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326章 好马不吃回头草
  “咳咳……”丁国栋被惊的直咳嗽,澳门赌博网站:“爸您胡说什么?人家燕子结婚了,日子好了说不定孩子都有了,我还惦记她干什么?再说了从她家提出那么苛刻的条件来说,我们就不可能了。”

  “那你还恨她吗?”丁妈担心地问道,恨她就说明心里还装着她。

  “恨?起初恨她为什么不反抗,后来想想她为了家人牺牲自己,我也没什么好怨恨的,如果放在我自己身上,我也可能如她一样那么做。”丁国栋理智地分析道。

  “那就好!”丁妈欣慰地看着他道,“过去这个坎儿,回头想想就那么回事。”

  “那她现在成了寡妇对你也不会再做傻事了吧!”丁爸脱口而出道。

  “你这老头子,嘴咋恁快呢!”丁妈看着丁国栋神色微变,瞪了丁爸一眼又道,“你是女人嘛!怎么跟村里碎嘴的娘们似的。”

  “国栋不是说没事了吗?”丁爸双手揣在袖笼里,小声地嘀咕道。

  “妈,您也别说爸了,我真的没事了。”丁国栋看着为他担心的父母赶紧说道。

  乍听见眼底闪过一丝惊讶,怎么可能?不敢相信,随后心头却是起了微澜,他又不是石头,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感情自是不一般,然而心里只除了一丝可怜、怜悯、可叹,同情再无其他。

  在她结婚的那一刻他们关系就结束了,他是一个传统的男人。

  “哥,我可先说好啊?这好马不吃回头草,你可不能因为同情她就吃了这棵回头草,我可不要她做我的大嫂。虽然是有情可原,但我无法接受。”丁国良表明态度道。

  “孩子妈,你说句话啊?”丁爸看向她,寻求支持道。

  “我也是!”应解放从晒棚上探出脑袋道。

  “你这小子,写你的寒假作业,哪有你的事。”丁国栋食指点点他道。

  “我也是家里的一员,有道是长嫂如母,这可是关系全家的事情,我当然有权利说话了。”应解放振振有词地说道。

  “小子,说的好。”丁国良立马附和道,朝他竖起大拇指道。

  丁国栋好笑地看着他们,深吸一口气道,“你们一个个如临大敌的,还没影儿的事。”

  “我们这是防患于未然,你和她可是青梅竹马长大的,感情很深的。”丁国良不管不顾地说道。

  有些事情爸妈不适合说,当儿子的替他们说了。

  “杏儿也是青梅竹马。”丁国栋立马说道。

  “那不一样,自古是痴心女子负心汉,是那狗日的先对不起我姐的。”丁国良随即就道。

  “咋不一样啦!人心都是肉做的,我的心难道是石头做的不成。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丁国栋唏嘘道。

  “你们呀!我过完年就进城了,又见不到面。你们担心什么?”丁国栋浅淡的轻吸了一口气,苦笑一声说道。

  “当然是怕为为情所惑了。”丁国良眸光紧盯着他道。

  “臭小子,没大没小的,还不赶紧去习题去,景老师可是给你布置了好多作业。”丁国栋揣着他的小腿道。

  &&

  “怎么样?冷不冷?”丁海杏看着他们两个道。

  “冷!”红缨搓着双手捂着耳朵道,“尤其是脚冷!”

  “站在冰面上能不冷吗?”战常胜指指她脚下的浮冰道。

  红缨嘿嘿一笑,走了过来,跳了上来,“还是脚踏实地的好。”

  “走了我们回家。”丁海杏看着他们两个道。

  一家三口漫步悠闲的溜达着回了家,衣服兜着野鸭蛋红缨兴冲冲地进了家门。

  “你没什么要问的吗?”丁海杏站在台阶上回身与他平视道。

  “问什么?”战常胜一头雾水地看着她道。

  “红缨的事情!”丁海杏干脆点明道。

  “哦!咱爸在村里蛮有威信的。”战常胜点点头语气温和地说道,言语轻松地说道,“我又不是瞎子,村民们看着红缨那副尽力装成平静的样子,肯定咱爸说了什么?甚至还警告他们不许流露出同情、怜悯的神情,还有什么不知道呢!”

  “你不会怪我们自作主张。”丁海杏眉目清明地看着他道。

  “怎么会?”战常胜拉着她的手道,“爸的出发点是好的,他们只是陌生人而已,我们又住不了几天,我何必在乎呢!”

  岳父的私心战常胜怎么看不出来,不想村里起什么流言蜚语,不想杏儿受委屈,可以理解。

  两人走进院子就听见里面传来丁国良夸张的声音,“红缨,你还真是幸运星,到这儿还能捡到野鸭蛋。”

  “那是,我也这么觉得。”红缨微微扬起下巴臭屁地说道。

  丁家人对红缨是否真心,战常胜看在眼里,寄来的东西少不了红缨一份儿。丁家兄弟住在家里怕给他们的生活填麻烦,很少在家里上厕所,对红缨更是没得说。

  “我们回来了。”丁海杏挑帘子进来道。

  “快进来,快进来,外面冷吧!”丁爸看着他们俩道。

  “快上炕、快上炕。”丁妈挪开位置道。

  “姐来坐这儿。”丁国良让开位置道。

  “你们坐吧!我没感觉冷。”丁海杏摆了摆手道。

  “我要去晒棚做习题了。”丁国良指指天花板道。

  “去吧!去吧!”丁妈高兴地挥手道。

  “过年呢?歇两天,不着急。”丁海杏则劝说道,“也让脑子休息休息。”

  “姐,我不累,在不抓紧时间,已经迟了。”丁国良边爬梯边说道,“再说过年年年过,而高考可是人生只有一次。”

  “你可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丁海杏看着爬到晒棚上的他道。

  “知道了,姐。”丁国良的声音从晒棚上传下来道。

  红缨看着晒棚满眼地好奇,丁海杏见状笑了笑道,“我们上去看看。”

  “可以吗?”红缨满眼地兴趣道。

  “当然,上面有你喜欢的。”丁海杏笑看着他道。

  “我喜欢的?”红缨更加的好奇了。

  丁海杏拉着她的手道,“走咱们上去看看。”

  “你们俩个小心点儿。”丁妈看着她们两个道。

  “我也上去看看。”战常胜看着丁海杏神秘兮兮的样子,也勾起了好奇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