的战常胜的怀里。

  丁妈那个尴尬呀!被女婿看了个正着,佯装镇定地说道,“你这孩子走路也不小心,撞疼了吗?”

  丁海杏错愕地看着丁妈,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说的这么。

  “我去下饺子。”丁妈话落离开,直接躲出去了。

  “呵呵……”丁海杏拉着他进了房间,此时天刚蒙蒙亮,可以清楚的看清房间内一切。

  “哦!被子叠好了。”丁海杏看着炕上的豆腐块被子道。

  “妈推你进来干什么?”战常胜拉着她坐在炕上道。

  “叫我进来叠被子,说:铺床,叠被这是女人的活儿。”丁海杏嘟着嘴说道,可怜兮兮地说道,“刚才在那边把我给训了一顿。”

  “所以你才说:良好的战斗力和整洁的素质是分不开的。”战常胜长臂一伸搂着她肩膀,将她搂进怀里道。

  “怎么我说的不对?”丁海杏一抬眼撞进他深邃的双眸中。

  “对!”战常胜沉寂的眼眸眯起来看着她道,“可有人说那是形式主义,我记得你说讨厌任何的形式主义。”

  丁海杏仰起脸清澈的双眸看着他,淡淡一笑道,“种花最古老的兵法《司马法》核心思想之一就是:千军一人者,胜!突出的就是军队组织纪律性严明训练有素的最高境界,这是经过古今中外无数历史事实所反复证明的颠扑不破的真理,叠被子训练被讥讽为形式主义,显示出学舌鹦鹉一般的肤浅无知和妄自菲薄的自卑心态。”

  战常胜闻言欣慰的点点头道,“我家杏儿觉悟就是高,不愧是军人的老婆。”

  在战常胜的眼里,叠被子可不是小事,能做好小事才有能力完成更重要的任务,连小事都做不好,怎么去做更重要的事这就是一支军队的军魂。

  “服从是军人的第一天职”,这是军人其他优良品质诸如英勇、善战、更高的还有正义感的养成基础。一个军队不是一个人的军队,千军万马的集体,唯有首先制定铁一样的纪律性和服从性。才是这支军队其他一切事物进行的开始。可以说评价一个军队的优劣,服从性的强弱恐怕是最无形但最有效的标准尺度,这是如何一个军队灵魂内核。一个军队服从性贯彻越好,那么它的战斗力养成越高效,它的指挥越灵活有效、它的军政思想教育工作也越深刻、它所想塑造的军魂越能彰显、所赢得的崇高声威也越高……所以,服从是军队第一要素是毫不虚言的。

  在战常胜看来,军营里叠被子不是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小节,而是新一天开始的第一项执行军人内务条例的任务,严格的标准就是严格的训练,认真的执行就是认真的服从,完美的完成就是完美的胜利。

  “人民军队就是从这些小事中一点一滴中磨练出来的。”

  战常胜好笑地看着大义凛然地她道,“所以……”

  丁海杏拍拍他的肩膀道,“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继续交给你了。”

  “懒丫头。”战常胜捏捏她的鼻子道,“作为军属,你也得学会叠被子,不能给军人抹黑!是你说的,合格的军嫂与整洁的内务是分不开的。”

  丁海杏一脸错愕地看着他,“行,你这学的够快的。”

  “呵呵……今天就算了,赶紧洗脸刷牙,拜年的要来了。”战常胜看着窗外见亮。

  两人出去洗漱完毕,丁海杏扎好了辫子,红缨看着他们俩从兜里掏出两个崭新的两角钱,“这是姥姥和姑姥姥给的,我从枕头下发现的。”

  “压岁钱,拿着。”丁海杏看着她目光柔和道,“收好了,长辈们的心意。”

  “嗯!”红缨重重地点头道。

  说话当中饺子已经下好了,先敬祖宗,然后坐在炕上一起吃饺子,丁妈拿出十块钱递给了战常胜道,“拿着!”

  “妈,我已经过了要压岁钱的年纪了吧!”战常胜看着崭新地大团结道。

  “这是你们新婚头一年,以后想要,妈都不会给的。”丁妈看着他慈爱地说道,“收着。”

  “拿着吧!入乡随俗。”丁海杏浅笑地看着他道。

  战常胜收下了那十块钱,有机会再以别的方式还给老人。

  “好了,吃饭吧!”丁爸催促道,“别然拜年的堵上咱们。”

  吃完饺子,收拾停当,拜年的陆续上门。

  丁妈忙不迭的给孩子抓瓜子、花生、糖果,关系特别近的还有两分的压岁钱。

  人家来拜年,作为小辈丁海杏他们也要去村子里给长辈老人拜年。

  年年都这样,他们还如小孩子一般被对待,所以回来时,兜里装的鼓鼓囊囊的松子、榛子。

  一上午拜完年,初一这顿饭就跟三十的午饭差不多。

  吃完午饭,送走了祖宗,就可以好好的睡一觉了,尤其说昨儿熬了一晚上的长辈们。

  西里间战常胜看着跪在炕上铺床的丁海杏道,“怎么还没有动静。”

  “什么动静?”丁海杏铺好了炕,盘腿坐在松软的被褥上道。

  “小常胜的动静啊?”战常胜看着她平坦的小腹道。

  “你现在喜欢孩子了。”丁海杏看着他轻声问道,然后轻轻的抓住了战常胜厚实的大手,感觉他手中的温热。

  战常胜看着她笑了笑道,“如果是我和你的,我想我会喜欢的。”战常胜抓着她的手道,“不瞒你说,我曾经憎恨自己身上流淌着他的血液。”他的脸色很平静,深邃的双眸里没有意思波澜,仿佛在说别人的事情。

  “我们结婚满打满算还不到三个月,你就想造娃成功啊?”丁海杏没好气地看着他转移话题道,不再让他沉浸在过去。

  “我可是如愚公一般,夜夜耕耘,挖山不止,不敢懈怠偷……”

  丁海杏满脸通红,听他越说越离谱,直接扑倒他,上手捂着他的嘴。

  这家伙好好的愚公移山被他给污成这样。

  丁海杏眼波流转,精光四溢,蹭蹭他的双腿间,“你确定枪管用,子弹可以出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