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329章 计划
  “真的,挨着海边,杏儿又是抓鱼的好手,不缺肉吃。在海边这鱼比咸菜还便宜,我都说不让杏儿去海边自个钓了,可她总说自己抓的鱼好吃。你看我都被杏儿喂胖了。”战常胜随声附和道,“这个大舅子可以作证的。”

  丁爸抬眼看了一下战常胜身上的变化到不大,脸上的笑容倒是多了,不再是第一次见面时冷冷的肃杀之气。

  帘子外丁妈看着闺女变化很明显,与两个月前相比,胖了不少,气色也好,人因为不下海、下地,也捂白了不少。

  “爸、妈我寄回来的鱼,你们一定要吃,可不许放啊!”丁海杏严肃地看着他们道。

  “知道了,知道了,以后我们吃还不行。”丁妈看着闺女应道,拉着她去了锅台边,“咱们先把肉煮上去。”

  “我去挑水,熬大骨需要水。”丁国栋从炕上下来道。

  “去吧!”丁爸挥手道。

  丁国栋挑开帘子出去,从门后,拿起扁担和木桶去了村里的水井处。

  待大骨头煮上,肉味儿飘来的时候,大家使劲儿的嗅鼻子,这味道实在太香了。

  在晒棚上看书的三人按捺不住,爬了下来。

  此时天暗了下来,点上了煤油灯,杏花坡还没有通电。

  灯光如豆,照亮了寒夜。

  而姑姑丁明悦也带着一身寒气进了门,“姑姑!”丁海杏笑意盈盈地看着刚进门的她道。

  “啊!你这丫头怎么回来了。”丁明悦激动地抱着她道。

  “姑姑,我好想你啊!”丁海杏拍着她的后背感慨万千道。

  丁明悦推开她,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明亮的眼睛,上下来回仔细着打量着她道,“来让姑姑好好的看看。”看着眼前面色红润,凹下去的脸颊丰润了起来,常年被海风吹皱的额脸颊也光滑细腻了许多,“人漂亮了。”眉眼间春意盎然,那笑容间的幸福做不了假,如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小女人,总算放下心来。

  自己就这一个侄女,从小看着她长大,跟自己亲闺女似的。

  “姑姑,这是常胜。”丁海杏回过头,介绍道。

  战常胜在丁海杏叫姑姑那一刻,就从炕上下来,站在了炕前面。

  “姑姑!你好。”战常胜看着丁明悦道,都说侄女似姑,姑侄俩还真长的有几分相似。

  丁明悦终于见到了大名鼎鼎的战常胜比照片上还俊美几分,一身海军军装,沉稳肃穆,器宇轩昂,冷峻的脸上微含着一丝微笑,深邃的眼眸在瞥见丁海杏时,划过一抹柔情。

  丁明悦在心里满意的点点头,“坐吧!我们坐下说话。”

  丁姑姑一回来,大骨头捞上来,放在了炕桌上,手抓着骨头直接啃!

  丁爸遗憾地说道,“可惜没有酒。”

  “爸,我带了瓶茅台。”战常胜看着他悠悠然道,提高声音道,“杏儿,把酒拿来。”

  丁爸闻言,立马催道,“快点,快点儿拿出来。”

  “知道了。”正准备下面条的丁海杏应道。

  丁妈拉着丁海杏的手道,“做你的饭。”说着挑开帘子,站在门口阻止道,“拿什么拿?这酒留到过年的时候喝。”

  “那好吧!”丁爸略微遗憾地说道,招呼道,“来来,没有酒,咱们啃骨头,这上面的肉还不少呢!”

  “妈,您和杏儿的呢!”战常胜抬眼问道,手里并没有抓着骨头啃。

  丁妈闻言摇头失笑道,“我们的在外面呢!你就吃吧!饿不着杏儿的。”

  战常胜才挑了快小的,放在嘴里嘬了起来。

  啃完骨头,汤面也下好了,一人一大海碗,就着窝窝头,吃的浑身冒汗。

  “这窝窝头好甜。”战常胜笑了笑道。

  “这窝窝头里放着烘柿子,当然甜了,比放糖还甜。”丁妈笑着说道,“山里的柿子遍地都是,没人要,除了直接食用,就是用来蒸窝窝头。”

  战常胜了然的点点头,又多吃了两个窝窝头,真的很好吃。

  吃完饭,女人们去刷锅洗碗,丁国栋把山货拿出来,大家边嗑松子,边聊。

  “这山里的出产还挺多的。”战常胜随口说道。

  “山货不少可就是粮食打的少。”丁爸叹声道,“咱杏花坡依山傍海,风景如画,景色宜人,咱们村不大也不算小,400户,142人;耕地1084亩,山峦700余亩。别看这挨着海,不缺水,可不能用来浇地,而大海除了打鱼,也不能种粮食。”

  “可以种海带啊!”丁海杏随口说道。

  “海带也不是随便种的,没有上面分配任务,想种都不能种。”丁爸疑惑地看着她道,“杏儿怎么连这个都忘了。”

  丁海杏挠挠头,随口说道,“一时忘记了。”又兴致勃勃地说道,“还可以搞养殖啊!”

  “海里能养什么?竟说傻话?”丁妈看着她道。

  “养鱼啊!种植不给力,只有在农副业上做文章。”丁海杏理所应当地说道。

  “你这丫头,是不是病了,竟说胡话。”丁妈摸摸她的额头道,“冰冰凉凉不烧啊!”好笑地看着她道,“这海里的鱼那么多,还用得着养啊!”

  丁海杏都忘了这是六十年代初,海洋的渔业资源丰富,没有过度捕捞,也没有严重的污染,在渔民们的心里,海洋的鱼那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我的意思是,把鱼弄回来圈养起来,就像是咱们养鸡,养猪呗!”丁海杏轻松地说道,“这样捞起来也方便,不用出海打渔。”

  “又说傻话?那大海里的鱼怎么养,还不跑了。”丁爸笑呵呵地说道。

  “用渔网啊!”丁海杏笑眯眯地说道。

  “傻妮子,那得多大的网啊!”丁爸哈哈大笑道。

  丁海杏也不气馁,随即又道,“养海带的用的浮球,你下面挂鸡笼子似的网箱不就得了。”

  丁爸闻言笑声戛然而止,一脸的若有所思,最终摇头道,“这不是你说的那么简单,起码上面得同意,一切得上面分派计划。”

  计划,又是计划。一道计划束缚了着人们手和脚与创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