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340章 新年愿望
  “这有啥不好意思的,结婚生孩子自然而然的事情。”丁明悦看着她道,“你怎么还没有动静。”看着他们二人道,“得努力啊!”

  “我是结婚十年还是八年了吗?我结婚满打满算才三个月好不好。”丁海杏不满地看着催生团道。

  “好了,不说了,不说了,顺其自然。”战常胜赶紧说道,声音低沉有力。

  “好了,该她姑姑说了。”丁妈黑眸轻闪赶紧转移话题道。

  丁明悦挠挠头,“我该说什么?”目光看着丁国良道,“我要说了,会不会给你增加压力啊!”

  丁国良瞬间明了道,“没关系,姑姑。我也想学业有成,考上大学,光宗耀祖。”

  “那就预祝国良明年高考考上理想地大学。”丁明悦立马说道。

  “哎呀!他姑姑真是说出俺的心声了。”丁爸长处一口气道,“怕给国良压力,俺们都不敢提高考的事情。”

  丁明悦看着二侄子道,“话说小子,你补习这十来天有把握吗?”

  “我年后跟姐姐、姐夫一起走,再补习两、三个月再回来。”丁国良抿了一口酒,“这酒也没什么好喝的吗?”

  “这是好事!”丁明悦立马支持道。

  “学校那里,得麻烦姑姑了。”丁国良看着她双手抱拳拜求道。

  “没问题。”丁明悦爽快地应道,“我也有一个好消息要宣布。”

  “什么好消息?”丁爸问道。

  “我高升了,是财政所的所长了。”丁明悦宣布道。

  “你这丫头,可真能瞒,怎么不早说。”丁爸指着她说道。

  “正式的文件没下来,我不敢乱说,万一临时出了变化,我不就成了笑话了。”丁明悦食指蹭蹭鼻尖道。

  “你呀就是谨慎!”丁爸笑着说道。

  “跟钱打交道能不谨慎嘛!出了错这辈子可就完了。”丁妈倒是非常赞同小姑子的话,“总之是好事!”

  丁妈招呼道,“来来,我们干杯。”

  大家举杯碰杯,同时恭喜姑姑高升。

  “这是我过的最开心的年了,澳门赌博网站:杏儿嫁的好,国栋有了工作,吃上了皇粮,国良高考有了希望,他姑姑也高升了,真是做梦都能笑醒。”丁爸乐不可支地说道。

  “这高兴的事情会越来越多。”丁海杏笑眯眯地说道,“我们的日子会越来越好。”

  “常胜呢!新年有什么愿望没?”丁妈看着他满脸笑意地问道。

  “我的愿望,早日学成下部队,开着舰艇,征服星辰大海。”战常胜目标远大的说道。

  “对,揍那些狗日子的。”丁国良全力支持道,“那些嚣张的混蛋,我们打鱼都不敢到原来的地方,我们世世代代都在那里打鱼,现在就怕被他们的大炮轰。”深深的怨念道,“有海无防真是过的憋屈。”

  “大过年的提这个干什么?”丁妈看着他道,“赶紧吃饭,吃饭,凉了就不好吃了,吃完饭,你们不是还要上坟去。”

  丁妈一说话,大家赶紧吃饭,那些美味触碰着味蕾,总令吃货们不能把持。舌根上的唾液此时也是泛滥成灾。无论男女早已没有虚伪地矜持。风起云涌也好一塌糊涂也罢总之个把个钟头后,一桌的残汤剩饭。

  祭祖可是三十的头等大事,不能误了时间,按照杏花坡的风俗习惯,每年的腊月三十都要到祖坟上去祭祖,大意是告诉地下的祖宗,要过年了,请祖宗保佑来年丰衣足食,人丁兴旺。照例,妇女是禁止祭祖的。

  丁海杏撇撇嘴,没有女人哪来的他们男人。别看解放十多年,重男轻女的思想依然严重,尤其是农村。

  相较来说丁家还是很民主,丁爸、丁妈还是很开明的。

  吃完饭,女人们在家收拾碗筷,男人们则拿着丁妈准备好的香烛,鞭炮,折好的元宝,上坟去了。

  余下的应解放和战常胜在家里贴春联,而这春联出自丁海杏和丁国栋之手。

  印刷体,工工整整的,无可挑剔。村里人知道她写的字好,没少人来求春联,所以昨儿一天丁海杏没少写春联。

  当然春联的内容绝对的应景,丁海杏可不敢写的出格了。这一时期,春联的内容,“生产致富,劳动发家”“勤俭节约、人寿年丰”的内容较多。

  吃过了午饭,村里的人便三三两两地在村头集合,拿着供品,一队队地向祖坟的方向走去。

  全村的祖坟在村北面的小河边,穿过了杏树林就是了。原来这里是一片柏树林,上百棵四季常青的柏树笼罩着数不清的坟头,大白天经过这里都觉得阴森森的。后来,许多柏树被砍掉了,换成了一大片的杏树,每年春天,杏花盛开,远远望去,一片粉白的海洋,天天蜂飞蝶舞,增添了很多生机。

  大人都会带上小孩来到自家的祖坟所在地,这仪式是很庄重的,每家的男丁都要参与,感谢祖先对家庭的护佑,表示不忘先人。点上烧了纸元宝,磕完了头,各家就会把带来的鞭炮点上,再穷勒紧裤腰带也要买一挂鞭炮,那么几十响的,噼噼啪啪地在树林中炸响。

  虽说鞭炮少,但架不住坟前家家户户都放啊!所以树林里硝烟一片。远望各家分散的祖坟前,都有成片跪拜的人们,作揖磕头,像波浪一样此起彼伏。

  祭完祖坟,人们又一队队地各自回家,男人们聚在一起唠嗑,女人们则开始包饺子。

  杏花坡年俗晚上的主角就是饺子一样,不再像中午的团圆饭似的,碗碟摆满了炕桌。

  “国栋妈,准备好了吗?”丁爸从外面走进来问道。

  “好了,好了,早好了。”丁妈说着抱着一大捆杆草递给他道。

  “这是干什么?”战常胜一脸的好奇地问道。

  “祭祖。”丁海杏说出两个字道。

  “下午不是上过坟了。”战常胜追问道。

  “下面才是重头戏。”丁海杏向他解释道,“一到大年三十傍晚,约摸五六点钟,大概太阳落山的时候,全村进入了一年里最隆重的时刻。家家户户都像约定好一样,会在门口的空地上烧一整捆杆草,用来迎接老祖宗回家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