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六零俏军媳 > 第325章 提醒
  “这才哪儿到哪儿啊?姐夫还给我姐夹菜,夹鱼最好吃的鱼腹下面,不但好吃,还没刺。”丁国良感觉牙又疼了,头一次见那场景,真是被吓傻了。

  可是人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们这些看客,牙疼也的这么受着。

  “等等……爸,您别听风就是雨的,您觉的不好,有损大男人的尊严,可我姐夫觉的这是夫妻情趣。”丁国良心神向往道,“您也别大惊小怪的,人家是千金难买我乐意。”

  丁爸瞅着小儿子道,“怎么听你这口气,你要结婚了,还向你姐夫学习不成。”

  “这也没什么不对吧!如果都是双职工的话,这家务事可不是谁有时间谁干嘛!”丁国良一副很正常地说道。

  他在景家补课做习题的时候,澳门赌博网站:景老师就扫地、抹桌子,有时还去食堂打饭。

  本来他也惊讶,可是发现这很稀松平常,当然也有不干的,那很简单,那你就饿着肚子等到女人下班回家。

  “孩子妈,你说句话啊?”丁爸看向她,寻求支持道。

  丁妈努了努嘴,莞尔一笑道,“我觉这样做没什么不好。”

  “什么?”丁爸吃惊地看着她道,“这男人不像男人,女人不像女人,你还说没什么不好!”斩钉截铁地又道,“你不说,我说。”冷哼一声道,“女人不能这么惯。”

  丁妈这心里好生熨帖,真没想到,常胜能做到如此地步,她以为和亲家见面时说的那些话,是为了气亲家的,没想到是动真格的。

  不过她也要说说杏儿,不能这样欺负老实的常胜,得有做女人的自觉。

  “对了,爸、妈,过完年,我还想跟着姐姐、姐夫进城补习。”丁国良犹豫了一下道。

  “好啊!反正还在放寒假,离开学还有十来天的时间。”丁爸点头应允道。

  “你的意思是开学后,还要继续去。”丁妈猜出儿子的心思道。

  “不行,不行!”丁爸摇头道,“你去补习这开学怎么办?”

  “我就去两三个月,我觉的我差的好多,这十多天,根本就没有效果。”丁国良着急地说道。

  “爸妈让国良来吧!”丁国栋看着二老道,“这样考上大学的机会也多一些。”

  “你这小子懂什么?”丁妈面色纠结道,她当然也知道大学教授补习,那考上大学的几率就大。

  可是这一进城就两三个月,这吃喝都是问题?

  “我知道妈心里在烦恼什么?”丁国栋嘿嘿一笑道,“爸妈您忘了,我可是在家里干了一年的,分给我的粮食让国良带走一些,我就不相信不够国良吃的。”

  “那你吃什么?”丁妈心疼儿子道,“总不能让你不吃不喝的吧!”

  “妈您真是着急糊涂了,年后我就去上班,吃上皇粮了,还能饿着我不成。”丁国栋立马说道。

  丁妈一拍大腿道,“瞧我们关心则乱,都忘了这茬了。”

  “爸妈我可以去了吧!”丁国良高兴地期待着问道。

  “这事等你姐和姐夫回来商量一下再说。”丁妈看着他道。

  “我姐一准同意。”丁国良乐呵呵地笑道。

  “爸妈,我开工资后,国良的零花钱,我给他,您不需要担心。”丁国栋拍着胸脯说道。

  “哥,我不需要,你给我钱也没地儿花。”丁国良摆摆手道,“你刚到单位用钱的地儿多。”

  “就是男人出门在外哪能兜里没钱呢?”丁爸随声附和道。

  “况且,这工作你妹妹让给你的,你不给你妹妹表示、表示。”丁妈嗔怪地看着丁国栋说道。

  “妈我早想好了,工资开下来,每个月给妹妹五块钱。”丁国栋眼眸微微转动着,缓缓地说道。

  “学徒工开多少啊?”丁爸黑眸晃了晃低声问道。

  “大概二十七块,不过看你具体的工种,反正只多不少。”丁国栋非常坦白地说道,“给国良二块,给爸妈再寄十块。”

  “你这个憨小子。”丁妈食指戳着丁国栋的脑门儿道,“你给钱,你妹妹能收吗?”

  “那怎么办?”丁国栋慌了神道。

  “买东西,给你妹妹和红缨买东西,她们也不好意思退,退回来你也用不了,她们就只能收下了。”丁妈支招道。

  “可我还是觉得给钱实惠,买的东西不合妹妹的眼光怎么办?”丁国栋琢磨着说道。

  “算了,到时候再说,你心里记着就行。”丁妈也觉得儿子说的话在理,买些不顶用的东西,还不如给钱来的实在,随后就道,“至于给我们钱,妈给你存起来,等将来你娶媳妇用。”

  “妈,娶什么媳妇?”丁国栋羞的满脸通红道。

  “你年纪不小了,你妹妹都结婚了,你现在成了城里人,这婚事上应该好说些了。”丁妈看着他悠然地说道。

  “妈,还早,我才刚进城,得先站稳脚跟再说。”丁国栋对于结婚一点儿都不热衷。

  “早什么早?不早了。先成家再立业,就你现在的条件找个城里姑娘也使得。”丁爸高兴地说道,一拍手道,“让你妹妹在大学里找找看。”

  “爸?说什么呢?别异想天开了,人家大学生怎么会看上我,我没上过学,人家城里姑娘都稀罕有文化的。”丁国栋轻笑道,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再说了,妹夫所在的大学,都是男人。”看向他们道,“这事千万别再妹妹面前提,免得妹夫他们笑话,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丁爸颇为遗憾的说道,“那这事算了。”

  丁妈抱歉地看着他道,“是当爸妈的没本事,是我们耽误了你。”

  丁国栋闻言跪在炕上,看着二老自责地样子赶紧说道,“爸妈,你们别这样?我从来没有这种想法,你们是最好的爸妈。”话落他的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这也许是他说过最煽情的话了,“我们现在不是好了,这以后的日子越过越好。”

  “国栋、国良,你们可要记着你杏儿和常胜的好。”丁妈严肃地看着他们两个提醒道,抬起袄袖子擦了擦眼角。

  “要是你们敢有白眼狼的行为,小心老子笤帚疙瘩招呼你们。”丁爸更是直接放话道。

  “妈,这还用您说吗?”丁国良认真地说道。

  丁爸看着他突然说道,“国栋,你推三阻四的,不会还忘不掉燕子吧!”