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338章 命苦如小白菜
  “杆草?”战常胜满脸疑惑道。

  丁海杏解释了下道,“杆草其实就是谷子的秸秆,谷子长出来的粮食是小米。杏花坡家家户户地里会种很多谷子,收完了粮食后,杆草会保存下来,给牲口当饲料用,所以家家户户杆草存量很大。”

  然后战常胜和红缨两个土包子,就看见了相当壮观的场面,火光冲天,浓烟滚滚,整个村子都笼罩在烟雾里。

  丁海杏看着火光中的人们,让后世来说,这种做法还是很危险的,容易引发火灾,也不利于环保。

  “这是干什么?”化身好奇宝宝的战常胜问道。

  “杆草着起来,光照亮了全村,也是让先人知道该回家了,并且为他们照亮了回家的路。”丁海杏看着他们俩解释道,将写好的小本本面对着红缨。

  有些词语手语打不出来。

  “真有意思。”红缨饶有兴致地看着丁家的男人们,“我在家也祭祖,不过因为是女孩儿不准参加的。”颇为遗憾地说道。

  “不知道我……”红缨突然又住嘴道。

  战常胜从兜里掏出纸和本子道,“小傻瓜,你爸爸在天上看着你呢!看着我们红缨长的漂亮、聪明,健康,一定会很欣慰的。”写完递给了红缨。

  红缨看着本子上的字,眼眶突然泛红,重重的点头。

  丁海杏看着红缨,打手语道,“大过年,咱不哭啊!”说着轻轻拥着她轻拍她的后背。

  “快看,还没完呢!”丁海杏揽着红缨的肩膀,看向大门口道。

  等到这捆草快烧灭了,丁爸带着丁国栋他们会用杆草的火引燃事先准备好的香,朝着家人墓地的方向鞠躬,然后回到屋里。这样就把逝去的先人请回来了,算是一家人过个团圆年。

  这炷香会插到堂屋正中八仙桌子上的香炉里。桌子上方的墙上悬挂着如年画一般的东西。

  “那是什么?”红缨眨眨眼指着八仙桌悬挂的年画道。

  ““家谱轴子”平时收在隐秘处,通常过年的时候才挂出。”丁海杏抽出战常胜手里的本子和笔写道。

  家谱轴子的幅面较大,一般宽1.1米左右,高1.7米。家谱轴子展示的内容是程式化的。主体画面自上而下分为二部分。

  上部分的顶部,绘厅堂楼阁、松竹等吉祥之物。楼阁有一供桌,其上置一牌位,写着“供奉历代宗祖(祖宗)之位”八个字。

  丁家原先也算是有点儿身家,所以这家谱很正式。

  供桌的下面长长的甬路,甬路的两侧,画有一排排规整的格子,用来记录已逝的祖先、长辈或同族人的名字。

  名字排列是有规矩的,男居左女居右,夫妻二人左右对称呼应;辈分最高的在顶层一格,其他长辈名次按辈分高低依次向下排列。

  以前讲究男尊女卑,一般说来男人都有名字,女人的地位低贱,除富贵人家的女人外,很多女人都没有正式的名字,特别是贫苦农家的女人更是如此。但女人去世后,是必定要在家堂上登记的,所以这些没有名字的女人,就只好冠以“李氏”、“王氏”或“张氏”等等的称呼了。

  丁海杏的奶奶就只有一个姓氏,马氏。

  除了“家谱轴子”外,八仙桌上还要摆上家谱,写上三代祖先的名字。桌子上的供品则没有统一的要求,根据各家的经济条件自己准备即可。

  而杏花坡祭祖都是以小家为单位进行,准备妥当后,全家人要向着供桌磕头行礼。

  虽然是新社会了,但还没有到破*四*旧的时期,别看村子不大,大人们很重视春节祭祖,有不少规矩。比如不许小孩子乱说话,不许小孩子坐在正中的椅子上等等,是表示对先人的尊敬。

  丁爸领着全家人跪在祖宗面前,而丁海杏和丁明悦、应解放属于出嫁的闺女,是没有资格一起下跪的。

  只听见丁爸道,“敬告各位先祖,咱家海杏出嫁了,女婿是解放军哟!今年田里的收成还行,虽然依旧吃不饱,但不用啃树皮了,各位先祖保佑明年风调雨顺……”

  丁爸唠唠叨叨的说了今年发生的事情,并乞求来年祖宗保佑家人健健康康,顺顺利利等等。

  丁海杏压低声音说道,“那桌子上的香要一直着着,从年三十到初一的晚上,一天一夜不能断,以示“不能断了香火”。除夕晚上大人们是不能睡觉的,爸妈守岁要到天明的。”

  “那迎来了祖宗,是不是还要送走啊!”战常胜问道。

  丁海杏点点头道,“当然了,到了大年初一傍晚五六点左右,就要把老祖宗们送走了。行礼之后,从桌子上把香拔出来,带到门外,向着家人墓地的方向鞠躬烧纸,祭祖仪式全部完成。”

  丁爸起来转过身道,“好了,咱们下饺子吧!”

  女人们麻溜的下饺子,按照规矩,年三十包的第一锅饺子要先用来祭祖。一家人忙碌一下午包的饺子,第一锅出来,首先拨出些来放到供桌上。

  丁爸双手捧着饺子放在八仙桌上,澳门赌博网站:嘴里念叨着,“祖宗们莫怪,莫怪,今年有饺子吃了,前两年让你们受委屈了。”

  “这又是怎么回事?”

  红缨好奇地问道。

  “前两年日子艰难,到了过年包不起饺子,所以爸才这么说的。”丁海杏遗憾地说道。

  战常胜修长指节分明的大手一伸,拉着丁海杏的手郑重地说道,“以后不会了年三十吃不到饺子了。”

  “有你在,我一点儿都不怀疑。”丁海杏看着他粲然一笑道。

  “这么相信我。”战常胜眼神充满兴味地看着她道。

  “深信不疑!”丁海杏欣然一笑道,如果他们都吃不上饺子,这个国家休矣!

  摆供品还有个讲究,盘子要摆单数,饺子要摆单数,筷子要摆单数,不能成双成对。

  几年后,这些传统的祭祖活动一律被取消了,到了改革开放,在供桌前也不需要全家人行磕头大礼了,三鞠躬就算尽了礼数。

  当新年钟声快要敲响的时候,家里的男人们会拿着香烧纸,把祖先送走。原来需要一天一夜,现在只需要半个晚上。这其中的变化,反映了时代的变迁吧。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