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334章 诉苦
  &bp;&bp;&bp;&bp;郝长锁见他们都坐下了道,澳门赌博网站:“铜锁、铁锁、锁儿,咱到了城里了,就得守城里的规矩。你们吃饭别吧唧嘴,上嘴唇吧嗒下嘴唇多难听啊!跟猪哼哼似的,吃饭跟抢似的,那饭菜多的是,用得着抢吗?吃饭嘎吱嘎吱的像耗子似的,没看见食堂的人都看着咱们指指点点的。”

  &bp;&bp;&bp;&bp;郝家人闻言都讪讪的一脸的不好意思,郝长锁继续道,“还有啊!你们吃就吃,干嘛那筷子在菜里挑来挑去,竟挑肉吃,跟没见过世面似的,没吃过东西啊!”厉声看着三个姊妹。

  &bp;&bp;&bp;&bp;吓的郝铜锁他们三个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缩在墙边一动也不敢动一下的。

  &bp;&bp;&bp;&bp;郝母一听就炸了,“啪”一下拍着自己的大腿道,“长锁,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说铜锁他们呢!还是说给我们听的。我吃饭吧唧声最大,我吃饭就喜欢带响怎么了,那样吃的才香。”

  &bp;&bp;&bp;&bp;“我们来了,你不说问问我们在村里过的好不好,就横挑鼻子竖挑眼的。”郝母戳着他的胸口道,“你在城里吃香的,喝辣的,俺们连个肉沫都吃不到,挑肉怎么了,那是因为好久没吃到了,吃饭快怎么了,不抢能吃到嘴里。你们当兵的不也抢的吃,吃的快,凭什么说我们。”

  &bp;&bp;&bp;&bp;“妈,您这是胡搅蛮缠!”郝长锁面色不愉道,“最起码的餐桌礼仪得有吧!”

  &bp;&bp;&bp;&bp;看着他们在饭桌上丑相百出,尤其是在小雪面前,真的很落面子。

  &bp;&bp;&bp;&bp;“哦!在城里这才待了多久,就嫌弃俺们了,什么狗屁礼仪,吃都吃不饱。”郝母上下狐疑地打量着他道,“长锁,你变了,你结婚前俺们来,你没挑俺们的错,怎么这回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是不是你那城里媳妇让你这么说俺们的。”

  &bp;&bp;&bp;&bp;“妈,您说什么呢?”郝长锁看着她不满地说道,“小雪很晚才回来,吃饭时,我也没离开你们的视线,吃完饭我就跟着你们回来,关小雪什么事?是我看不顺眼,你们没看见大家的眼神吗?”

  &bp;&bp;&bp;&bp;“这真是没天理了,俺们刚来半天,屁股还没做热呢?就被你给数落的没脸见人了。”郝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上了,“亏得俺还记得你,特地从乡下背来你喜欢吃的山货,你媳妇不知道咱家的情况,你不知道咱家啥情况,穷的连耗子都不来。你没良心啊!”

  &bp;&bp;&bp;&bp;郝长锁急得,深吸一口气道,“妈,我是在教他们,难道也错了,非得让别人指着鼻子说他们没教养才对。”

  &bp;&bp;&bp;&bp;“你现在翅膀硬了,看不起俺们了,嫌俺们给你丢人了,连你结婚都不让俺们参加,俺原来不信,可现在你这么对俺们,俺”郝母捧着脸呜呜的哭了起来,声音婉转,还带着曲调。

  &bp;&bp;&bp;&bp;“爸,我绝对没那个心思,不是像妈说的那样?”郝长锁看着面无表情地郝父说道,“我已经在信里解释了,婚前我真的不知道,是你们走后,爸,就是老丈人想和那个战ua hag,就是和丁海杏结婚的那个ua hag ,想通过婚礼让我多见见世面,一起办婚礼才这么急的。我根本就没时间告诉你们。结婚那天我紧张的都出错了,要不是我机灵,真的下不来台。”

  &bp;&bp;&bp;&bp;“你别说的比唱的好听,人家丁老头他们两口子,怎么就参加婚礼了,和人家相比,我们就是那躲在耗子洞里不敢见人的耗子。”郝母拍着大腿又哭诉了起来道,“想当初就不该生你这不孝子啊!你这个不孝子”她气急败坏地抡起拳头捶着他的后背道,“你知不知道,俺咋把你给拉扯大的,相当年,俺们饿着肚皮,拄着棍要饭,舍不得吃,舍不得喝的,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给拉扯大,你现在穿上军装,提了干了,你吃上了皇粮,你忘了我们。我们满心满意的来投奔你来了,你就是这么对待俺们的,你这个不孝子啊!俺没脸活在这世上了,俺活不下去了。”

  &bp;&bp;&bp;&bp;“爸,您也不管管妈,让人听见了,我还怎么在外面混。”郝长锁无奈地只好看向郝父求救道。

  &bp;&bp;&bp;&bp;“够了,像什么样子?”郝父闻言厉声道。

  &bp;&bp;&bp;&bp;郝母的哭诉戛然而止,坐回了床上,还哭天抹泪的。

  &bp;&bp;&bp;&bp;“长锁,爸知道你是好意,可你弟妹刚来,屁股还没坐热了,又没人教过他们,出错也说难免的,你好好说吗?”郝父语气不善道,“看把他们三个给吓的。”

  &bp;&bp;&bp;&bp;“抱歉,铜锁、铁锁,锁儿,是我的语气不好。”郝长锁看着被吓的不敢出声的弟妹们,道歉道。

  &bp;&bp;&bp;&bp;“俺知道哥也是为俺们好,可是东西实在是太好吃了,俺们怕吃了这顿,就没有了。”郝铜锁小声地懦懦地不好意思地说道,低垂着头,两只脚尖不停地搓着。

  &bp;&bp;&bp;&bp;“怎么会?”郝长锁也知道自己心急了,换上一张温和的面孔道,“你们在这儿过年期间,哥带你们天天吃好吃的。”

  &bp;&bp;&bp;&bp;郝铜锁看着脸色柔和地大哥又回来了,大着胆子说道,“真的。”

  &bp;&bp;&bp;&bp;“当然。”郝长锁重重地点头道。

  &bp;&bp;&bp;&bp;郝母和郝父相视一眼,他们可没有听错,‘过年期间’,郝母本来想出声问清楚,郝父微微摇头。

  &bp;&bp;&bp;&bp;刚才已经吵了一架了,大家都冷静、冷静,再吵的话,这个年都别过了。

  &bp;&bp;&bp;&bp;“这下子,俺们终于能吃饱肚子了。”郝铁锁闻言高兴地说道。

  &bp;&bp;&bp;&bp;“好了,长锁你也先回去吧!这事好好跟小雪解释一下。坐了一天的车累死了,人老了经不起折腾。”郝父捂着嘴打着哈气说道。

  &bp;&bp;&bp;&bp;“爸妈,那你们早点儿休息吧!明儿一早我来接你们。”郝长锁闻言起身道。

  &bp;&bp;&bp;&bp;“铜锁,去送送你哥。”郝父吩咐道。

  &bp;&bp;&bp;&bp;“我们也去。”郝铁锁和锁儿立马说道。

  &bp;&bp;&bp;&bp;“别送了,万一再走丢呢?”郝长锁婉拒他们道。

  &bp;&bp;&bp;&bp;“俺们就送你到大门外。”郝铜锁说着率先走了出去。

  &bp;&bp;&bp;&bp;兄妹四个一出去,郝母就坐到了老伴儿的身旁着急上火的问道,“孩子他爸,你干嘛不让我问问工作的事情?这可是大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